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LUUDH.COM 噜导航】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或写在QQ签名里,以防丢失




美妙的游泳在新的环境中刺激得玩过女帝后,我终于决定对娜美下手。一天,我看见娜美在体育室里游泳,于是暗生一计。我也扎入水中,并且后来先至的先于她游到终点。 


  “哟~娜美,你游得好慢啊~!”我嬉笑着嘲弄她。娜美好象生气的说“明明是你游得太快了,好不好!”我说“娜美,那你想要学游泳吗 ?” 


  事实上娜美和罗宾已经被我改造过我,不仅不老不灭,和我欢爱快感放大100倍。我对她们还存在一种致命的吸引力。自从我登船之后,她们就有意无意的避开我,并且时不时的脸红。估计若不是由于我是女帝的老公,她们就会倒追我了。 


  娜美听见我这样问,心中反而冒出一些惊喜高兴得说“好吧!”。 


  我告诉她要学好游泳,首先要学会游泳的准备。“那么,你现在坐在那里,把双腿完全叉开。” 


  “恩”娜美乖巧的坐在那里前后叉起腿来,长发披肩,湿透的泳衣贴紧了她的全身,把她的身材完美勾勒出来,连乳头都可以看见。我蹲在她旁边,弹了下她的乳房。怒斥道“小美女,要的是横叉,不是竖叉啊。”娜美突然被弹了下乳房,脸刷的通红了。生气的说“你这个色狼,怎么可以这样,而且,而且横叉又怎么可能全叉开啊?” 


  “怎么叉不开?我教你。”我让娜美的双腿合起来,然后再左右分开,分开到一定程度时,却怎么也分不动了。(呵呵,这是必须的。)我却不着急分开,手掌慢慢回收,逐渐摸到了大腿内侧,然后左右抚摩着。娜美的脸变得更红了,似乎想抗拒,又有些期待,可以看见殷殷的淫水流到了地上。娜美浑身微颤着,似乎在拼命忍耐什么。笑话,100倍的快感是玩笑吗?她这样不高潮都已经很神奇了。我舔了一下她发热的脸旁,她似乎吓了一跳,啊的轻哼一声,浑身一阵痉挛,下身竟然喷射起潮水了。呵呵,这估计是小美女的第一次高潮吧,不过以后会有很多的。我看着她那红得快滴血的脸庞,瞬间,她竟然把头放在我肩上,低声哭起来了。 


  “呜……我,我不是这样的……我不是一个淫荡的女孩子……呜……”娜美觉得在自己非常喜欢的人面前太丢人了,本来因为女帝这个杰出女人的存在,娜美就觉得自己和这个男人的希望渺茫,而现在又在她面前这个样子……娜美的大脑似乎混乱了,似乎怕我厌恶得离开一般,双手搂住了我,不住的抽泣着。 


  我感觉到娜美的两团软肉压在胸膛,不禁欲火中烧。差点放弃游戏,直接干起来了。但我还是压住了欲火,说“我当然相信美丽的娜美小姐的为人,你之所以会如此敏感,我知道是因为你爱我,你太爱我了,所以对我的爱抚敏感万分……”娜美痴痴的看着我“谢谢你,风” 


  我让娜美站起来,双腿尽量叉开,我蹲在她的小臀下,然后双手合拢,竖起几跟手指,朝着小穴。“现在你上下动”娜美并不知道,下面的情况,只是听的话乖乖的坐下,谁想却正好让我的手指插入其中。“哦……啊……名风哥哥,这是什么?”娜美有些害怕,她虽然喜欢我,但不想就这么毫无原由的失身在我手上,害怕我只是玩弄她,而不是当夫妻一样真正的爱。我说“娜美小姐,这是我的手指哦。这是锻炼你的忍耐力,假如这样还高潮的话,说明你的忍耐力太差了,这样怎么驾御水呢?” 


  这样的理由确实无比蹩脚,但此时女方对我这个色狼本就存有极深爱慕之意的情况下,娜美也就不会去揭穿了。反而乖乖的上下移动着,我命令她加快速度,娜美紧咬嘴唇,心想一定不要高潮,否则一定会被我看做淫荡的。但结果才不到10次,竟然又高潮了。我笑着看着娜美说“看来你真的不适合游泳。”娜美几乎要心碎了,她觉得我认为她淫荡,暗示她并不适合我。她哭了出来,说“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看着她说“今天下午咱们海贼团召开一次游泳PARTY,我教你在水中真正的游泳,假如你能够以平时的姿态维持到我的训练结束的话,我就教你下一步的训练!但如果你忍受不了,依然这样高潮和异常的话,我就放弃教你了” 


  娜美坚定的说“我可以做到!” 


