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LUUDH.COM 噜导航】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或写在QQ签名里,以防丢失


 第一章∶白衣黑裙


  但愿我是只鸟儿,翱翔在天际。


  顺着记忆的残影,飞回到那往日的时光。


  用青春的呐喊,呼出我满胸的郁闷与无奈。


  我要脱逃,脱逃┅┅


  但┅┅脱逃到哪呢?


  累了一整天,什麽都不想做不想思考了,菁将身体投向沙发,好倦。老公一回来就埋在报纸堆里,家事好多好多,加上办公室里一天的忙碌,千头万绪。菁的思维开始慢慢飘了开来,越飘越远。


  白衣黑裙背着沉重书包的日子已远,但始终却没忘记过。快乐的日子永远是在年少之时,那是一个纯真的年代阿!读书对菁来说从来不算压力,她就是有这麽些小聪明随便也能考个前几名的,每日身边死党总有说许多不完的青春情事。上学途中也总有几个帅帅的男生走过,男生们带着一贯愚蠢的傻笑,但却这让青春情事艳丽了起来。自由自在,一片像是永恒的未来展现在眼前,无限的空间,无限的幻想。


  菁拖着疲累的身体收了收神起身看看孩子的功课,也不是不爱这孩子,只是就是怎都无法忍受这些永远教不会的课业,这孩子天生资质普通吧!年幼时从未让父母担心过功课,菁的心又飘回从前了。


  洗个澡上网收个信一天日子就这样过去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菁惊心想到这年华还剩多少呢?生活被无形的网罗罩住,想脱逃却又无力,但真脱逃了又能去哪呢?可是却又这许多的不甘心与不甘愿。


  这些年身边始终有一个情人守着,是个很普通的中年男人,一个不特殊但却给了她无比的爱的男人。想到秦心理起了一阵暖意,但又有泛起更多的无奈,近来这爱情好像也慢慢掉落到一个死水般的漩涡里。当年跟老公也是有着疯狂的爱情,说不完的话语,现在却被岁月生活折磨到这样的支离破碎。


  秦在某一方面是很特殊的,比如他永远有种动力,不安分的想打破一切摧毁一切。但终其一生一事无成,像个落难英雄般只会破坏不会建设,又或许也就是因为这点悲剧的性格吸引了菁。实在说起来秦不过是一个志大才疏的不务实者,漫天的志向没一点实现的可能,讽刺的是这等人却总能得到女子欢喜。


  菁坐在电脑前等着秦的出现,这已成了一种漫无目标的依赖性惯例了。打开电子信箱,收到了两封信件,其中一封是两周前在聊天室里认识的一位网友┅┅李。这个人相当有礼,没题到或暗示过任何见面或其他非分之想,是个相当好的聊天对象,让人毫无压力。


  看着他信里的话让人直想笑出声来,这人相当幽默风趣,总是能逗人笑。文笔也好极了,菁隐约可在信中可看到这人样子,一个诚实不虚伪的中年菁英。就着他的话菁提笔回信,霎时间突然整个人又掉回到那个无拘束的白衣黑裙时代,文思也流畅了起来,写着写着心中感觉一种充实。刚跟着老公时也是有这样的充实感,几年前跟秦也是这样,只是这感觉怎的都无法长久?近来慢慢已经养成等他信的习惯,但这人甚忙,不过三两天内总是会收的到的。


  心里惆怅慢慢散发开来,想当时跟秦也是这般书雁往返,那时写的尽是一些愉快的事情。想起秦数日前抱怨她不再给他写信了,菁也想写,但却怎样也无法拿起当时的心情。菁也不解,为何这回对着初识的人却能毫无拘束的打开心思写上这许多话语?与秦间的情爱有时像绳索一般,自己未尝也像藤蔓般在心里扒紧着秦,这像是个恶性循环,因为关怀对方的每件事而争吵。不见时思念个不休,见了却又像是冤家对头。


  现在几乎无法跟秦写上甚至说上任何东西了,两人除了一些生活琐事外也没东西好谈。当一个人活在生活中是很难幻想的,没有幻想又怎样提笔呢?


