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淫荡主播

淫荡主播

主播:何蕙丽何蕙丽,现年二十八岁,A台的当家新闻主播,自从三年前坐上主播台後,凭藉者亮丽的外貌和甜美的声音,坐稳了当家一姐的地位,由於出眾的外貌,三年来八卦新闻不断,也拥有不少粉丝和追求者,但在三天前,却闪电当眾宣布要和已经交往一年并曾经论及婚嫁的男友分手,只说自己将全力投入事业,不打算再涉入感情生活,面对男友和粉丝们不断追问其真正原因,但何蕙丽却不再做任何回应。
***********************************
原来,一年前A台新闻部换了新的经理,何蕙丽仗著自己一姐的姿态,多次為难这位新来的彭经理,彭经理表面虽然对何蕙丽礼让,但却是怀恨在心,利用自己以前出国进修心理学时偷偷精修的催眠能力,慢慢将何蕙丽控制在掌心中。
原本以何蕙丽坚定的意志力并不容易被人催眠,但彭经理却多次利用两人独处时短暂的时机,一点一点的慢慢将催眠指令投射到何蕙丽的深层潜意识中,经过半年的努力,终於在四个月前终於逐渐能控制住何蕙丽,三个月前更初次让何蕙丽首度对自己投怀送抱,并让何蕙丽逐渐疏远现任男友。
彭经理為方便享用何蕙丽,催眠让何蕙丽购买搬入自己也有的同栋豪宅中,这栋豪宅一层一户,非常注重个人隐私,保密到让外界无法瞭解裡面住户是谁,即使同栋住户也无法互相观察生活状态,何蕙丽购买的是豪宅的顶楼,彭经理则在一年前在楼下也购买了一户,虽然平常时他不住在这裡,但在何蕙丽搬入後,便不时来和何蕙丽寻欢,有时在何蕙丽家中,有时在自己家中,彭经理更将每次两人做爱的情景拍录下来、烧成光碟,密藏在保险箱中,但彭经理觉得用催眠让何蕙丽和自己做爱并不过癮,且有时何蕙丽会抵抗,让自己感到很不是滋味,所以策划并成功执行了一个大胆的方案,让何蕙丽掉入万劫不復的炼狱之中。
***********************************
今年初,彭经理购买了一个偏僻老旧的三级片摄影棚,原主人破產後辗转卖到他的手中,裡面设备都还可以使用,彭经理让自己的心腹强哥在摄影棚中布置了一个主播的场景,和完善更新相关设备,并让强哥管理这个摄影棚。
上週一摄影棚终於装修完成,彭经理用催眠指令要何蕙丽以身体不适為由向公司告假几天,自己则以需製作一个新企画為由,本月初就已经向公司申请不进公司,想一个人好好思考,向公司表示一个月不会进办公室。
週二,何蕙丽播报完晚间新闻後请假回家,依据彭经理的催眠指令先回家休息、洗澡,深夜乘坐私人电梯到地下停车场,搭上由强哥驾驶的连车窗都贴满隔热纸,完全看不见裡面的黑色轿车,驱车前往彭经理购买的摄影棚。
强哥将车开入摄影棚地下室的停车场,和何蕙丽一同前往位於二楼的第二摄影棚,来到门外,强哥轻轻敲门,彭经理打开门来,只见何蕙丽站在自己面前,一头俏丽短髮,完美无暇的颈部曲线,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脸上是薄薄的淡妆、流露出绝世的面容、吹弹可破的肌肤、灵动的双眼,有如天仙下凡一般。
何蕙丽穿著接受指令的黑色低胸晚礼服,让魔鬼般的身材表露无遗,高耸的双峰挤凑出的诱人乳沟,更诱发出男人性慾动物的本能,彭经理吞了吞口水,让开身子道:「进来吧,准备一下就开始了。」
强哥进入室内调整摄影装备,何蕙丽则走到旁边的空间,此部分布置多隻正啟动的摄影机,中间有张大床,大床四週放满了性爱道具,旁边有两张椅子,何蕙丽走到一张椅子前,坐了下来等待。
十分鐘後,彭经理站在背景是主播台的镜头前,一身西装笔挺,但脸上戴了一个面具,面具遮住脸的上半部但露出双眼,使人分不出面貌,强哥准备好後喊了:「3、2、1,开始」
彭经理:「各位狼友,晚安,这裡是「A片新闻台」,我是主播兼特派员「狼王」,现在為您播报本台独家新闻。」
「向来作风强悍的A台当家女主播何蕙丽,一直是狼友们性幻想时打手枪的前三名,但私下生活一直让人感到神秘,以下是本台特别制录的特别单元,為您揭开她神秘面纱。」
彭经理走到何蕙丽身旁的椅子坐下说道:「何小姐妳好,感谢您答应接受本台的独家专访。」
何蕙丽:「主播你好,很高兴来参加这个单元。」
彭经理:「何小姐,您在主播台上扮演了一个专业角色,狼友们很好奇您私底下是个什麼样的人,尤其是在性方面。」
何蕙丽:「其实我是一个性飢渴的女人。」
彭经理:「真的吗?何小姐,您平日的表现让人完全无法联想,您能够证明吗?」
何蕙丽:「没问题,我可以当场证明给大家看,让狼友们能更加瞭解我。」
何蕙丽起身走到彭经理身前,拉起彭经理,专业的替彭经理解除男人身上的衣物,没多久彭经理就赤身裸体,底下的大肉棒高高的竖立起来,何蕙丽蹲下身子,开始帮彭经理口交,没多久彭经理就发出讚嘆的声音:「爽,太爽了,看来妳并没有说谎。」
何蕙丽站了起来,面对镜头说道:「这就是真实的我,狼王,您不要光说不练,好好的享用我吧。」
彭经理从身後抱住何蕙丽的蛇腰,隔著晚礼服抚摸美丽的胴体,接著双手向上握住让男人无法一手掌握的峰胸,惊嘆出声:「啊,妳裡面没穿。」
何蕙丽:「这是我从小的习惯,讨厌穿贴身衣物,也方便让男人玩弄,请粗暴点,我比较喜欢那样。」
彭经理:「真没想到妳是这种人,今日就由我為狼友们揭露美女主播真实的面貌。」
彭经理在何蕙丽身後一边轻轻舔弄著她敏感的耳垂,一边用手轻轻把礼服後方的拉鍊缓缓下拉,展现完美身材的礼服终於轻轻滑落在何蕙丽的脚边,以往让多少男人只能边幻想边打手枪的完美胴体,现在毫无保留的展露在镜头前面。
只见约莫35E的雪白双乳就这麼在空气中骄傲挺立,上头粉红的乳尖也在镜头前逐渐硬挺。
彭经理招呼一旁不知何时已经脱下全身衣物,只戴上一个眼形面具的强哥过来一同享受,两人手口并用,握住丰满的乳房狠狠的使力搓揉,一边吸吮粉红色花生大小的乳头,口水呼嚕呼嚕的沿著乳尖流下,让正在蹂躪双乳的手指更是滑顺,弹性绝佳的乳房就这麼不断被揉、捏,让二人乐不可支,彭经理说道:
「何主播,妳的奶子摸起来滑不溜手,揉起来更是带劲,是如何保养的啊?