  很快下午就到了,我为了下午的游戏开心,还专门当着娜美的面在午餐时和汉库克秀了一番恩爱。 


  游泳PARTY开始了,娜美这次穿着粉色的泳装。我和娜美走入水中,大家在旁边戏水,我则开始对娜美的训练。首先让娜美蛙泳在水面上,我站在旁边,用双手玩弄着她的乳房。一边轻轻拨弄着乳头,一边揉捏成各种形状。(游泳池水是仿海水式的,隔着一点深度就看不清了。)娜美回忆着中午我和女帝的关系的谐和,一边鼓励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我惊奇的看着娜美,连续10几分钟,竟然都没有异样。不禁感叹女人嫉妒的力量。但之后我逐渐加大的揉捏的力度,结果又坚持了一分钟,娜美还是高潮了,娜美由于高潮身体抖动,失衡而落入水中。 


  娜美因为自己的高潮而羞愧万分,想着我可能因此而彻底讨厌她了。她痛苦的哭起来。我安慰她说“娜美,你不要哭了。你的表现已经让我很满意了,毕竟像你这样美丽的女孩子,肯定有很多向往和追求你的人吧。身体变得这样敏感,也不是太过分的事……”我假装出一副失望的神色,仿佛以为娜美是那种放荡的女孩子了。毕竟假如是正常的女孩子的话,再怎么也不可能如此敏感的。当然,前提是她是正常的。但娜美早已被我改造了,被我爱抚所得的快感是常人的100倍,这样的情况下,烈女也保不定会变成荡女。娜美能做到这样,其实已经很矜持了。 


  娜美看到我的神色,知道我“误解”了她。她搂住我哭得更痛了。“风,我不是那种放荡的女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面对你时身体就莫名其妙的敏感起来了。真的。真的。”娜美似乎十分难过和紧张,尽管她知道自己说的是事实,但像这种奇怪的事情,任谁也不会信的。 


  娜美的边哭边浑身抖动着,两团不输女帝的软肉就那么在我胸前摩擦。我假装不屑的样子,将她强推开来,说“娜美小姐,请你自重”看她的眼神,就像看到无比下贱丑陋的事物一样。 


  娜美被我的鄙夷刺破了心,她感觉呼吸困难,感觉到那个男人,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她疯狂的重新楼住了我,说“风,我愿意向你证明我的贞洁,把我的身体交给你,你就明白了。我真的不是那样的人,你要相信我!” 


  我露出了一副玩味的表情,“证明你的贞洁?娜美小姐,原来弄了半天你是要玩这种游戏啊?”我粗鲁的掏出了老二,娜美的泳衣属于那种把腿全裸露出来的那种,所以小穴处只有可怜的一道布遮掩。我直接拨开布带,从她的下体毫不留情的刺了进去。娜美没有反映过来,突然察觉自己的下体传来一阵剧痛。她几乎痛晕过去,强忍着没有叫出声音来。她绝望的看见我已经进入了她的身体,她悲伤喊道“你怎么可以在这里要了我?这样就看不到 落红了!”我一进入就快速抽插起来,周围的水也随之剧烈动荡,假若在外面的话,应该能听到啪几啪几的抽插声音。我邪笑着回答她说“落红?别开玩笑了大小姐。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娜美想要推开我,毕竟这样下去的话,她知道我肯定会把她当成婊子一样看待了,她便永远也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了。看到娜美不甘的想推开我,我反而把她放开了,娜美一下面对着我倒在水上,但又被我拉住双腿,下身小穴依然在被我剧烈抽插着,娜美为了不沉下去,在水中扑腾着,在外人看来,就好象娜美在仰泳,而我在扶着她。剧烈的无穷快感无情的打碎了娜美的理智,她完全沉浸在那美妙的交合中了,脸上充满了迷恋和满足,嘴中也不断呻吟起来。 


  我看着跨下美人迷醉的表情,突然觉得不够好玩,突然拉着娜美的双腿前后移动开来,在我的前后之中,借着被水推来推去的娜美,老二也不断的抽插起来,走得快,插得也快,走得慢,插得也慢。娜美似乎忘记了是在水中被我托着前后走动,她娇喘着“飞……起来了,娜美飞……起来了。恩……啊……恩……哦……飞啊……飞啊……恩……”我带着她四处走动,路飞看见娜美那么“高兴”的样子,好奇的问“风,你们在玩什么啊?我也想玩哦” 


  娜美娇喘着说“路飞,我在……游泳……啊……恩……哦……啊……” 


  路飞看着娜美娇喘的话语,两眼竟然变成了星星“哇,帅呆了,娜美,你那是咒语吗?” 


  我微笑着回答说“恩,那就是天国的咒语哦” 


  路飞兴奋的说“哇~好厉害,天国啊,对了娜美,风,要不要陪我们一起玩水球啊?” 


  我回答说“我就不去了,不过我想娜美应该会同意的吧,是吧,娜美?”说完,我终于射了出来。 


  娜美感到滚滚的精液冲过自己的小穴冲进了子宫中,顿时一股热流从下体流出,自己又剧烈的高潮了。娜美红着脸在我的参扶下颤颤微微着在水中站起来,说“好吧!” 


