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LUUDH.COM 噜导航】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或写在QQ签名里,以防丢失



林邪驾云落下普陀山,刚想走进竹林,哪知林中突然闪出一个粉红倩影,伴着一声「帝君,当真是你?你可真真是来了!」那身影随之闯入林邪怀里,林邪定睛一看,却是与他有过几次露水姻缘的善财龙女。


  那时,善财龙女二见林邪,他竟趁着观音不在普陀山,于紫竹林中采摘了她的守宫砂。自那以后,龙女初尝性欲,欲罢不能,在林邪滞留于普陀山的那段日子,两人更是肆意淫乱。龙女至今已许久未见林邪,现在倒也不害羞矜持,径直扑入林邪怀里,更恨不得整身揉入他身子里……


  龙女双乳紧紧压在林邪胸上,逗弄似的引诱着林邪的欲火。林邪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善财龙女,只见她头梳发髻,周身彩带飘拂,身材更是比当初好上许多。林邪伸出双手搂住龙女纤腰,玩昧似的低头轻轻咬住龙女耳垂,轻声道:「我的小淫女身材比以前更多了。」


  受到林邪的挑逗,龙女在他怀里扭捏了几下,抬起那布满红霞的俏脸,腻声道:「帝君你好坏!这么久也不来,害得人家好生神伤……」


  龙女尚未说完,樱唇已被林邪堵上,林邪的舌头轻易闯入她的口中,不待龙女反映过来便肆意翻搅着,不住吸吮着她的俏小舌头。一双大手也已袭入龙女衣衫之内,肆意抚摸着龙女那愈来愈成熟的娇躯……


  一场热吻之后,龙女娇喘吁吁,浑身无力地赖在林邪怀里,媚眼滴春。


  「帝君,菩萨知道你要来,已经把黑熊大神和惠岸师兄等人遣了出去。」


  林邪听到龙女如此说法,嘴角忽然挂上淫邪的笑容,他凑到龙女耳边一阵低语,只见得龙女顿时俏脸绯红,一双小手不住捶打着他的胸膛,小嘴轻呼:「帝君你好坏!一来就要我们做如此羞人的事……」


  抚慰过龙女,林邪走进紫竹林。


  林中是尽是鸟语莺啼、碧竹接天,雅意盎然。


  张君一路前行,过得七转八折,忽闻水声潺潺,便循声走去。又转过一片竹丛,只见得一个方圆十来丈大小的天然温泉水池呈现眼前。


  只见石池贴着山壁的那边,有热泉自壁上石隙喷薄而出,温泉水暖,热气氤氲,飞珠溅玉,花露散馥,实令人神往……


  热泉之内,水雾朦胧,林邪只见一美丽身影正捧着池中热水往身上淋浇,那原本只做遮身之用的衣衫已然被浸湿,紧紧贴在那曼妙身躯之上,隐隐约约透现出那令人痴狂不已的奕被热气蒸腾而微微泛红的幼嫩肌肤;乌黑秀直的头发湿漉漉地披散在她肩上;美人玉臂抬起放落之间,那豪大美乳若隐若现,乳上尖头在素衫覆盖下更是突兀明显……


  这幕观音出浴让林邪看得神魂颠倒。他悄然隐入身旁的大石块之后,两眼直盯着那洗浴美人儿。


  那美人儿洗浴着,渐渐左手抚上胸部,翻覆着那令人疯狂的豪乳;右手却逐渐由腹部往下抚弄,最后竟紧紧贴住了那浸在水中的、令林邪心弛神往的私密之处……


  「喔……啊……」美人小嘴中吐出几声轻吟,堪堪落入林邪耳中,直听得他气息粗重,胯下昂起。


  美人娇躯扭动着,左手从衣衫衣襟处伸入,她想把握住那令她舒爽不已的豪乳,但一握不下,在轻轻几下揉触之后,她食、拇二指齐齐捏住那逐渐挺起的乳上尖尖……右手也撩起那素衣下摆探了进去……