  想到秦总是让菁情欲高涨,因为爱吧!单指性来说,秦并不能算是个好情人,但一但起做爱时总是能够感觉到那种生死相许的爱。每每才只见到面而已,下体自然就湿润了起来,甚至孤寂时单单想起他的模样也会如此一发不可收拾。认识秦以前未曾有过这样波涛汹涌的欲望困扰,是秦带着她体认到性的欢愉,却相对也带来了煎熬的苦痛。总是时时盼着秦的进入与冲撞,想着他双手怎样在她乳尖游走,可是实际见面机会却是这样少阿!


  想着想着秦的身影随同ICQ上的小绿花跳跃了出来,看了下写了一半的信顺手存档,心中微微一叹,今夜相会会是在思念中还是争执中结束?无意识边看着李的信边和秦交谈着,身体的情欲又被挑了起来,乳头在内衣里隐隐涨痛着。


  『我好想好想你,你何时要上来看我?』菁这样说着。


  第二章∶受困的白云


  你带来的是痛苦与甜美,丰收及饥荒。


  但愿你能将我的人带走,而不是只带去我的心。


  空着心的人剩的只是躯壳,要用什麽来渡过每个分开的日子?


  我要你想我,亲爱的,但我要告诫自己不要想你。


  越想你你就会让我越空,空到一无所有。


  办公室里的香烟味道熏的让人发狂,菁心想为何总要让这些大男人们肆无忌惮呢?想着心里却浮出秦的影子,秦也抽烟并且烟瘾极大。他知道菁讨厌烟味,所以见面时总是忍着。久之菁主动提起让秦在做爱後抽上几根烟,她看得出秦身体里的尼古丁在蠢动着。宾馆里小小的空间,菁却不曾厌恶过那烟味。念起秦微带烟味的吻,身体难忍的开始骚动起来,难道只是因为香烟牌子的问题?


  寂寞吧!但跟秦一起後就变得更寂寞了。应该说是秦让她看到世间竟然有真情真爱,但却不能日夜相守。吃惯药的孩子,吃一次糖後方知原来糖是如此滋味,日後吃药就苦了,但是吃糖却是伤身的阿!


  下午秦要上来,菁在心中盘算着晚上能混到何时?想着想着又想到秦终究还是要走,又伤心了起来。不是秦要走,秦是如浮萍般的漂流者,菁知道秦想要在她身上扎下密密麻麻的根,却是自己拿不定个想法,其实每次离开情人的是菁自己,菁的心开始抽痛。


  秦的身材并不是吸引人的那型甚至连一般标准都说不上,菁常奇怪自己为何会如此迷恋着他?偷偷拿老公跟秦来比较,秦可说是没丝毫优点,但为何自己就是只想跟秦一起?并不只是说身体的快感,老公也常会让她有满满的高潮的,但不管怎样就好像是缺了一点什麽。其实菁也不知道自己要些什麽,面对秦,她身体整个处於崩溃当中,但又好像要的不光是身体。


  菁自己倒是保养的好,或许天生有些自恋吧!还是女人们的天性?


  接近中年的身材丝毫没有走样,菁在宾馆浴室里对着镜子暗暗的得意起来。胸部依然尖挺,乳头傲然翘立着,腰仍是如此的纤细。小腹这几年慢慢圆润了,虽不如年轻女人般平坦坚实,但却又多了几分柔情。这柔伴着下身如丝般的阴毛,菁感觉出下体开始出爱液,成熟的香味从心底透着爱液淡淡的传了出来。