请提供您独特的秘诀给狼友们参考。」
何蕙丽:「我每日都要对著镜子自慰才能入睡,乳房就是每日用力揉大的,每日揉弄才使乳房更增加弹性。」
强哥此时蹲下身来,抬起何蕙丽穿著红色高跟鞋的右脚,缓缓的把鼻子凑上前,闻著这个美艷主播香喷喷的下体气味,然後他伸出厚厚的舌头开始一下轻、一下重地舔起滑嫩的大小阴唇,敏感的阴唇被他含在嘴唇尖轻轻搓揉,何蕙丽开始忍不住叫出声音来:
「喔……、不要、不要停,拜託……喔……喔……」
何蕙丽就这麼站著被两个男人上下夹攻,玩弄蹂躪她原本娇贵神秘的身体,张著诱人双唇,微闭双眼,上气不接下气地呻吟著。淫水涓滴流下,沿著匀称修长的美腿滴在已经被淫水溼透的礼服上,原本吹弹可破的肌肤此刻沾满了唾液,在强烈的镁光灯下更是显得淫秽不堪。
两人玩弄了约十五分鐘後,彭经理将何蕙丽抱到旁边的床上,脱下她的高跟鞋丢到一旁,让她仰卧朝上,只见镁光灯洒在满是唾液和汗水的白皙双峰和小腹上,更显得分外诱人。
彭经理一边把自己已经涨得发痛的肉棒塞进何蕙丽的樱桃小嘴,一边伸出双手抓住两团雪白柔软的乳房,开始逐渐加速的在她诱人的小嘴裡抽插起来,不知是肉棒过大还是嘴太小,每次只能进去半根,把何蕙丽的撞得直翻白眼,樱桃小嘴被大肉棒塞得哼不出声音来,不久灼热的阳精喷射在何蕙丽的小嘴裡,何蕙丽将彭经理的精液吞下去,然後用自己的香舌、清理开始萎缩的阳具,彭经理受到刺激,没多久大肉棒又挺立起来。
彭经理:「何小姐,您这樱桃小嘴在主播台上可以能言善道,口交起来更是让人舒爽无比,请问平日要如何练习?」
何蕙丽:「我每日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用假阳具练习半小时,经年累月的练习,自然熟能生巧。」
彭经理:「原来如此,正在调教自己性爱奴隶的狼友们,可以多加参考。」
彭经理把何蕙丽翻过身,曲起她的双脚,何蕙丽双手撑起上身,此时强哥将自己高举的大肉棒送到何蕙丽脸前,何蕙丽立刻吞入大肉棒前後活动起来。
彭经理把何蕙丽的屁股翘高,大手拨开两片雪白炫目的臀部,露出被粉红色小阴唇护卫的小穴,手指将两片阴唇用朝两旁撑开,另一手扶著粗长的肉棒顺势用力一挺,就这麼整根没入何蕙丽的小穴。
彭经理有时双手扶住纤腰,有时伸手揉捏何蕙丽巨大垂下的双乳,他不断前後摆动臀部,粗大的肉棒不断狂抽猛送,侵袭何蕙丽渐渐开始淫水四溅的小穴,小腹不断撞击她光滑结实的屁股,发出「啪达…啪达…噗滋…噗滋…」的美妙乐章,何蕙丽在彭经理的勇猛抽插之下,一边更卖力的替强哥口交,并发出:
「喔…喔…嗯…啊…啊…啊………」
彭经理见状更是用力蹂躪双乳,下身又是一阵快速抽插,何蕙丽的两片小阴唇不断地被肉棒翻出捲入,周围不停涌现带著泡泡的白浊液体。衝刺了一阵,何蕙丽涌起一波又一波的高潮,嘴裡不自觉更加忙碌,全身的肌肤兴奋地泛出一层淡淡的粉红。
此时彭经理之前设定的隐藏指令啟动,何蕙丽顿了一下,但不一会又配合继续享乐起来。
过了一会,强哥首先觉得再也忍受不住,灼热的阳精射出在何蕙丽的嘴内,精液满出何蕙丽的口内,从嘴角流了下来。此刻彭经理也觉得开始精关不稳,乾脆也不忍耐了,马力全开,肉棒向打桩一样快速又确实,次次尽没到底,顶在花心上,全力幹著何蕙丽已经惨不忍睹的小穴。终於在不断的狂插之後,一股白浊浓精尽情喷在子宫颈,肉棒插在阴道裡抖了抖,终於变软退出,精液顿时从何蕙丽的阴道口倒流而出,沿著大腿滴落在床上。
三人瘫在床上休息了一阵子,强哥首先起身按向墙上的一个开关,摄影机停止摄影,接著穿起衣物走出二楼,到楼下去整理刚刚的影片。
此时,彭经理撑起身子,动手拿起丢在一旁的香菸盒,从裡面取出一支香菸和打火机,点起香菸,大大吸了一口,慢慢的吐出来,接著向缩在一旁泪流满面的何蕙丽说道:
「来开诚布公吧﹗刚刚前半部妳是在催眠下被动的欢淫,但最後这一部份妳已经清醒和瞭解这段日子的遭遇,可是妳仍主动的迎合我们享乐。说吧﹗妳是否已经同意成為我专属的性奴隶,现在不开口没关係,等会我在主播台等候妳的答覆。」说完也不穿衣的走向旁边的主播台,坐在台边椅子上吞雲吐雾起来。
原来彭经理打算将何蕙丽变成一个完全服从自己的性奴,前面的催眠已能指示何蕙丽的行动,但仍会遇到反抗,一些指令虽然投入,但却招到抵抗而屡屡失败,如:要何蕙丽进行肛交、溜美女犬、……等较激烈的指令,都遭到强烈抵抗而无法继续进行,故彭经理耗费苦心计画了今天这个行动,并动用多个催眠指令来完成。
指令一:令穿著自己指定衣物的何蕙丽来到这裡.