  「嗯……喔……热……」美人儿红唇轻咬,丽眼迷离;左手在左胸右乳上来回揉触,右手动作更是愈来愈迅疾——


  「好热……好舒服……水……好多……」


  林邪越看心越紧,两眼直盯着那浸在水中的、被一只素手所掩盖着的秘密花园,开始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着。待到衣衫褪尽,林邪双眼已似着火般死盯着那美丽胴体。


  那樱嘴中所吐露的,也已愈来愈疯狂了:「来……我要……嗯……好……用力……再……来……舒服……」


  她喘息着,动作越来越快,却也变得胡乱起来。小嘴一张一合着,随着她手指拈弄乳尖的力度时轻时重而呻吟着……


  「来……来了……喔……」终于,随着一声诱人的尖声娇吟,美人儿拈弄着的纤手止住了,但脸面上却又多覆了一抹绯红,眼神迷离不知所望,白玉般的美腿微颤……又随着她一声长长的舒气,似乎无力般的身子骨向后倒去……


  林邪眼见一急,闪身掠去——这一飞一抱,动作迅雷,恰恰从背后将她抱了个满怀而又不至于跌入水中。


  美人儿被林邪抱入怀里,倒也不惊讶,玉颈稍斜,便后靠在林邪的胸膛上,隔着素衫,她娇美躯体若隐若现。她喘息着,呼吸之间,双峰一上一下,动荡有致,那乳上尖尖坚挺地在素衫上凸现着,惹人怜爱;她两眼好似朦胧着湿润的雾气,迷离无神,樱嘴依旧一张一合,呼出的气息馥郁芬芳,使人深迷。她一副慵懒随意的模样腻声说道:


  「坏人儿,躲了那么久,舍得出来了?」


  林邪坏坏一笑,贴着美人的耳根悄声说道:「嘿嘿,感情刚才那一幕春宫,菩萨是做给我看的?」


  美人儿嘴角一扬,左手从衣襟内伸出,覆到林邪的右胸膛上,在林邪的一声低呼中捏住了他的一粒乳头:


  「死人……跟你说过好多遍了,与我欢好时,不要喊我菩萨……咦,你怎么一件遮身的衣衫都没有?」说着,手指些微用力,将那乳头拉扯了一下,让林邪心中直呼过瘾……


  林邪从后面用脸颊碰了碰她那粉黛不沾的俏脸,闻着她身上迷人的体香,调笑道:「以前喊你『观音大士』、『观音菩萨』喊惯了,一时改不了……喔……好舒服……左边,左边的也要……」林邪的乳尖被观音那纤巧的手指捏住,舒爽得不得了,说着,林邪便主动去寻她的右手……


  林邪刚一握住,就已发觉观音的右手手指滑腻粘湿,沾满了她方才自亵时自体内流出的蜜汁。邪笑中他把手抵到观音唇边,笑道:「菩萨,你好浪呀!看,手指这么湿……你刚才一定很舒服咯?」


  观音也不答话,在林邪怀里扭动了几下,下身不住碰触着林邪那火热滚烫的东西。不等林邪把她的手指拿开,吐出香舌便舔了几舔,甚至还整根含入嘴中吸吮,香舌翻来覆去舔弄着,发出「吧唧吧唧」的声响。


  观音吸吮完,又将手反在私处轻轻划弄几下,复而抵到林邪嘴边说:「嗯,你也来……试试……人家的水……好不好吮……」


  林邪由后抱着观音娇躯两眼直冒火,张口就将观音的手指含入。舌头也是翻来覆去舔弄着,把手指上沾着的蜜汁全部都吞入口中。接着还用牙齿轻轻来回摩擦着手指,直逗得观音娇笑连连。