  秦在身後搂着菁,双手不老实的伸到腿间摸索着。熟悉的手指拨弄着阴核,轻柔的像是夺去菁的每个思绪。就这样随着快感走着走着,突的一阵像是痛楚般的电击,菁身体完全无法听候使唤的软了下来。走回床上的路竟是如此的长,菁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继续增长,脑海里只有着秦的肉棒。


  两人做爱不太爱抚的,三年了吧!向来一直都是这样。好像也不是因为秦爱冒进或不体贴,多时候是菁求着他快点进入体内的。菁个性相当腼腆,往往都只敢偷偷瞧瞧秦的下体,偶然就算吻那,也不敢睁眼看个明白。秦的阴茎应该不算粗壮,起码跟老公比起大概是小了一号,但菁却能明显的感受出他下体在她体内的律动,像是会跟自己心跳一般同步的悸动着。她爱吻他的阴茎,有种完全占有的感觉,菁用心体会着秦的身体与他的呻吟。


  翻过身来,菁感觉出自己下体整个已经湿透了。她扭身抗拒秦的爱抚,要他立刻进来满足她充满她,菁整个人像是被点燃的火炬一般燃烧着。


  进去那一瞬间菁就像昏迷一样,心中满满的甜蜜,不知道是身体的快感还是心里的爱,只知道勾住秦的肩膀。她清楚感觉出秦的身体就在自己里面,就在那儿抽动着,爱液随着阴茎顺着流出沾湿了整个床单。


  『吻我,你吻我。』她忘情的大叫着,心底的爱吞噬了一切。


  家里仍是一样宁静,孩子安静的玩着电动,老公也一如往常专心迷恋着电视。显然下午老公没打电话去公司,原本精心想好为何请假的理由一下子也变的没必要了。宽慰的心刚起却又微微生起气来,孩子功课好坏似乎不关老公事情一般?这家要的只是一个女工。


  身体里面仍残留着秦的味道,细细品味着秦的精液在子宫里流着流着,流到心底深处就这样驻守着。这种感觉就算是如何仔细沐浴过後依然会存留许久许久,会维持个好些天。这感觉并不纯然只是甜美,有时感觉痛楚还要更多一些,一种得到却又没有的空虚。


  想这时刻秦也该要到家了,菁像以往一般坐在电脑前茫然的看着微软开机画面的白云,自己也同这云般被困在这框框里。


  等着秦出现的时间收到了李的回信,已经三天了吧!三天李没信来了。不过这几天里菁心中一直为着秦即将上来而欢欣着,反没去注意到这世界原还有李这人的存在般。李还是一本原样的欢笑着,这让菁感觉心底踏实了些许,心中不免又想到秦。李是像阳光一样的人吧!秦却总是像满怀心事的孩子要人疼着。


  一面写信菁一面笑着,专心到没注意秦ICQ传来的讯息。


  第三章∶失去记忆的午後


  空荡的心走在空荡的午後。


  想抓住一些什麽,却只抓住满把的空荡。


  选择让自己被记忆背叛,好忘记所有的痛苦与欢乐。


  身躯里留着的只是空,没有任何残留。


  喔!还残留了一丝你指尖的烟味。


  秦的时间永远抓不准确,说不见面还好,另人难过的是说要见面了却又见不到,这让期盼许久的心整个突然被掏的空空荡荡。网路上两个人的火气都越来越大。


  每天午餐时总会遇到一个男人。这家自助餐店离菁的公司其实有一段不算短的距离,菁是爱上中午时分一个人独自往来的感觉。孤独的走上一大段路,这让菁满足了一种孤独、被亏待、被遗弃的感觉,有点自我惩罚的味道。


  这男人永远是友善的微微笑着,有时会交谈个几句,一个普通到无法再普通的男人,菁想自己或许永远都不可能记得住这他的长相,这类型的人你总要见到了人才能具体起来。印象中这男人试图邀过菁喝个咖啡什麽的,但菁都用微笑挡了回去。