指令二:令何蕙丽按照刚刚发生活动的剧本演出。
隐藏指令一:使何蕙丽在後半段享受性慾中醒过来,使她瞭解这段其间发生的事情,彭经理认為以何蕙丽智慧,突然瞭解真相刚开始一定不能接受这一切,但何蕙丽是聪明人,木已成舟,不能接受又能如何,何况彭经理让她知道自己还有不少性爱作品在彭经理手上,尤其是今天的这场,更是对自己最大的打击,自己根本无法反抗,只好不断催眠自己,让自己以為自己仍在被催眠之中,没有醒来,刚才淫荡的自己不是真的自己,这时啟动下一个指令。
隐藏指令二:如果何蕙丽自己催眠自己,让自己不要醒来,自己打破自己的抵抗意志,则发出这个指令让何蕙丽变成从此完全服从的奴隶,等一下会依照自己设定,向自己宣示效忠。但如果何蕙丽仍然有抵抗,则啟动另一个指令,当何蕙丽走出二楼的大门,会忘记所有发生的一切,恢復到以前遗忘的状态,让强哥送她回家休息。如果这样彭经理就只能另想方法了。
何蕙丽躺在床上,掩面哭泣,想起刚才的事,完全不敢相信刚刚这麼淫荡的会是自己,此时脑海裡想著:
「不、那不是我、那绝对不是我,我怎麼可能会这麼淫荡,刚才那一定不是我。对、一定是这样,是彭经理把我催眠了,绝对是这样的,刚才最後如荡妇模样的自己,并没有醒过来,还在被催眠情况之中,对、一定就是这样了,不会有错了。」何蕙丽果然如彭经理所想的堕落了。
不一会,何蕙丽恢復成正常人的模样,此刻的她已达到催眠术中被催眠的最高境界,即使碰到其他催眠高手,也不会发觉她被人催眠了,即使别人告诉她,她不但不会相信,更会敌视这样说她的人,真的变成完全由彭经理控制的奴隶。
只见何蕙丽停止哭泣,擦乾泪水,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髮,全身赤裸的走到彭经理身前,双手抱在後脑杓上,开腿蹲了下来,双乳和微开的阴户毫不遮掩的暴露在彭经理眼前说道:「丽奴拜见主人,请主人调教丽奴淫荡的身子,求求您了。」
彭经理高兴的哈哈大笑道:「丽奴,乖,既然妳这麼全心全意的求我,主人又怎会令妳失望呢?」
何蕙丽:「谢谢主人。」
彭经理:「好、今晚妳也累了,咱们上楼好好休息,明天主人要妳在主播台的镜头前,献上妳後庭花的处女,以前想要享用,妳却奋力挣扎、抵抗,今後不会再发生了吧。」
何蕙丽:「以前都是丽奴的错,从此刻起,丽奴的一切都是属於主人的,请主人尽力的调教、享用丽奴吧。」
彭经理:「好、好,这才听话,等会上楼主人会给妳奖品的,嗯、就赏妳今晚含著主人的大老二入睡好了。」
何蕙丽:「丽奴谢谢主人的赏赐。」
彭经理:「好,现在去将放在床边的项圈和绳索拿来给我,我们该上楼休息了。」
只见丽奴用狗的走路姿势走到床边,拿起连著绳索的项圈,叼在嘴裡,走回彭经理身前,将项圈叼给彭经理。
彭经理摸了摸丽奴的头,拿起项圈後说:「乖、真是隻听话的奴隶犬,以後主人会好好疼妳的。」
丽奴:「丽奴是一隻下贱的奴隶犬,请主人替丽奴套上项圈。」
彭经理替丽奴套上项圈後,牵起她来向楼上走去。
渐渐的,远处传来逐渐变小的声音
「对了丽奴,明天将妳後庭开苞後,就替妳装上尾巴,变成真正的奴隶犬好吗?」
「汪、汪、汪汪」丽奴高兴的叫了叫。
***********************************
从此何蕙丽渐渐淡出了新闻圈,让新闻界少了一个女主播,但彭经理却多了一隻名叫丽奴的奴隶犬。
女主播:何蕙丽後传
作者:乱刀
多年後,前A台当家新闻女主播何蕙丽,依然保持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模样,但这些年担任彭经理,不、现在要称是「彭总裁」了的秘书,除了平日的秘书工作外,有时还得要接待一些贵客,虽然主人并不常让自己接待客人,但自己是主人的第一个女奴,比起其他後来的姊妹,多年来还是显得有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的趋势。
昨日,彭总裁特别交代何蕙丽先到这个南洋私人小岛的豪宅中,准备今日接待一位来自国外的贵客,等会儿他们会一同搭乘私人直升机来到小岛度假。
今天的何蕙丽将留长的秀髮髻在头上,脸上依然是最适合自己的淡妆,迷人的颈上戴了一串由十五颗硕大的南洋黑珍珠组成的项链,身穿可以集中、托高、但却露出整个胸部的特製胸罩,下面则是白色雷丝吊带丝袜,脚穿自己最喜爱的红色高跟鞋。窗外透射入屋内的阳光洒在何蕙丽身上,从旁望去让人感到现在的何蕙丽真是个拥有有天使的脸孔、魔鬼的身材的大美人。
突然,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由远而近传来,降落在前庭的草皮上,何蕙丽连忙走到门前准备迎接主人和客人。
「铃……铃……」的铃声响起,何蕙丽露出微笑打开大门,九十度鞠躬,说道:「欢迎主人偕同尊贵的客人大驾光临,丽奴在此竭诚的為两位服务。」
何蕙丽直起身来望向门外,只见在自己身前站立了两个人,一位是自己的主人,另一位,居然是一个穿著南洋服饰的黑人。
只听客人居然说著一口流利的中文,道:「好一位风情万种、我见犹怜的美人,彭总裁您真幸福啊。」
主人:「哈、哈,您客气了,快请进,外头太阳毒辣。请、请!」
客人:「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两人走进屋内,何蕙丽关上门後跟在两人身後。
主人走到豪华的沙发前,指著另一边的座位说道:「来、请坐,别客气,就当自己家裡一样。」
客人:「您也坐、也坐。」
何蕙丽用端了两杯芳香四溢的红酒,连同盘子一同放置在客厅的桌上,接著站立在主人身旁。
主人端起靠近自己的一杯说道:「来,别客气,这是八二年份、波尔多五大酒庄的红酒,您尝尝看是否还适合您的口味。」
客人:「别忙,还需花点时间来醒酒,等会儿才能品嚐出好酒的真正风味,这可是少有的极品,可别随便浪费了。」