  「嗯……甜……还温烫着呢……喔……好骚浪的菩萨……」


  林邪边吸吮着手指,边开始在观音身上上下起手。她也没闲着,左手猛然一个紧捏拉开,惹得林邪一阵咿呜……受着观音的袭击,林邪左手探过她右肩,继而捏住另被冷落多时的乳尖……


  林邪紧紧贴住观音的背部,伸出舌头轻舔着观音的耳根,吞吐着她的耳垂,刺激得她低声娇吟;下体在观音的臀上来回摩擦刺激着自己坚而挺的东西;一只手隔着素衫把握着她的豪乳,来回揉动着;另一只手向下探到她半浸在水中的私密花园,上下摩挲着。


  霎时间,两人呻吟声大起,齐齐粗喘着……


  这平素端庄严华的观音大士,在林邪的抚弄之下,此刻竟是如此一派淫媚诱人、春情勃发的美态。


  林邪此时又不满两粒乳尖只有一者能得观音青睐,他吐出含在嘴中的玉指,再度在她耳边说道:


  「菩萨,两只手,一起来……捏住我的……」


  林邪的话刺激得观音更加「性奋」——她捏弄乳尖的力道又加大了,但是她并没有听林邪的话,双手一起捏住乳尖,而是左手在他左乳右尖上来回捏弄,但右手探到林邪下身,一手把握住他那雄壮烫热的东西……


  林邪不觉颤抖了一下了,他感觉到她的纤手在触碰他的大屌,一下子被她温暖的手给含住了……


  刺激之下,林邪大力揉捏着她的坚挺乳峰,不断使它们变形;嘴唇从耳根下移到她后颈,舌尖吞吐,酥麻的感觉使她浑身无力,身体一阵阵颤动。


  「你的东西……越来越烫了……」


  她无力地背靠在林邪怀里,双手勉强动作着,气氛愈来愈淫靡了。林邪开始用手指叩开观音的秘密花园的大门,中指探入并轻轻搅弄着……


  被林邪如此一弄,观音脖颈不由自主得向后仰着:「喔……轻……轻点……再进去……进去点……很舒服……再来……啊……」


  林邪用拇指和食指拈弄外壁的乌黑浓密的花丛,轻轻拉扯着,每扯动一次,观音必定全身紧绷,高声呻吟……


  阴毛、阴蒂、肉壁……林邪的拇指和食指不断转移目标刺激着观音,而中指则完全深入并不停得搅动着,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肉壁紧紧挤压着手指,使林邪细敏地感受着观音的肉体悸动……


  「不要……不……你……讨厌……啊……你的手指不要……不要弯啊……撑得……好开……不……喔……」观音被刺激得失魂落魄,无意识地扭动着细腰,私处早已流出潺潺蜜汁。


  「快……菩萨……下面……再快点……用力握住……快点搓弄……」林邪感受着观音的手带来的快感,低声要求着。


  观音右手带动着他那粗大的肉棒紧紧顶在自己胯间,她喘息着,她感受着他男人的雄伟,满脸发烫,不知此身在何间,她腻声呻吟着,胡乱哼叫着,手上的动作不觉加快了。


  突然,「停!菩萨……停下来……」林邪好像发狂一般,中指猛地在观音私处狠狠一戳,弄得她顿时如遭电击般张大了小嘴,却始终没有呼出声音。


  观音还没反应过来,林邪已然迅猛地抽出手指去抓住她那尚握住自己大屌的右手,继而双臂紧紧搂住观音的娇躯,不让她的双手再有所动作,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颈交颈、腿贴腿。