  唯一有印象的是这男人的笑容,一种亲切感,一种安全。还有就是这人说话没什麽内容,想必不是太有知识之类的,虽然他好像是某大公司的中阶主管。或许也不是说话无趣吧!是因为菁永远不会去注意他说了些什麽,这男人就像空气般存在,又不存在。


  男人带着惯常的微笑,一屁股坐在菁的旁边自顾着吃了起来。菁不自觉的将椅子稍微挪了一下,心想今天下午本来都请好假了,晚上晚归的理由也努力编好了,秦不但不来,刚刚电话里还吵了一架。


  『秦到底有没有努力想来见我?』菁心底悲伤的生气想着∶『都是我在想他,都是我在配合他,他为何一点不体谅我呢?』菁越想越是委屈,想到下午是否该回办公室?想到本来应该是美好的一整个下午。


  『下午有空吗?』男人突然说。


  『嗯!』菁随口应一句立即被自己吓了一跳,意识清醒起来。


  『那一起出去走走好吗?我下午约的客户临时爽约。』男人说道。


  『爽约』两字让菁的心痛起来,突然感觉好空,好想要点什麽来填补。就像是在汪洋大海中,抓到一点什麽是什麽,明知那东西载不了一身的繁重,却也顺手捞了起来。


  车上男人谈着自己的一些丰功伟业,本来菁就不期待男人会谈什麽有营养的话题,这人应该是个业务高手,有点尴尬的气氛也算有本事弄得还算融洽。菁偷瞧这男人,约中等身材吧!说是四十来岁却长的一张娃娃脸。菁心想等等不知道会出什麽事情,心里一下紧张起来。


  男人想必是发现菁突然的沉默,说∶『找地方休息一下聊聊好吗?


  』菁没应话,光只低着头,也不管男人将车开往哪去。


  秦是菁婚後的第一个男人,之後菁也曾有跟人幽会过一次,那回全是一个意外,是一个同事要离职送行晚会後。那天也是跟秦吵了架,两个寂寞的人走在寂寞的街上,那同事藉着酒意吻了菁,那是个擦枪走火的意外事件。那次让菁的感觉是一种填补,没有丝毫的爱,也没感觉过任何对秦的亏欠。菁知道那晚自己有了很大的高潮,不过她相信那是因为酒喝多了的反应。而菁也只记得自己曾有高潮,但,是怎样的高潮?


  怎样的快感?甚至在当时住哪家宾馆?衣服怎脱的?事後怎样回到家的?这一切都忘的一乾二净,唯一的记忆是她自己高潮时的尖叫声。


  『反正只有一次,这事秦永远也不会知道的。』菁心底暗暗安慰自己。


  男人一进房後就抱住了菁吻了起来,舌尖传来淡淡的薄荷香,这男人很懂情趣的,是花场老手。菁的情欲一下就被挑逗起来,两人纠缠着,菁的心打了开来。


  『就这一次!』菁的身体在爱抚中绽放着,心理想着∶『就这样疯吧!享受吧!』


  男人的手像魔术师一样挑逗着菁,让菁的全身如同被羽毛般拂过,不禁呻吟了起来。他舔着菁的下体,轻轻骚扰着小小的阴核,菁感觉到一种湿润穿过下体流了出来。两脚抵住床菁将下身迎了上去,享受无法抵抗的一波波高潮。


  轻轻抚弄着男人的阳具感觉好坚实好巨大是这样的硬挺,忍不住菁俯身含住了阳具,塞在嘴里是这样的满,这样饱足。男人闭起眼睛陶醉着挺起下身将阴茎用力往前送去。菁突然感觉整根肉棒全进了口里,穿进了喉咙,就像是整根都吞掉了一样。菁从没发现自己竟然可以满足这样大只的家伙,更兴奋的奋力的吞食起来。龟头在口中不安分跳动着,菁用舌尖轻舔着,绕着龟头转着,男人阳具突然暴增,菁赶忙松开口来怕男人要射了。