主人:「您瞧我这记性,都忘了您才是此道高手,真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您别介意啊。」说著将酒杯放回桌上。
客人:「中国古诗曾云:『葡萄美酒夜光杯』,这美酒易寻,但夜光杯却难得呀。「
主人:「没听您说我还忘了呢,数年前我在拍卖场上拍得一对上等翠玉做成的杯子,听说是古代皇帝使用的,我放在家裡的柜子上当作艺术品,既然您好此道,改天我让人送到府上给您。」
客人:「这怎麼好意思呢。」
主人:「宝刀赠烈士,杯子在我这只是装饰品,在您那裡才能发挥功用,下次我去您那裡品嚐美酒,不就可以享用到了。」
客人:「那我就笑纳了,下次您来时,除了美酒,如果还能有像您身旁一样的美女作陪,那可是人生至高的享受啊,哈、哈、哈……」
主人:「那有什麼问题,一定会让您如意的了,来、先跟您介绍,我身旁这位是服侍您度假期间所有一切的管家,她叫丽奴。丽奴,向客人打个招呼。」
客人:「丽奴,你好。」
何蕙丽:「尊贵的客人,您好。」
主人听到後有点不悦的说道:「丽奴,我们家的规矩是这样的吗?」
何蕙丽一听,赶紧立刻走到客人身前,双手抱在後脑杓上,开腿蹲了下来,双乳和微开的阴户毫不遮掩的暴露在客人眼前说道:「丽奴向尊贵的客人请安问好,请尊贵的客人原谅丽奴刚才不敬的举止。」
客人:「彭总裁,您的家教真是别出心裁,让人眼界大开阿。」说完将手伸入何蕙丽的下体,抚摸了一下缩了回来。
主人:「您客气了,丽奴,好好的服侍客人。」
只见何蕙丽起身熟练的协助客人宽衣解带,不一会儿,客人就全身赤裸,上身露出结实的肌肉,下身的粗黑的大肉棒,也高高的举起了,大小居然比何蕙丽的小手臂还粗,看得何蕙丽心中狂跳,脸颊也微红了起来。
然後何蕙丽开始跨坐到客人的腿上,先让客人扶住自己腰部,再用手扶住客人的大肉棒插入自己已经开始湿润的阴道中,然後双手放在客人肩膀上,开始上下套弄起来,胸前被调教得更加硕大的双乳,随著身体上下摆动,不断的挑逗著客人强壮的前胸,有时用樱桃小嘴主动的和客人舌吻,有时拿起客人的大手,引导他玩弄自己的乳房,更有时将自己的丰乳送到客人嘴前,请他品嚐,只见两人都发出欢愉的声音:
客人:「喔……爽……啊,太爽了,丽奴,你夹得我的大老二好爽,乳房还有乳香的滋味也是极品,啊……啊……太爽了啊……」
何蕙丽:「啊……喔……啊,好棒的大肉棒啊,快、快插死淫妇吧、啊……啊插死淫妇了,……啊……好棒、好棒,插死淫妇了,啊……啊……要高潮了、要高潮了」
何蕙丽忘情的淫叫著,原来她正处於三十如狼、四十似虎的年龄,虽还未到五十赛过金钱豹的阶段,但由於主人的调教,使身体变得非常敏感,加上姊妹越来越多,受主人调教的时间越来越少,平日除非主人允许,就不能享受到性爱的滋味,如今,面前的男人虽然不是主人,但总算是可以享乐一下了,客人的肉棒又相当粗大,一下子就快感连连,马上就有快达到高潮的感觉了。
主人见状有点动怒的说道:「丽奴,你在幹嘛?不可以只顾自己,要先服侍客人,知道吗?再这样我要处罚你,让你再也享受不到做爱的快感。」
何蕙丽听得吓了一跳,情慾稍微退却的说道:「主人,丽奴知错了,不要处罚我啊,我会全力服侍客人的。」
只见何蕙丽取下掛在脖子上的珍珠项链,放入客人手中,一边说道:「尊贵的客人,请玩弄丽奴下贱的菊花吧,拜託你了,我的後庭很需要啊。」
客人有点喜出望外的说道:「彭总裁,您这管家真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啊,我家裡那些女人们和您的比起来,真是有天壤之别啊,真不愧是『狼王』,果然『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您真不愧是高手中的高手,让人不佩服都不行啊。」
客人边说边将珍珠一颗一颗塞入到丽奴的菊花之中,何蕙丽的後庭受到异物的进入自然缩紧,连带使阴户也跟著缩紧,每塞入一颗,更加刺激夹紧客人的大肉棒一次。只听两人传出阵阵的双人协奏曲:
客人:「……喔……爽……啊,好爽啊,啊……啊……夹死我了……」
丽奴:「喔……啊……喔……要死了,……啊……啊……要升天……」
另外一边,主人见客人在丽奴的服侍下已经开始享乐,自己也没有閒著,拿起桌上放置的铃鐺,摇了摇发出「叮…叮……叮」的声音,只见旁边小门打开,走入一个身上只穿著围裙的女孩,走近一看,女孩很年轻,约十五、六岁,五官清秀,身材也还未完全发育完成,但简单的围裙却使得女孩让人更有性幻想,引发男人的性衝动,这女孩正是主人三个月前,因女孩的父亲还不出钱来而收的奴隶,主人替她命名:「悦奴。」
女孩走到主人身前跪了下来,拉下主人裤子上的拉链,取出主人的大肉棒,帮主人口交起来,主人一边享受悦奴的口交,一边拿起桌上的红酒,瞇著眼睛,一边喝著香醇的红酒,一边享受了起来。
不一会儿,主人放下酒杯、推开悦奴的头,让悦奴跪到一边去,站了起来向客人说道:「请您在此慢慢享受,这边这个女孩叫悦奴,是我送您的礼物,您回去时记得一起带走,这女孩我调教了快三个月,基本功都教她了,但她还有两个洞是处女,就留给您开发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您慢慢的享乐,如果有任何的需要,告诉丽奴、她都会替您完成。十天後会另有直升机来接您。好了、悦奴,去协助你丽奴姊姊,好好服侍客人。」说完,起身整整衣冠,走了出去。
客人等主人快走到门边说道:「彭总裁您真是慷慨,受人之恩,涌泉相报,这样吧,我们集团新市镇的开发,就决定由您全权来负责了。」
主人顿了一下,露出微笑开门走了出去,搭上直升机,缓缓离开这个小岛。
月光升起的岛上,原本寧静的屋内露出了微弱的灯光,屋内大厅中,悦奴从客人手上接过珍珠,让客人能使用双手,尽情的玩弄著丽奴的大乳,悦奴则将珍珠从丽奴的後庭塞入几颗又突然抽出,塞入、又抽出,和丽奴一同使客人渐渐达到最高峰,淫糜乐章的声音,由屋内阵阵传了出来,直到岛上的每个角落。