  过得片刻,观音大口大口得喘着粗气,勉强挣开双眼,嗔道:「你搞什么,我正舒服着呢……你那么大力……吓到我了……坏家伙……」


  林邪「嘿嘿」一笑,道:「菩萨,是你太厉害了……刚才我可是差点就出来……」


  「出来?什么出来?」观音乍闻言还不明所以,但转念就明白了,脸靥再度爬上了绯红,她狠狠掐了林邪一把:「哼……就算是出……出来了……用得着这么激动吗?」


  林邪轻轻舔了舔她耳根,惹得她又是一阵颤耸,才道:「当然……我这,可是要留给你享受的……」


  说着,林邪双手掀起观音身上的素衫下摆,双腿分开观音那因刚才的刺激而紧紧闭合着的玉腿,将肉棒贴到那小屄口上……


  观音此刻已然是欲火内焚,难以自拔,但感受着他的雄壮,口中无意识地发出「呜呜……」的呻吟声,扭动着的娇躯不断刺激着他。


  「小淫妇,想死你了……」林邪缓缓边调笑着边缓慢抽送着,观音的小屄紧窄温滑,刚一进去,他就感觉到一阵阵压迫感传遍全身。


  观音的小嘴张得开开的,美目大睁,双手紧紧卡住林邪的手臂,身子骨已然绷得紧紧的——她只感觉自己的下体被林邪的大东西撑得满满的,私处的滚烫温度时时在提醒着,那火热粗壮的肉棒,是如何贯入自己下腹的、是如何使自己体味到那涨满、酥麻、搔痒的快意滋味的……


  随着棒身逐渐没入体内,观音感觉自己小屄内的蜜汁竟然随着肉棒的深入而不住地狂涌而出,与池中的温水融合为一体。


  林邪整个深入观音体内了,观音那温润滑湿的嫩肉层层迭迭地紧套住他,这使得他舒服得喜形于色,调笑起观音来:


  「菩萨,你的小骚屄又紧又湿,还在不停蠕动着……裹得我,好舒服……」


  「哼……死相……你……」观音还想在说些什么,但是林邪却猛然地一抽一插,使她娇吟不已:「哎……啊……好……好厉害……啊……」


  林邪想要完成刚才未完成的事情,他附耳到观音耳边,道:「好姐姐,我就快来了……你也快了吧,我们……一起泄……泄身了吧……」


  说罢,不待观音表态,双手再度紧紧搂住她,下身开始猛烈挺摆。


  「呜……死人儿……不等人……人家准备……喔……快……要……小屄被,被你肏得好舒服……用力……」观音先前还想抗议什么,但几番抽插之下,直直将她的欲火给勾了出来。


  观音高高踮着脚,使得自己的私处脱离水面,更方便地迎合着林邪的动作,她很想双手来回摆动着发泄心情,但是发现自己已被林邪紧紧捆住后,也就放弃了。


  「要……我还要……喔……顶到……花心了……好……好棒……你肏得我好舒服……用力……」观音的头在林邪肩上来回晃动着。


  林邪猛烈地冲撞着,每一次的抽插都会带出大量的蜜汁,顺着他的下身流到池水里;每一次他都狠狠撞着观音的两瓣臀肉,发出美妙的交响乐、每一次他的肉棒都溜滑于那沾满蜜汁的花径之中,舒快地品尝着……


  观音丰满润滑的玉体随着他的动作晃动着,迷失了自我,感受一股股莫名的刺激从身体里掠过。猛烈的冲击直弄得观音浪态百出,星眸蒙胧,身体泛出淫靡妖艳的绯红色,喘息粗重,乱叫道:「啊……要……我……喔……不……不行了你,你……你弄得……喔……好棒……我……啊……」


  听着观音的淫声荡语,林邪愈觉得自己精元不守,抽插速度更是加快,直顶得观音美目翻白,娇躯不住战悚。但她依然奋力向后挺送,迎合着林邪的抽插,口里忘情地淫叫着:


  「喔……好……舒服……啊……顶……又顶到……了……喔……不……不行了……太……舒服了……」


  突然,她感到自己的小屄里热流急涌,整个人说不出的舒服畅快,紧接着全身一阵剧烈抽搐,螓首不住左右摇摆,紧跟着一声娇呼:「啊……啊……好舒服啊……要……嗯……要泄了……不……不……泄……泄了……」


