您的位置:

首页  »  性爱技巧  »  阿飞和他的那个女人

阿飞和他的那个女人
很喜欢在深夜,静静地听着郑智化看破世事那种悲情的歌曲。这篇文,就是在这样的一首歌的启发下,这样的心情下写出的。[br][br]阿飞和他的那个女人[br][br]离开家乡到台北混了几年[br][br]阿飞曾有满腹的理想[br][br]事到如今依然一事无成[br][br]阿飞开始学会埋怨[br][br]开始厌倦身边所有的一切[br][br]阿飞每次生气的时候[br][br]那个女人显得特别可怜[br][br]这样的日子一天一天[br][br]阿飞花掉身上仅有的钱[br][br]阿飞付不起房租买不起烟[br][br]吃饭喝酒都靠那个女人[br][br]阿飞的他的那个女人[br][br]为了生存到酒廊陪酒赚钱[br][br]活在这个现实的世界[br][br]难免要学会放弃一点尊严[br][br]阿飞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坏[br][br]常常一个人自怨自艾[br][br]只有在喝醉的时候偷偷流泪[br][br]抱着女人幻想他的未来[br][br]阿飞的性格变得越来越怪[br][br]常常半夜从梦中醒来[br][br]有时候发现身边的女人不在[br][br]黑暗中独自摸索他的悲哀[br][br]啊——[br][br]阿飞的他的那个女人[br][br]最后终于决定还是要离开[br][br]她依然深爱着她的男人[br][br]但这种男人不会给她带来未来[br][br]阿飞的生命从此失去依赖[br][br]像个被母亲遗弃的小孩[br][br]但是骄傲的男人早已被宠坏[br][br]他依然不知觉悟原性不改[br][br]啊——[br][br]阿飞失去他的女人[br][br]仿佛失去他自己的灵魂[br][br]他不再相信所谓的爱情[br][br]深深怨恨离开他的女人[br][br]无知的阿飞何时你才能长大[br][br]何时能扛起男人的责任[br][br]你可知当一个女人对你托付一生[br][br]她也许离开但她依然在等[br][br]啊——阿飞和他的那个女人[br]***********************************[br][br]“董事长,有人找您,说是您的大学同学,姓萧。”秘书周婷敲开我的办公室,走进来,很恭敬地对我说。声音柔和,悦耳,很有些南方水乡的味道。[br][br]周婷二十四、五岁,168公分的身高,十分苗条,饱满的胸脯,挺翘的小屁股,短裙下修长笔直的大腿被透明的肉色丝袜包裹着,一身合体的浅灰色ol套装,把这美妙的身段勾画得甚是撩人。脸蛋上两道淡淡的细眉下一双丹凤眼,配着长长的睫毛,天真地眨动时,让人心动。[br][br]远观亭亭玉立,近观笑靥如花。[br][br]只可惜,给我做了两年秘书,我从未给过她一个笑脸。[br][br]“问清楚他的姓名,如果他叫萧哲,就请他到我办公室来。”淡淡的口气,回应了她。我头也未抬,继续着手头的工作。[br][br]半晌,门口没有动静。我抬起头,周婷正用略带着些幽怨的目光静静地注视着我。[br][br]在商海中翻腾了这么久的我,承受过多少巨大的压力,直面过多少逼人的目光,早已炼就了一副铁石心肠顶着风浪挺过来了。而今天这个日子,我面对着这样的目光,竟然心中不禁一阵软弱。早已如同一潭死水的心,泛起微微波澜。[br][br]“请问清楚来访者的姓名,如果他叫萧哲,就请到我的办公室来。”我提高了嗓音,语气中由于添加了敬语,而更显得冷漠。[br][br]周婷的眼圈有些发红了,委屈的咬了咬下唇,什么话也没再说,扭头走出了办公室。[br][br]五年了,离开大学已经五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啊。我起身走向窗前,在这座写字楼最高层的落地窗前向远处眺望,茫然地,看不到未来……“老同学,好久不见了啊!哈哈……”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果然是萧哲,老样子,还是那么大嗓门,那么有精神。[br][br]随着声音,门被推开。周婷带着萧哲走进办公室。[br][br]五年未见了,在大学时代一向喜欢休闲装束、梳着模仿韩国明星的怪异发型的萧哲,现在也是西装革履、留着很精神的小平头了。[br][br]人都是会变的啊。我感慨。唯一让我欣慰的是,那张微胖的脸上那不变的、当初被称做“恬不知耻”的笑容。[br][br]“果然是你。这么久没见了,怎么人没变一点?一直在哪儿混呢?”我招待萧哲坐下,略带调侃的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