【完】
主播:何蕙丽何蕙丽,现年二十八岁,A台的当家新闻主播,自从三年前坐上主播台後,凭藉者亮丽的外貌和甜美的声音,坐稳了当家一姐的地位,由於出眾的外貌,三年来八卦新闻不断,也拥有不少粉丝和追求者,但在三天前,却闪电当眾宣布要和已经交往一年并曾经论及婚嫁的男友分手,只说自己将全力投入事业,不打算再涉入感情生活,面对男友和粉丝们不断追问其真正原因,但何蕙丽却不再做任何回应。
***********************************
原来,一年前A台新闻部换了新的经理,何蕙丽仗著自己一姐的姿态,多次為难这位新来的彭经理,彭经理表面虽然对何蕙丽礼让,但却是怀恨在心,利用自己以前出国进修心理学时偷偷精修的催眠能力,慢慢将何蕙丽控制在掌心中。
原本以何蕙丽坚定的意志力并不容易被人催眠,但彭经理却多次利用两人独处时短暂的时机,一点一点的慢慢将催眠指令投射到何蕙丽的深层潜意识中,经过半年的努力,终於在四个月前终於逐渐能控制住何蕙丽,三个月前更初次让何蕙丽首度对自己投怀送抱,并让何蕙丽逐渐疏远现任男友。
彭经理為方便享用何蕙丽,催眠让何蕙丽购买搬入自己也有的同栋豪宅中,这栋豪宅一层一户,非常注重个人隐私,保密到让外界无法瞭解裡面住户是谁,即使同栋住户也无法互相观察生活状态,何蕙丽购买的是豪宅的顶楼,彭经理则在一年前在楼下也购买了一户,虽然平常时他不住在这裡,但在何蕙丽搬入後,便不时来和何蕙丽寻欢,有时在何蕙丽家中,有时在自己家中,彭经理更将每次两人做爱的情景拍录下来、烧成光碟,密藏在保险箱中,但彭经理觉得用催眠让何蕙丽和自己做爱并不过癮,且有时何蕙丽会抵抗,让自己感到很不是滋味,所以策划并成功执行了一个大胆的方案,让何蕙丽掉入万劫不復的炼狱之中。
***********************************
今年初,彭经理购买了一个偏僻老旧的三级片摄影棚,原主人破產後辗转卖到他的手中,裡面设备都还可以使用,彭经理让自己的心腹强哥在摄影棚中布置了一个主播的场景,和完善更新相关设备,并让强哥管理这个摄影棚。
上週一摄影棚终於装修完成,彭经理用催眠指令要何蕙丽以身体不适為由向公司告假几天,自己则以需製作一个新企画為由,本月初就已经向公司申请不进公司,想一个人好好思考,向公司表示一个月不会进办公室。
週二,何蕙丽播报完晚间新闻後请假回家,依据彭经理的催眠指令先回家休息、洗澡,深夜乘坐私人电梯到地下停车场,搭上由强哥驾驶的连车窗都贴满隔热纸,完全看不见裡面的黑色轿车,驱车前往彭经理购买的摄影棚。
强哥将车开入摄影棚地下室的停车场,和何蕙丽一同前往位於二楼的第二摄影棚,来到门外,强哥轻轻敲门,彭经理打开门来,只见何蕙丽站在自己面前,一头俏丽短髮,完美无暇的颈部曲线,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脸上是薄薄的淡妆、流露出绝世的面容、吹弹可破的肌肤、灵动的双眼,有如天仙下凡一般。
何蕙丽穿著接受指令的黑色低胸晚礼服,让魔鬼般的身材表露无遗,高耸的双峰挤凑出的诱人乳沟,更诱发出男人性慾动物的本能,彭经理吞了吞口水,让开身子道:「进来吧,准备一下就开始了。」
强哥进入室内调整摄影装备,何蕙丽则走到旁边的空间,此部分布置多隻正啟动的摄影机,中间有张大床,大床四週放满了性爱道具,旁边有两张椅子,何蕙丽走到一张椅子前,坐了下来等待。
十分鐘後,彭经理站在背景是主播台的镜头前,一身西装笔挺,但脸上戴了一个面具,面具遮住脸的上半部但露出双眼,使人分不出面貌,强哥准备好後喊了:「3、2、1,开始」
彭经理:「各位狼友,晚安,这裡是「A片新闻台」,我是主播兼特派员「狼王」,现在為您播报本台独家新闻。」
「向来作风强悍的A台当家女主播何蕙丽,一直是狼友们性幻想时打手枪的前三名,但私下生活一直让人感到神秘,以下是本台特别制录的特别单元,為您揭开她神秘面纱。」
彭经理走到何蕙丽身旁的椅子坐下说道:「何小姐妳好,感谢您答应接受本台的独家专访。」
何蕙丽:「主播你好,很高兴来参加这个单元。」
彭经理:「何小姐,您在主播台上扮演了一个专业角色,狼友们很好奇您私底下是个什麼样的人,尤其是在性方面。」
何蕙丽:「其实我是一个性飢渴的女人。」
彭经理:「真的吗?何小姐,您平日的表现让人完全无法联想,您能够证明吗?」
何蕙丽:「没问题,我可以当场证明给大家看,让狼友们能更加瞭解我。」
何蕙丽起身走到彭经理身前,拉起彭经理,专业的替彭经理解除男人身上的衣物,没多久彭经理就赤身裸体,底下的大肉棒高高的竖立起来,何蕙丽蹲下身子,开始帮彭经理口交,没多久彭经理就发出讚嘆的声音:「爽,太爽了,看来妳并没有说谎。」
何蕙丽站了起来,面对镜头说道:「这就是真实的我,狼王,您不要光说不练,好好的享用我吧。」
彭经理从身後抱住何蕙丽的蛇腰,隔著晚礼服抚摸美丽的胴体,接著双手向上握住让男人无法一手掌握的峰胸,惊嘆出声:「啊,妳裡面没穿。」
何蕙丽:「这是我从小的习惯,讨厌穿贴身衣物,也方便让男人玩弄,请粗暴点,我比较喜欢那样。」
彭经理:「真没想到妳是这种人,今日就由我為狼友们揭露美女主播真实的面貌。」
彭经理在何蕙丽身後一边轻轻舔弄著她敏感的耳垂,一边用手轻轻把礼服後方的拉鍊缓缓下拉,展现完美身材的礼服终於轻轻滑落在何蕙丽的脚边,以往让多少男人只能边幻想边打手枪的完美胴体,现在毫无保留的展露在镜头前面。
只见约莫35E的雪白双乳就这麼在空气中骄傲挺立,上头粉红的乳尖也在镜头前逐渐硬挺。
彭经理招呼一旁不知何时已经脱下全身衣物,只戴上一个眼形面具的强哥过来一同享受,两人手口并用,握住丰满的乳房狠狠的使力搓揉,一边吸吮粉红色花生大小的乳头,口水呼嚕呼嚕的沿著乳尖流下,让正在蹂躪双乳的手指更是滑顺,弹性绝佳的乳房就这麼不断被揉、捏,让二人乐不可支,彭经理说道:
「何主播,妳的奶子摸起来滑不溜手,揉起来更是带劲,是如何保养的啊?