  林邪也感觉到了来自观音屄内深处传来的巨大吸力,紧跟着一股浓浓的阴华从花心浇出,直直浇在他那硕大的龟头上,直刺激得他舒爽难言。他强压住狂涌的泄意,依然毫不停顿的全力冲刺着。


  花开一度的观音喘息未定,就察觉到那好似烧红了的铁柱般的大屌仍在自己的下体高速抽插,每一次都好像要撑破自己紧窄的花径,甚至于每一次都深深击中了自己那娇嫩的花心……


  「……唔……喔,啊……顶,顶到花心了……好……好强……」观音向后倾仰的身子紧紧抵在林邪的胸膛上,玉臂缠在他的颈上,脚尖也踮得更高了。她失神狂乱地呻吟着、回应着林邪那骤雨惊雷般的冲刺:


  「不……不行了……真的……好……舒服……好强……饶了……喔……邪儿啊……我好……好畅快……不……不要了……你……饶了我吧……」


  林邪紧搂着观音的纤腰,两具肉体零距离接触着,观音的乌发散落在林邪的怀上,她浑身香汗淋漓,玉肌冰肤滑腻似油,让林邪搂抱住她的双手不住打滑,险些就搂抱不住了。


  此时,神志迷离的观音已然记不清自己这撩人心神的玉体到底承受了爱人多少番冲击了,两人的汗液纠缠在一起,她为之陶醉倾倒,迷乱地呻吟着、娇躯无力却有顽强地回应着他的冲击。


  「……好……好大力……花心又……喔……快被……顶坏了……啊……」


  观音贝齿紧咬,只发出「呜呜」的呻吟声,她的双臂紧紧往后箍住林邪的脖子,双腿战悚不已,花径嫩壁死命收缩着,狠狠夹击着林邪。突然她玉体又一阵急促痉挛,花心再次阴华泉涌,泄得她语不成声地尖叫:「啊……呜……不行了啦……又……来了……又要丢了……呜……丢……丢了……」


  林邪原本就已精关松动,被观音这阵阴华一刺激,顿时难以忍耐。加大着力度,毫不留情地又是一阵密如雨点的狂插猛抽,直狙击得观音连连尖叫哭泣个不停……继而又如火山喷发般,将滚烫的阳元狠狠射到她娇润的嫩壁上。


  射得观音的花径又是一阵抽搐,一股股温热腻滑的阴华又再泄了出来——她全身紧紧绷僵住,贝齿狠狠咬住自己的樱唇,不让自己发出一声呻吟,接着全身就像泄了力气般瘫软在林邪怀里……


  「你这坏家伙,刚来就弄得人家连泄数番,差点就死了过去……」


  欢好过后,观音喘着粗气、脸色绯红,身子依然向后赖倒在林邪身上,玉臂依然向后缠着他的脖颈。


  林邪也不答话,尚留着她体内的肉棒又是用力挺了一挺,直弄得观音又是一阵娇吟:「呜……不……不要了……」


  「嘿嘿……那我的观音姐姐刚才欢不欢?」林邪打笑着,将肉棒从她体内退出,伸手解开她缠在自己身上的双臂,将她的身子骨扳了过来。


  「唉……你这冤家……就爱欺负我……欢……姐姐刚才欢死了……」观音语气有点无奈,噘着小嘴,仿佛有些气恼。


  林邪看着观音噘嘴的模样,看得是两眼发直,心中一荡,低头向她的唇上吻去,舌尖很快窜入她嘴内,肆意纠缠着她的丁香小舌,吸吮着她的蜜津。观音先是用小手抗议了一小会儿,但随后她凤眼迷离微闭,死劲地回应着林邪,鼻中哼出荡魂的呻吟,主动吐出那滑腻腻的小舌头,任由林邪品尝逗弄……


