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LUUDH.COM 噜导航】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或写在QQ签名里,以防丢失




 我是琳,我结婚了。


  但是我的小老公不喊我老婆,而是喊我琳姐。


  我不想听到老婆这个词,因为这会让我想起第一段失败的婚姻;我承认我还忘不了前夫,毕竟我们有多年的感情,毕竟他是我第一个男人,毕竟第一段婚姻失败,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对于我的第二段婚姻,谈不上有多么深厚的感情基础,但是我努力的在经营。


  因为我知道,这段婚姻,是维系我父亲和我公公事业的关键。他们的事业谈不上合法,也谈不上什么光彩,但是能带来钱,大笔的钱。


  有了钱,就有权;有了权,就有钱;有了钱和权,就有尊严、就有光彩。


  我的第二段婚姻,掺杂了太多利益,我的婚姻,是维系这条利益链的关键。


  所以,这段婚姻,我输不起,输了,我和我父母就一败涂地。


  这段因为利益结合的婚姻,唯一让我惊喜的地方就是我的小老公。


  是的,小老公。


  我的小老公叫君,君子如玉的君。


  我们结婚的时候,我已经29岁,他才24岁,刚刚大学毕业。


  我经历过三个男人。我的前夫是个性感帅哥,我的前奸夫是个气质熟男(虽然这个渣男害的我很惨,但是卖相还是很不错的,不然也不会把我勾上手),至于我的这个小老公,是个温润如玉的正太。


  是的,正太,相比我之前复杂的经历,君的前24年几乎美好的像一幅画、纯洁的像一张纸,这种人生经历,你期望君会有什么复杂的性格吗?


  轮吸引力,君确实难以和前夫和前奸夫相比,但是君也有他自己的魅力。


  他的魅力就在于他的青春活力和纯洁可爱。


  和君在一起,我非常放松,他比我小、没什么心眼,结婚之后基本对我百依百顺,我完全掌控着婚姻中的主动权。


  在床上,虽然他的家伙没前夫的大、花样没前奸夫的多,但是他年轻、有活力,基本每晚都想要,而且非常舍得下力气,只要我表现的够浪,他可以坚持做很长时间。


  最疯狂的时候,他曾经一晚上让我高潮不下十次,操的我连腿都合不拢;我以为他前晚那么疯,第二天应该老实了,结果第二天晚上他还是在我身上打了一炮才沉沉睡去。


  小时候我家里并不算富裕,我也从来没想过我这辈子会发财,但是,这第二次婚姻,却让我、君,以及彼此的家庭享受到暴富的滋味。


  我们结婚后,靠着我父亲的权利护卫,君的父亲所开的地下赌场生意越做越大,财富就像啤酒杯上的泡沫,一下子涌了出来。


  1000万,许多人要奋斗一辈子很能都赚不到这个数的一半,但是,君的老爸每年都可以赚这个数。看清楚,是1000万的纯利,是刨除所有成本后的纯收入。


  靠着赌场的金钱开道,我父亲在官场上也混得如鱼得水,很快就成为市里的公安局长。


  这场婚姻,让我们二个家庭双赢。


  目前来看,我的第二次婚姻近乎完美,年轻的老公、巨大的财富,一个女人所能想象的东西,我在不到30岁的时候就全部拥有了。


  但是,面对这一切,我怀着一种深深的危机感,因为我知道,我们的婚姻被太多人惦记着。


  一个二婚的尤物美女、一个单纯的少年老公,以及每年接近1000万的赌场纯收益;这场婚姻聚集了太多美好而脆弱的东西,换成任何一个人都很难不动心。


  巨大的财富、性感的美女、还没有保护能力的少年,这样的婚姻,这样的家庭,怎么可能不招人惦记了?


  我清晰的意识到我的婚姻是个战场,各种人会夹带着各种欲望,窥探我的婚姻,如果有机会,他们会像狼一样涌上来毁灭我的婚姻。


  我不但得做好一个妻子,还得准备成为一个战士来捍卫我的婚姻。


  在这个婚姻的战场上,欲望既是敌人的武器,也是我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