请提供您独特的秘诀给狼友们参考。」
何蕙丽:「我每日都要对著镜子自慰才能入睡,乳房就是每日用力揉大的,每日揉弄才使乳房更增加弹性。」
强哥此时蹲下身来,抬起何蕙丽穿著红色高跟鞋的右脚,缓缓的把鼻子凑上前,闻著这个美艷主播香喷喷的下体气味,然後他伸出厚厚的舌头开始一下轻、一下重地舔起滑嫩的大小阴唇,敏感的阴唇被他含在嘴唇尖轻轻搓揉,何蕙丽开始忍不住叫出声音来:
「喔……、不要、不要停,拜託……喔……喔……」
何蕙丽就这麼站著被两个男人上下夹攻,玩弄蹂躪她原本娇贵神秘的身体,张著诱人双唇,微闭双眼,上气不接下气地呻吟著。淫水涓滴流下,沿著匀称修长的美腿滴在已经被淫水溼透的礼服上,原本吹弹可破的肌肤此刻沾满了唾液,在强烈的镁光灯下更是显得淫秽不堪。
两人玩弄了约十五分鐘後,彭经理将何蕙丽抱到旁边的床上,脱下她的高跟鞋丢到一旁,让她仰卧朝上,只见镁光灯洒在满是唾液和汗水的白皙双峰和小腹上,更显得分外诱人。
彭经理一边把自己已经涨得发痛的肉棒塞进何蕙丽的樱桃小嘴,一边伸出双手抓住两团雪白柔软的乳房,开始逐渐加速的在她诱人的小嘴裡抽插起来,不知是肉棒过大还是嘴太小,每次只能进去半根,把何蕙丽的撞得直翻白眼,樱桃小嘴被大肉棒塞得哼不出声音来,不久灼热的阳精喷射在何蕙丽的小嘴裡,何蕙丽将彭经理的精液吞下去,然後用自己的香舌、清理开始萎缩的阳具,彭经理受到刺激,没多久大肉棒又挺立起来。
彭经理:「何小姐,您这樱桃小嘴在主播台上可以能言善道,口交起来更是让人舒爽无比,请问平日要如何练习?」
何蕙丽:「我每日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用假阳具练习半小时,经年累月的练习,自然熟能生巧。」
彭经理:「原来如此,正在调教自己性爱奴隶的狼友们,可以多加参考。」
彭经理把何蕙丽翻过身,曲起她的双脚,何蕙丽双手撑起上身,此时强哥将自己高举的大肉棒送到何蕙丽脸前,何蕙丽立刻吞入大肉棒前後活动起来。
彭经理把何蕙丽的屁股翘高,大手拨开两片雪白炫目的臀部,露出被粉红色小阴唇护卫的小穴,手指将两片阴唇用朝两旁撑开,另一手扶著粗长的肉棒顺势用力一挺,就这麼整根没入何蕙丽的小穴。
彭经理有时双手扶住纤腰,有时伸手揉捏何蕙丽巨大垂下的双乳,他不断前後摆动臀部,粗大的肉棒不断狂抽猛送,侵袭何蕙丽渐渐开始淫水四溅的小穴,小腹不断撞击她光滑结实的屁股,发出「啪达…啪达…噗滋…噗滋…」的美妙乐章,何蕙丽在彭经理的勇猛抽插之下,一边更卖力的替强哥口交,并发出:
「喔…喔…嗯…啊…啊…啊………」
彭经理见状更是用力蹂躪双乳,下身又是一阵快速抽插,何蕙丽的两片小阴唇不断地被肉棒翻出捲入,周围不停涌现带著泡泡的白浊液体。衝刺了一阵,何蕙丽涌起一波又一波的高潮,嘴裡不自觉更加忙碌,全身的肌肤兴奋地泛出一层淡淡的粉红。
此时彭经理之前设定的隐藏指令啟动,何蕙丽顿了一下,但不一会又配合继续享乐起来。
过了一会,强哥首先觉得再也忍受不住,灼热的阳精射出在何蕙丽的嘴内,精液满出何蕙丽的口内,从嘴角流了下来。此刻彭经理也觉得开始精关不稳,乾脆也不忍耐了,马力全开,肉棒向打桩一样快速又确实,次次尽没到底,顶在花心上,全力幹著何蕙丽已经惨不忍睹的小穴。终於在不断的狂插之後,一股白浊浓精尽情喷在子宫颈,肉棒插在阴道裡抖了抖,终於变软退出,精液顿时从何蕙丽的阴道口倒流而出,沿著大腿滴落在床上。
三人瘫在床上休息了一阵子,强哥首先起身按向墙上的一个开关,摄影机停止摄影,接著穿起衣物走出二楼,到楼下去整理刚刚的影片。
此时,彭经理撑起身子,动手拿起丢在一旁的香菸盒,从裡面取出一支香菸和打火机,点起香菸,大大吸了一口,慢慢的吐出来,接著向缩在一旁泪流满面的何蕙丽说道:
「来开诚布公吧﹗刚刚前半部妳是在催眠下被动的欢淫,但最後这一部份妳已经清醒和瞭解这段日子的遭遇,可是妳仍主动的迎合我们享乐。说吧﹗妳是否已经同意成為我专属的性奴隶,现在不开口没关係,等会我在主播台等候妳的答覆。」说完也不穿衣的走向旁边的主播台,坐在台边椅子上吞雲吐雾起来。
原来彭经理打算将何蕙丽变成一个完全服从自己的性奴,前面的催眠已能指示何蕙丽的行动,但仍会遇到反抗,一些指令虽然投入,但却招到抵抗而屡屡失败,如:要何蕙丽进行肛交、溜美女犬、……等较激烈的指令,都遭到强烈抵抗而无法继续进行,故彭经理耗费苦心计画了今天这个行动,并动用多个催眠指令来完成。
指令一:令穿著自己指定衣物的何蕙丽来到这裡.