  观音本就不比林邪矮,她一双莲藕白臂紧紧搂住林邪脖颈,两人香津暗度,两条舌头不停的在一起缠绕翻。林邪大手穿过她腋下,两臂微一用力,就那么把观音贴身抱了起来。


  观音也两腿盘起,紧紧箍住林邪腰身,上半身紧紧和他的胸膛贴在一起,让自己丰挺圆滑的豪乳紧紧挤压着他,酥麻的感觉登时由此传遍全身,惹得她又是满面潮红,浑身酸软无力,任由林邪边痛吻她,边涉水向岸上走去。


  林邪把观音放到她平时打坐修炼的莲台上,观音的玉腿还紧紧地盘在他的腰上。林邪微微挺起上身,挣开她束缚住自己的双臂,随后又解开她身上早已湿去的素衫。他死死盯着观音的脸颜,直看得观音娇嗔不已:「你这坏蛋,盯着我干什么?」


  林邪也不说话,俯下身子紧紧贴住观音,压弄着她那既挺又圆的诱人双乳,微声道:「姐姐,再来……这次,你在上面……」说罢双手紧抱观音的腰身,在她的惊呼声中一翻身,两人的姿势就变成了女上男下……


  翻过身,观音手足无措得用双掌压在林邪胸膛上,借此来撑住自己的身体:你……你玩什么嘛?这种姿势……」观音虽为人妇,但毕竟只是与林邪有过几次欢好而已,她又哪懂得这般情趣。

  林邪看着观音那随着喘息声微微的晃荡着的美乳,心中摇曳不止,在这对硕大的乳上,那原本花生米大小的乳头已经膨胀成腥红的樱桃了,显得异常饱满。林邪看得心迷,仰起头就将那左边的那粒熟樱桃含入嘴中,用牙齿忽重忽轻地啮咬着。


  时而啮咬左边,时而啮咬右边,直逗得观音细眉微皱,无意识地发出「嗯嗯……」呻吟声。


  林邪双手也没闲着,直直将观音的身体抬起,将她的臀部移到自己胯下,喃喃说道:「来……姐姐……坐……坐下去……来……肏……弟弟……快……」


  话已至此,观音也已明白林邪打的是什么鬼主意了,她脸皮倏地一下就红到耳根子了——不也是,用这般女上男下的姿势来欢爱,不就成了女肏男了……观音呸了一声:「坏家伙,鬼主意越来越多了……我才不要呢……」


  但说归说,观音到底还是想尝尝这般姿势的欢乐滋味。才过得片刻,她便用小手握住了肉棒,轻轻套弄了几下之后,将娇嫩紧窄的小屄对着它,臀部一沉,就将整个肉棒吞入……


  「喔……大……好大……不……喔……」


  将肉棒吞入后的观音长长舒了口气,接着整个身子趴到林邪怀里,不管林邪怎么说,都不肯动弹一下,显然是害羞到了极点。


  林邪没了法子,只能再用双臂扶住观音的臀部,轻轻向上托,然后又松开让它自然下落,并用舌尖挑逗着她的耳根,刺激得观音大声喘息着。


  就这样,慢慢的,观音忍受不住这样的快感,身子开始轻轻上抬,然后又慢慢坐下,晃动着粉臀一上一下地套弄着肉棒。


  「好……好棒……美死我了……好胀……好粗……舒服……还……还要……再来……」


  渐渐地,观音甩动粉臀的速度愈来愈快,双手紧撑住林邪的胸膛,眯着眼,享受着肏干林邪的快感。


  「喔……好……」


  观音小屄里的蜜汁越来越多了,顺着林邪的身子流到了莲台上。林邪一把抓住她摇晃着的豪乳,一手一个的揉动挤压,还不时重重捏弄那两点殷红,口中还不忘调笑道:「姐姐……喔……你知道这姿势……人家怎么称呼吗?」


  观音快感袭身,斜眼瞥了林邪一眼,腻声哼道:「喔……什……什么……」


  林邪「嘿嘿」两声,下体情不自禁地用力向上挺了两下,直弄得观音失去重心,整身又趴倒在他身上,双手紧紧捏着他的肩膀呻吟不止:


  「喔……你……你怎么也……也动了……喔,顶到了……不……太舒服了,又顶到了……美死了……好人,你快用力啊……」


  林邪用手向后压在地上,将身子撑了起来,一嘴一手含捏住她那两粒茁壮的蓓蕾,迷糊说道:「嗯……这姿势叫……『观音坐莲』……嗯……好甜好香的乳啊……」


  「嗯……好骚浪的观音……坐莲……坐莲……观音姐姐此时……不正坐我身上……与我欢好吗……」


  观音乍听到「观音坐莲」四字,心中一颤——那民间俗子所供奉的观音,指的不正是自己吗?


  一想到自己坐莲说法的法相姿势被凡夫俗子用于房事之中,观音淫念骤升,上下套弄的速度加快了不少,并媚劲十足的淫叫着:「喔……啊……好棒……我飞上天了……好弟弟……你好硬……好强……我快……快不行了……真的要……弄死我了……」


  感受着观音的疯狂,林邪也不断的抬高臀部配合着她的套弄,当观音的臀部抬起落下紧紧套弄着他肉棒时,他也开始用力抬起臀部,狠狠的朝上猛顶她的小嫩屄,让观音享受着这突如其来的「大撞击」。


  「啊……好弟弟……喔……你好厉害……啊……舒服……不行了……顶……顶到了……真的要……要死了……喔……好长……怎么一直会顶到那里……喔……喔……好爽……」


  林邪狠狠的顶撞着,使她舒服得浑身颤抖。蜜汁直流,小屄早已湿滑不堪……观音越动越起劲,臀部大起大落,死命地摇摆着腰肢,粉脸绯热,媚眼紧蹙,如痴如醉。


  「啊……嗯……好美……啊……你肏得……小屄……好棒……好舒服……用力……弄死我……弄死……」


  观音再度失魂落魄,胡乱地淫叫着……林邪忽然邪恶地将右手食指伸到两人交合之处,在观音的尖叫声中刮弄着她嫩湿的唇肉,还不时顶压挑逗她那让人怜爱不已的阴蒂……


  「呜……坏蛋……不要……喔,这样顶……好厉害……啊……不要……不要碰那里……呜……」观音边摇晃着身子边抗议着,但是林邪依然性致勃勃地挑弄着……


  「不要……呜……好下流……喔……」


  观音求饶着,但是臀部却摆弄得更厉害了……「扑滋!扑滋……」的美妙肉体节拍和着她的淫声荡语在空气中激荡着。


  「我还要……我要死了……喔……你……你肏得我……上天了……再……再用些力……顶上来……」


  知道观音此时已经欲罢不能,林邪突然高喊一声「龙儿出来……」直喊得观音不自觉地愣了下来:「好弟弟……你怎么啦?人家……人家还要嘛……你又搞什么鬼主意?」


  林邪嘴角一扬,吻了吻观音,接着手指指向不远处的竹林,观音顺着他的手指望去,赫然看见一身影正俏生生地往这边走来,再定睛一看,这人可不是她座下的善财龙女么?


  龙女满脸绯红,却毫不尴尬地走到莲台上来与林邪接吻,直看得观音两眼瞪直……


  「你……你风流也就罢了……怎么还……难道你还想让我和龙女一同服侍你不成?」观音小手紧握成拳,恼怒极了——对于林邪的花心她也是知道的,但是没想到他竟然还要搞这些鬼花样……