  菁不敢碰触,怕男人没法忍受住刺激。她瞧着还带着口水的阳具一抖一抖的颤动着,像是有着自己的生命,像是在招呼着菁,菁爱极了这玩意儿,简直就恨不得吞了它,用尽所有可以吞吃的地方。


  巨大的肉棒戳进来时让菁感觉好满,身体开始发抖晕了起来。


  『好强喔!好强喔!戳我,用力点。』口中喃喃说着,接着一股热流冲过了子宫。


  『就这里,哥哥,用力别停,就是这里。』菁忘情的呼喊着,男人的肉棒插的菁昏乱起来,小腹一阵阵酸麻,酸到了极点,突然像是全身力气一下子放尽了,软了下去。


  菁本就是不耐久战的,每回高潮後必定要喘上一下才能再来,这男人却是不知,依然努力卖弄着。


  菁求着他说∶『哥哥,你停停吧!』


  男人停住了动作,汗水一滴滴的流到菁的乳房上。这让菁有些不悦了,菁是极爱清爽的,本来的狂乱的情绪慢慢清醒了过来。


  但男人阴茎突然在菁体内跃动了一下,菁又疯狂了,她完全无法控制身体欲望的索求,菁打心底起了一阵悲哀。脑海里想这男人是如此的粗俗,身体却是像被海浪般拍打,一阵阵高潮袭来。渐渐的脑海空白了投降了,感觉不出日月星辰,感觉不出天地方向,只是尖声呼求要男人更多给些。


  今天的菁跟以往都不同,变得贪婪且无止境的需求,这是菁这一生中最满足的一次做爱。


  男人的精液像蛇般喷洒出来,喷到菁的的整个胸部,脸上也沾了许多。男人累的伏在菁的身上喘息着,精液跟汗水混合在一起,也分不出来是谁是谁了。


  感到一身的脏粘菁挣扎起身冲洗,浴室里菁感觉下体仍含着肉棒般,一种完全的饱满,自阴部延伸到脑海中。


  『很矛盾不是吗?这人真的让人如此生厌,但却又同时有着如此的魅力。』菁心里又转念想着∶『他还能再给我一次吗?』想着想着轻笑了起来。


  回到家里一切都和预期一样,老公没知觉的根本不需要去担心什麽。菁和往常一样忙完了家事後坐到电脑前面,突然惊觉自己一整下午都没思念起秦,好像秦完全不存在一般。又想回想下午发生了什麽事情?


  脑海一片空白,只知道好像应该是很快乐的样子,但所有细节却是全然消失。那男人的样子?声音?都想不起来了,甚至连怎回家的都忘了。


  记忆中残存的只有高潮,汗水,以及那男人的指尖。


  菁笑了笑,猜自己明日以後还会不会去那家店吃午餐呢?顺手开了电脑,心想一夜情不就是只一次吗?这算一夜情还是半日情?还是根本就是无情?


  ICQ跳着,秦说道∶『下午我去你公司┅┅』菁的神经整个乱了,手抖着就是打不出字来。


  『你去哪了?』连续的讯息像海水般传来。


  『我身体不舒服回家了。』菁只能尽力挡着。


  『你不在家,我去过,你儿子说你放学後你都不在。』『你┅┅你跑来我家?你太过分了吧!』菁突然感到一阵羞辱。


  『我只是担心,我好怕你出事,你放心,我说我是保险公司的人,不会有事的』


  『你追查我?』菁的情绪开始激动,试图用愤怒来掩饰自己的害怕以及愧疚,眼泪却不停的流着,流着┅┅,字越打越快,语气也越来越坏,手上打出去的每个字都像刀一般的锐利,而秦却像断线般冻结在哪,一句话也不回。