  我看着路飞渐渐走去。悄声对娜美说“大小姐,你好好去玩吧,这个游戏一定会好玩得超出你想象的!”娜美扭头来说“风,我不是……”却发现我竟然已经消失了。黛眉微皱,道“可恶,这个家伙,完全无法向他解释啊……”随后又脸色一暗“他只是玩玩我吗?可恶,他什么都不知道,我的贞操就这样没了……”想到这里,娜美痛苦的哭了起来,她知道,她永远无法像女帝那样幸福的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了,(插语:女帝幸福么?嘿嘿~~)自己只是被他当做取乐的玩物,一个不知羞耻的淫女罢了,奈何自己却那么爱他……正在她感伤时,却听见路飞在叫自己玩,于是赶忙抹掉眼泪,移动脚步忍着疼痛艰难的走过去。 


  水上网球与刚才的地点还有所不同,刚才游泳时是在浅水区,水大约只有半人高,而网球那里却是很深的水了,大家玩时都踏着水浮起来,水大约达到近脖子处。人如果在底处站着的话,上面根本看不见。分班结束后,决定女帝,山冶,机器人一组,娜美,骷髅头,路飞一组。而罗宾和小鹿则在一旁晒太阳了。 


  在他们开始玩后,我就悄悄的走过去了。(PS:路飞的感知色对我无效,我是主神嘛~吼吼~~)刚才刚和娜美玩了就那么小一会(呵呵,其实也就个把钟头吧……嘎嘎),而且只插了插,哪都没怎么动,我怎么会就次罢休呢? 


  我逐渐靠近,然后先含住了她嫩嫩的脚丫。两只手抚摩起她的大腿来。(水是进不了我的嘴里的)娜美正在玩球,才投出去,突然感觉自己的前脚掌被谁含在嘴里了,而且还恶心的用舌头添弄起来,双腿被人抚摩着,一股股夸张的酥麻感从那里传来。不一会,小穴处就又涌出一股热流了。惹得自己按耐不住得一抖一抖,娜美知道,能让自己如此敏感,肯定是那个家伙了。却不知他会什么特殊能力,竟然能下潜下去而且在水下呆这么长时间。娜美轻谇道“这个坏蛋,竟然在这个时候……”却看见一个飞球在向自己传来,赶忙伸手抱住。却在这时,下体突然传来剧烈的快感来。原来我此时正一只手拉住她的左腿,另一只手用三根手指戳弄着她的小穴,并且速度越来越快。电流眨眼传满全神,娜美浑身不住的痉挛着,一次次高潮接踵而至,完全淹没了自己。“啊……怎么回事……不要啊~~……怎么……怎么……这样……这个坏蛋!……啊……恩……”娜美下体汹涌的喷出一阵阵淫液,一时间竟连拿球的力气都没有了,浑身不住的颤抖着,球也落在水面上。 


  大家发现了娜美的异常,除了女帝以外,都紧张的看着她。路飞问“娜美,你怎么了?” 


  娜美自知不能让如此羞人的事情让人知道,强忍住越来越高涨的快感,停下了颤抖,微笑着说“呐~我……我刚才……就是……吓了……一跳……哈……哈……” 


  “哈哈,原来是这样啊?”路飞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说“那么我们继续吧~”路飞这个神经大条的人竟然就这么相信了。但其他人显然有所担心,但也都没说什么。 


  娜美说完,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正常着把球抛了出去。而此时,事实上,她的下身依旧高潮迭起着。 


  我在水下就这么玩了十几分钟,看着娜美竟然能挺住这一百倍的快感了。便稍微上浮,用嘴含住了她的一个乳房,一只手则揉捏着另一个乳房,下身一用力,就这么插了进去。“恩……啊……恩……哈……”娜美感到自己全身都传来了如潮的快感,好不容易守住的防线却破裂了。并且越来越大声的呻吟起来,以至于接近喊叫了。“恩……啊……!啊!!恩……不要……啊……!不要……啊!!!天啊……不行了……啊……啊!……”。她的声音吼得很大,而且浑身剧烈得抖动着,全身尤其是脸部像着了火一样越来越红。这种怪异的样子,让大家再次看向了她,并且围了过去。这次不可能再用吓一跳来搪塞过去了,但也不会再解释了,因为娜美已经晕了过去。而此时我已经高速跑开了。女帝搂住了娜美,娜美依旧在轻哼着,浑身颤抖,只不过幅度越来越小了。 


  大家停止了玩耍,把娜美抬到地上后,让小鹿来诊断。可是它怎么也搞不懂娜美到底生了什么病。 


  正在大家焦急万分时,我走了出来,说:“我知道她得了什么病。这是心病,是普通的方法无法治愈的病。” 


  路飞问“那你知道怎么治疗吗?”我笑了笑说:“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让娜美和罗宾跟我走,也就是离开你的海贼团!” 


  路飞反问:“为什么连罗宾也要走啊?而且,而且只有这一种方法吗?” 


  我说“是的。只有这一种方法。”(此时自己神经激活59%能量觉醒9%,战斗力评价:界主颠峰(话说上次貌似打错了,能量觉醒应该是0。01%才对。阶别分化:0。00x%是普通人1~9重。0。0x%是1~9阶神灵。0。x%是1~9阶主神。x%是界主。x是创世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