  「我的好姐姐,你就从了我吧,你和龙儿都是同样的花容月姿,就从了我这一次吧……」


  「不行!你这坏蛋……怎么就不知道羞呢……」观音涨红了脸,这二女同侍一夫,想想都觉得羞人……但是,观音却忘了,目前这局势,完全是被林邪掌握着……


  果然,听到观音的拒绝,林邪立马挺腰狠狠冲击了几下,直冲得观音尖叫连连……


  「喔……好舒服……」


  林邪边与龙女调情,边猛挺着:「好姐姐,你就从了我吧。」


  观音银牙紧咬坚持着,但未几回合就被林邪的强势冲击给冲散了。


  「不……绝对不行……喔……好……舒服……不……停……」


  善财龙女径直与林邪接吻,随后撩起衣摆跨身坐到林邪腹上,面对面搂住那尚在反抗的观音,红唇堵上了观音那娇呼不已的小嘴,小丁舌轻易就闯入观音嘴中,肆意搅弄着……


  「唔……龙女……不要……喔……」观音挣扎着,但是越挣扎,龙女舌头就搅弄得越厉害,林邪也是猛烈地冲击着。


  龙女又在林邪的注视下脱了那已经湿成一团的亵裤,将翘臀移到林邪脸上,语气娇羞:「嗯……帝君,人家刚才躲在林里看了那么久,下面都湿了……嗯,人家不管,你要帮人家弄干净……」


  龙女私处光滑一片,无半毫杂毛,中央凸现着一抹娇嫩殷红,屄口儿微微颤悚着,如蜜的汁液正悄悄地滲露出来……


  林邪望着眼前的靡丽春景,嘴角邪曲一笑:「你这小骚货……呵……水还直滴着呢……」说着舌唇吐出,在龙女的娇呼声将那肥美双唇由下往上舔弄着,贪婪吸吮着那不断滲出的蜜汁。


  「嗯……好……好棒……帝君……人家……喔……再舔……嗯……好……好舒服……」龙女呻吟着,底下的蜜汁却是越滲越多。


  「唔……」林邪悄然用舌头叩开龙女的秘密花园,这突然的袭击刺激得龙女彻底迷失了……舌尖深入舔弄着那娇嫩肉壁,不断带出着那隐藏在深处的蜜汁,林邪喉咙「咕噜、咕噜」直响着……


  身躯瘫软的观音任由面色绯红的龙女挑拨着她的樱唇,两个大小美女紧紧搂抱着大肆激吻,四瓣红唇上下重合着,殷切摩挲着。


  「喔……别……」观音一声娇吟,却是龙女玉臂按上了她的双峰,轻轻拈弄着,勾弄着观音的淫声浪语。


  身下,林邪仍旧是猛挺胯部,一下一下猛烈地挞伐着观音娇美的躯体;而手舌也一样繁忙地摆弄着龙女稚嫩的私处……


  「嗯……帝君……来……来了……我受不住了……喔……来了……」龙女娇躯颤动着,私处嫩肉不断收缩挤压着林邪的舌,在林邪意识到什么时,猛然间,一股阴华如洪水般自龙女私处袭向林邪的嘴……


  「不……你……你饶了我吧……我不要……喔……又泄了……呼……」


  此时此刻,被多重刺激,同时受到林邪和龙女上下夹击的的观音忍受不住也再一次被林邪送上云端……


  「呼……」空中,只余下两个大小美女的喘息声……


  在刚才一阵刺激中,俩美人儿齐齐拥抱着从林邪身上倒下,此时,两人正叠身相拥在一起。林邪看着这艳情一幕,原本就未曾泄出的胯下分身猛然间又雄挺了不少……


  他来到将观音压在身下的龙女身后,下身猛烈一挺,在龙女的娇哼声中撞入她稚嫩的花园深处……


  「嗯……好……帝君……你好……厉害……喔……还要……」


  龙女神思迷糊,只觉得双腿被人分开,然后下身被一粗烫巨物挺入,猛烈冲击着自己那稚嫩的花心,强烈的快感带动着她迷糊呻吟着。


  「好棒的感觉……快要升……升天了……好……再来……好帝君……不要停啊……龙儿还要……」龙女迷茫着,感受着林邪的强势冲击,双手不觉中更用力地搂紧着观音……


  最后,在龙女一声高亢的惊叫声中,两人齐齐达到高潮……


全文完



上一篇: 疯狂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