  久久後菁也停住了,说道∶『我对不起你,但相信我,我只爱你一个人。』菁挣扎着想保留一些什麽。


  秦说∶『你知道吗?我从没想过你会如此。我正在哭。』


第四章∶唯一的记忆


  从未获得什麽,所以也未曾失去什麽。


  所有的梦都停留在纯真时代,其他都被选择遗忘。


  那株古木,还有那群短发少女。


  拒绝在梦境中继续成长,因为那是我唯一拥有的。


  离开哪,纯真已逝。


  午後相当闷热,菁换了一个自助餐厅吃饭已经要三年了。三年前的故事像癌症一般死死缠绕着她,到两败俱伤,到同归於尽为止。


  菁永远记得事情发生後的次日清晨,当她离家上班时发现秦红着双眼站在对街骑楼下,显然是连夜赶了上来。前一夜两人几乎是无语直到秦主动断了线,菁自己也是一夜辗转无眠不知未来要怎样面对秦。谁知道该面对的这样快就来到了眼前,菁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该怎样是好。


  秦走过街来,二话不说几乎是半拖着菁上了计程车。台北市只有清晨还算是正常一些的,人人都忙着像赶刑场般的上班,而这两人却进了一家宾馆。


  秦吻菁的样子像是没了明天,菁只感觉心痛,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停不下来。秦将头埋在菁的胸前向孩子般的也哭了起来。


  菁只能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两人就着样抱着哭着。


  秦突然起身,头也没回的走出了房间,就这样秦没再出现过了。


  菁呆呆的坐在房里,盯着地毯呆呆的看着,地毯上的绣花幻化成无数秦的身影,每个身影都带着无数的孤独。菁脑袋一片空白,直到柜台电话来问要不要续房时才警觉就要中午了。起身时发现胸前洋装上一片泪痕已乾,这件洋装菁没再洗过,放在菁衣橱开门显眼处,足足就这样看了三年。


  换了另一个遥远的餐厅,吃完饭的菁回到了公司楼下。骑楼机车上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永远忘不了的痛。岁月并未在秦脸上刻出什麽伤痕,或许他本来就一身伤再也无处下刀了吧!依然颓废的神情,依然驼着永远打不直的腰,依然让人心疼。


  两人无语走到隔壁巷里的咖啡厅,秦点起烟,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近来好吗?』秦一脸疲倦的说着,他从来就是这样的疲倦。


  『嗯!还好,日子就这样过吧!』菁心虚的说着。


  『家里呢?』秦有些含意的问到。


  『都很好,老公还是老样子。』菁犹豫了一下,停了停,抬起头来直视着秦接着说∶『我现在身边有一个朋友陪我。』秦又点起一跟烟,这烟味让菁想哭,跟李爱抽的牌子不同吧!为何三年了还是忘不了这味道呢?为何所有的记忆都淡忘了,只有这呛人的烟味留存?


  『喔!我也还好,老样子,今天顺道过来看你。』秦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凄凉。『你上班时间要到了吧!我还记得的,呵!』菁跟在秦的身後走着,秦没回头,菁呆呆看着他的背影正在消失。心想∶『三年前我因为欺骗失去他,三年後却又因为诚实再度的失去。』想着生命如此的矛盾不禁笑了起来。


  夏日的台北阳光依旧,菁却感觉好冷好冷,心想该回办公室里加件衣裳了。


  菁习惯下班回家前绕去李那转转,有时带点菜去,这人也是个从来不会料理自己的人。近来跟李也是弄得乱七八糟,没事就斗嘴个没完。说爱也是爱,但也不知怎的就是让人心烦的不得了。


  下午市挤满了上班族,传统市场总让人有种亲切感,像是回到童年时陪母亲买菜一样,这是菁近来最爱逛的地方了。


  突的看到菜摊上放了几把滴着水珠的青菜,菁脑子里突然像停电般轰的一声什麽都记不起来了,只知道这菜是如此熟悉,像是与她命运间存在着有某种神秘切不开的宿命。


  『这┅┅这是什麽菜?』


  卖菜的欧巴桑见怪不怪的回说∶『空心菜』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