指令二:令何蕙丽按照刚刚发生活动的剧本演出。
隐藏指令一:使何蕙丽在後半段享受性慾中醒过来,使她瞭解这段其间发生的事情,彭经理认為以何蕙丽智慧,突然瞭解真相刚开始一定不能接受这一切,但何蕙丽是聪明人,木已成舟,不能接受又能如何,何况彭经理让她知道自己还有不少性爱作品在彭经理手上,尤其是今天的这场,更是对自己最大的打击,自己根本无法反抗,只好不断催眠自己,让自己以為自己仍在被催眠之中,没有醒来,刚才淫荡的自己不是真的自己,这时啟动下一个指令。
隐藏指令二:如果何蕙丽自己催眠自己,让自己不要醒来,自己打破自己的抵抗意志,则发出这个指令让何蕙丽变成从此完全服从的奴隶,等一下会依照自己设定,向自己宣示效忠。但如果何蕙丽仍然有抵抗,则啟动另一个指令,当何蕙丽走出二楼的大门,会忘记所有发生的一切,恢復到以前遗忘的状态,让强哥送她回家休息。如果这样彭经理就只能另想方法了。
何蕙丽躺在床上,掩面哭泣,想起刚才的事,完全不敢相信刚刚这麼淫荡的会是自己,此时脑海裡想著:
「不、那不是我、那绝对不是我,我怎麼可能会这麼淫荡,刚才那一定不是我。对、一定是这样,是彭经理把我催眠了,绝对是这样的,刚才最後如荡妇模样的自己,并没有醒过来,还在被催眠情况之中,对、一定就是这样了,不会有错了。」何蕙丽果然如彭经理所想的堕落了。
不一会,何蕙丽恢復成正常人的模样,此刻的她已达到催眠术中被催眠的最高境界,即使碰到其他催眠高手,也不会发觉她被人催眠了,即使别人告诉她,她不但不会相信,更会敌视这样说她的人,真的变成完全由彭经理控制的奴隶。
只见何蕙丽停止哭泣,擦乾泪水,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髮,全身赤裸的走到彭经理身前,双手抱在後脑杓上,开腿蹲了下来,双乳和微开的阴户毫不遮掩的暴露在彭经理眼前说道:「丽奴拜见主人,请主人调教丽奴淫荡的身子,求求您了。」
彭经理高兴的哈哈大笑道:「丽奴,乖,既然妳这麼全心全意的求我,主人又怎会令妳失望呢?」
何蕙丽:「谢谢主人。」
彭经理:「好、今晚妳也累了,咱们上楼好好休息,明天主人要妳在主播台的镜头前,献上妳後庭花的处女,以前想要享用,妳却奋力挣扎、抵抗,今後不会再发生了吧。」
何蕙丽:「以前都是丽奴的错,从此刻起,丽奴的一切都是属於主人的,请主人尽力的调教、享用丽奴吧。」
彭经理:「好、好,这才听话,等会上楼主人会给妳奖品的,嗯、就赏妳今晚含著主人的大老二入睡好了。」
何蕙丽:「丽奴谢谢主人的赏赐。」
彭经理:「好,现在去将放在床边的项圈和绳索拿来给我,我们该上楼休息了。」
只见丽奴用狗的走路姿势走到床边,拿起连著绳索的项圈,叼在嘴裡,走回彭经理身前,将项圈叼给彭经理。
彭经理摸了摸丽奴的头,拿起项圈後说:「乖、真是隻听话的奴隶犬,以後主人会好好疼妳的。」
丽奴:「丽奴是一隻下贱的奴隶犬,请主人替丽奴套上项圈。」
彭经理替丽奴套上项圈後,牵起她来向楼上走去。
渐渐的,远处传来逐渐变小的声音
「对了丽奴,明天将妳後庭开苞後,就替妳装上尾巴,变成真正的奴隶犬好吗?」
「汪、汪、汪汪」丽奴高兴的叫了叫。
***********************************
从此何蕙丽渐渐淡出了新闻圈,让新闻界少了一个女主播,但彭经理却多了一隻名叫丽奴的奴隶犬。
女主播:何蕙丽後传
作者:乱刀
多年後,前A台当家新闻女主播何蕙丽,依然保持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模样,但这些年担任彭经理,不、现在要称是「彭总裁」了的秘书,除了平日的秘书工作外,有时还得要接待一些贵客,虽然主人并不常让自己接待客人,但自己是主人的第一个女奴,比起其他後来的姊妹,多年来还是显得有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的趋势。
昨日,彭总裁特别交代何蕙丽先到这个南洋私人小岛的豪宅中,准备今日接待一位来自国外的贵客,等会儿他们会一同搭乘私人直升机来到小岛度假。
今天的何蕙丽将留长的秀髮髻在头上,脸上依然是最适合自己的淡妆,迷人的颈上戴了一串由十五颗硕大的南洋黑珍珠组成的项链,身穿可以集中、托高、但却露出整个胸部的特製胸罩,下面则是白色雷丝吊带丝袜,脚穿自己最喜爱的红色高跟鞋。窗外透射入屋内的阳光洒在何蕙丽身上,从旁望去让人感到现在的何蕙丽真是个拥有有天使的脸孔、魔鬼的身材的大美人。
突然,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由远而近传来,降落在前庭的草皮上,何蕙丽连忙走到门前准备迎接主人和客人。
「铃……铃……」的铃声响起,何蕙丽露出微笑打开大门,九十度鞠躬,说道:「欢迎主人偕同尊贵的客人大驾光临,丽奴在此竭诚的為两位服务。」
何蕙丽直起身来望向门外,只见在自己身前站立了两个人,一位是自己的主人,另一位,居然是一个穿著南洋服饰的黑人。
只听客人居然说著一口流利的中文,道:「好一位风情万种、我见犹怜的美人,彭总裁您真幸福啊。」
主人:「哈、哈,您客气了,快请进,外头太阳毒辣。请、请!」
客人:「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两人走进屋内,何蕙丽关上门後跟在两人身後。
主人走到豪华的沙发前,指著另一边的座位说道:「来、请坐,别客气,就当自己家裡一样。」
客人:「您也坐、也坐。」
何蕙丽用端了两杯芳香四溢的红酒,连同盘子一同放置在客厅的桌上,接著站立在主人身旁。
主人端起靠近自己的一杯说道:「来,别客气,这是八二年份、波尔多五大酒庄的红酒,您尝尝看是否还适合您的口味。」
客人:「别忙,还需花点时间来醒酒,等会儿才能品嚐出好酒的真正风味,这可是少有的极品,可别随便浪费了。」
主人:「您瞧我这记性,都忘了您才是此道高手,真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您别介意啊。」说著将酒杯放回桌上。
客人:「中国古诗曾云:『葡萄美酒夜光杯』,这美酒易寻,但夜光杯却难得呀。「
主人:「没听您说我还忘了呢,数年前我在拍卖场上拍得一对上等翠玉做成的杯子,听说是古代皇帝使用的,我放在家裡的柜子上当作艺术品,既然您好此道,改天我让人送到府上给您。」
客人:「这怎麼好意思呢。」
主人:「宝刀赠烈士,杯子在我这只是装饰品,在您那裡才能发挥功用,下次我去您那裡品嚐美酒,不就可以享用到了。」
客人:「那我就笑纳了,下次您来时,除了美酒,如果还能有像您身旁一样的美女作陪,那可是人生至高的享受啊,哈、哈、哈……」
主人:「那有什麼问题,一定会让您如意的了,来、先跟您介绍,我身旁这位是服侍您度假期间所有一切的管家,她叫丽奴。丽奴,向客人打个招呼。」
客人:「丽奴,你好。」
何蕙丽:「尊贵的客人,您好。」
主人听到後有点不悦的说道:「丽奴,我们家的规矩是这样的吗?」
何蕙丽一听,赶紧立刻走到客人身前,双手抱在後脑杓上,开腿蹲了下来,双乳和微开的阴户毫不遮掩的暴露在客人眼前说道:「丽奴向尊贵的客人请安问好,请尊贵的客人原谅丽奴刚才不敬的举止。」
客人:「彭总裁,您的家教真是别出心裁,让人眼界大开阿。」说完将手伸入何蕙丽的下体,抚摸了一下缩了回来。
主人:「您客气了,丽奴,好好的服侍客人。」
只见何蕙丽起身熟练的协助客人宽衣解带,不一会儿,客人就全身赤裸,上身露出结实的肌肉,下身的粗黑的大肉棒,也高高的举起了,大小居然比何蕙丽的小手臂还粗,看得何蕙丽心中狂跳,脸颊也微红了起来。
然後何蕙丽开始跨坐到客人的腿上,先让客人扶住自己腰部,再用手扶住客人的大肉棒插入自己已经开始湿润的阴道中,然後双手放在客人肩膀上,开始上下套弄起来,胸前被调教得更加硕大的双乳,随著身体上下摆动,不断的挑逗著客人强壮的前胸,有时用樱桃小嘴主动的和客人舌吻,有时拿起客人的大手,引导他玩弄自己的乳房,更有时将自己的丰乳送到客人嘴前,请他品嚐,只见两人都发出欢愉的声音:
客人:「喔……爽……啊,太爽了,丽奴,你夹得我的大老二好爽,乳房还有乳香的滋味也是极品,啊……啊……太爽了啊……」
何蕙丽:「啊……喔……啊,好棒的大肉棒啊,快、快插死淫妇吧、啊……啊插死淫妇了,……啊……好棒、好棒,插死淫妇了,啊……啊……要高潮了、要高潮了」
何蕙丽忘情的淫叫著,原来她正处於三十如狼、四十似虎的年龄,虽还未到五十赛过金钱豹的阶段,但由於主人的调教,使身体变得非常敏感,加上姊妹越来越多,受主人调教的时间越来越少,平日除非主人允许,就不能享受到性爱的滋味,如今,面前的男人虽然不是主人,但总算是可以享乐一下了,客人的肉棒又相当粗大,一下子就快感连连,马上就有快达到高潮的感觉了。
主人见状有点动怒的说道:「丽奴,你在幹嘛?不可以只顾自己,要先服侍客人,知道吗?再这样我要处罚你,让你再也享受不到做爱的快感。」
何蕙丽听得吓了一跳,情慾稍微退却的说道:「主人,丽奴知错了,不要处罚我啊,我会全力服侍客人的。」
只见何蕙丽取下掛在脖子上的珍珠项链,放入客人手中,一边说道:「尊贵的客人,请玩弄丽奴下贱的菊花吧,拜託你了,我的後庭很需要啊。」
客人有点喜出望外的说道:「彭总裁,您这管家真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啊,我家裡那些女人们和您的比起来,真是有天壤之别啊,真不愧是『狼王』,果然『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您真不愧是高手中的高手,让人不佩服都不行啊。」
客人边说边将珍珠一颗一颗塞入到丽奴的菊花之中,何蕙丽的後庭受到异物的进入自然缩紧,连带使阴户也跟著缩紧,每塞入一颗,更加刺激夹紧客人的大肉棒一次。只听两人传出阵阵的双人协奏曲:
客人:「……喔……爽……啊,好爽啊,啊……啊……夹死我了……」
丽奴:「喔……啊……喔……要死了,……啊……啊……要升天……」
另外一边,主人见客人在丽奴的服侍下已经开始享乐,自己也没有閒著,拿起桌上放置的铃鐺,摇了摇发出「叮…叮……叮」的声音,只见旁边小门打开,走入一个身上只穿著围裙的女孩,走近一看,女孩很年轻,约十五、六岁,五官清秀,身材也还未完全发育完成,但简单的围裙却使得女孩让人更有性幻想,引发男人的性衝动,这女孩正是主人三个月前,因女孩的父亲还不出钱来而收的奴隶,主人替她命名:「悦奴。」
女孩走到主人身前跪了下来,拉下主人裤子上的拉链,取出主人的大肉棒,帮主人口交起来,主人一边享受悦奴的口交,一边拿起桌上的红酒,瞇著眼睛,一边喝著香醇的红酒,一边享受了起来。
不一会儿,主人放下酒杯、推开悦奴的头,让悦奴跪到一边去,站了起来向客人说道:「请您在此慢慢享受,这边这个女孩叫悦奴,是我送您的礼物,您回去时记得一起带走,这女孩我调教了快三个月,基本功都教她了,但她还有两个洞是处女,就留给您开发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您慢慢的享乐,如果有任何的需要,告诉丽奴、她都会替您完成。十天後会另有直升机来接您。好了、悦奴,去协助你丽奴姊姊,好好服侍客人。」说完,起身整整衣冠,走了出去。
客人等主人快走到门边说道:「彭总裁您真是慷慨,受人之恩,涌泉相报,这样吧,我们集团新市镇的开发,就决定由您全权来负责了。」
主人顿了一下,露出微笑开门走了出去,搭上直升机,缓缓离开这个小岛。
月光升起的岛上,原本寧静的屋内露出了微弱的灯光,屋内大厅中,悦奴从客人手上接过珍珠,让客人能使用双手,尽情的玩弄著丽奴的大乳,悦奴则将珍珠从丽奴的後庭塞入几颗又突然抽出,塞入、又抽出,和丽奴一同使客人渐渐达到最高峰,淫糜乐章的声音,由屋内阵阵传了出来,直到岛上的每个角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