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LUUDH.COM 噜导航】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或写在QQ签名里,以防丢失



这是五一期间发生的真人真事,我从来没想过会发生在我身上,但是强烈的成就感让我忍不住把他写下来,与诸位分享。


    4月30号 上午,因为要接待一来宁的重要客户,只得把老婆小孩送上火车让她们先回老家,出了火车站,深深吸了口自由的空气,心情好得只想哼几句。申明一下,我和老婆感情很好,只是兄弟我是个好玩的人,这种暂时失去组织监督的快乐我想诸位大大也应有同感。


    取车,过玄武湖隧道,回公司等客户。艰苦的谈判,口沫乱飞,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各退一步,握手言和。看看已是下午2点多了,留客户吃饭,被婉拒,说是要赶回去过节,新生代的好男人啊,我赞叹不已。


    下楼,公司旁边有家悠仙美地,来了份简餐,狼吞虎咽完毕,点杯雨花。俺开始考虑如何过一个有意义的五一。电话联系几个老友,。。加班?。。。回老家?看来只有俺是个闲人啊。叹口气,正准备招手买单,运气来了。。。隔了三张茶座,有一个妹妹,落寞的坐在那里,浅白色的长裙,胳膊修长,胸部饱满洋溢着青春的气息,重要的是,脸上清楚的写着无聊和寂寞,老狼我阅人无数这点阅历是有的,惊艳啊,上还是不上?说实话,老狼我底气不足,盖因先天不足,爹妈没给我个好相貌,虽说不丑,但绝对不帅,浓眉小眼,啤酒肚,泡妞的致命伤啊,无数次的失败已严重打击了俺的自信心,尤其这两年发胖后,俺的几次艳遇已主要靠金钱开道了。。。


    正准备放弃,转念一想,俺老师说得好,没有考场外的举人,不敢去试,永远没有成功的喜悦。再说大不了走人,俺又不损失什么。主意打定,俺起身,换上最儒雅文明的笑容,“请问,可以坐下闲聊几句吗”


   妹妹抬头,一脸的意外,犹豫,“我们认识吗”


   “把我当坏人了吧?正因为不认识才想认识你,不知我是否有这份荣幸”我心有不甘。


   "请坐吧,我一会要走了”妹妹很聪明啊,婉拒,这是婉拒,等等,妹妹语调生硬,好像是外国人呐。


   “呵呵,妹妹你是日本人,还是韩国人?”“日本人”


    靠,小日本,老子糗大了,转身想走。“先生不会因为我是日本人就不想认识了吧?”日本妹妹到来劲了。不能丢这份脸,“呵呵,我到不是愤青,只是对日语不精通”“我中国话很好的,请问什么是愤青?”好个屁,一张嘴,俺就听出来了,愤青都不知道,老子今天就要当一回愤青,一膤国耻。


    “好吧,为了中日进一步加深了解,聊聊吧”俺这是反客为主,好像是却不过日本妹妹的邀请似的。


   “我叫樱子,请多多指教”,妹妹低头一笑,脸上一抹羞红,不得了,偶的神啊,徐志摩的诗在心理出来了,“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水莲花不胜娇柔。。。”


    振作精神,聊,再聊。。。。。。对不起诸位,我现在真的记不清都聊些什么了,从樱花到奥运,从千味拉面到南大旁青岛路的小吃,小狼我也是南大毕业的,校友啊。以前朋友夸我铁嘴,现在偶信了,十分钟过去了,半小时过去了,妹妹没走。


   聊天得知,妹妹北海道人,家里还有个姐姐已出嫁了,南大留学生,中文专业,24岁,来中国2年半,回去过一次,假期做翻译赚钱,男友在日本银行职员,上个月传来跟她好友小泽惠子结婚的消息。。。神啊,这样家道一般,刚跟男友分手,且心有怨恨,长期在国外少人关心的妹妹居然被我碰上了,俺的春天快到了。。。。


   “樱子,不介意的话,请让我向自己的妹妹一样对待你,我一直希望有个像你这样可爱的妹妹”靠,我的语气怎么象小日本一样,汗。。。


   “太意外了,很高兴有个中国哥哥”妹妹满脸意外的惊喜,毕竟是小日本啊,一本三国志就被他们当作智慧的圣经,欲擒故纵这招中国的狼友谁不会?没想到她居然这么相信,等会到床上让你叫亲哥哥。。


    不觉已经6点多钟,“走吧,樱子,哥哥带你尝尝真正的南京美食”樱子犹豫了一下,高高兴兴站了起来,买单时樱子坚持AA,我毫不犹豫的挡住了,要及时树立大男子形象,故意沉着脸说“记住,我是你中国哥哥,在日本哥哥会要自己的妹妹买单吗?”“太谢谢了”许是只有一个姐姐从来没试过哥哥式关心缘故,樱子有种异样的感动。


    开车到狮子桥美食一条街,五一节的缘故,人潮汹涌啊,步行街两边的人造桃花分外喜庆,樱子惊喜的抓住我的手,“看,很象樱花哎”。哈哈,樱子对我已不设防了。。


    撒尿牛丸,回味鸭血粉丝,东北乱炖,新疆烧烤,北京糖葫芦,樱子像小孩一样的快乐,揉着肚子说再也装不下了。下步咋办,要想上床,还是离不开大乱,小乱,或1912这几个罪恶的温床啊,看看表8点,早了点,“樱子,带你去逛夜市吧”“好啊”


   开车,挤到三牌楼,广东路,唉,马台街夜市搬到这只有一部分,新民路好象有一部分,可惜再无昔日风光了。我已失去游玩的兴致,“走啊,哥哥”樱子到是兴趣盎然,可怜的日本小妹妹,俺泡夜总会的小姐时也不敢带她到这里啊,汗。。


   逛了半天,悄悄买下樱子眼光流连的两样小东西,一个亮光闪闪的小熊造型发卡,一个长江7号毛绒绒,悄悄返回藏在车上。时间差不多了“妹妹,咱们去大乱hai一下好吗”“好啊”还是日本妹妹温柔啊,几次提议都没反对,一切以男人意志为准绳啊,不知带她去宾馆,她是否也说好呢,我一阵乱想,咽下几口口水。


   大乱,人真是不少,有不少老外,“来瓶黑方”“哥哥,我不能喝酒的”妹妹眼波流转,不好,她怀疑了,也难怪,现在想泡妹妹的狼,哪个不是带到酒吧先灌醉再下手的啊, “黑方我喝,你喝一杯果酒陪陪我意思一下就行了”樱子不好意思点点头,我起身假装洗手,走过吧台,递出一张老人头给小弟,“果酒度数高点”,小弟懂事的一笑,搞掂。哼哼,任你奸似鬼,今天叫你喝了老娘的洗脚水。


   半杯果酒下去,樱子的脸已胭脂红了,蹦了几曲后,玩骰子,输了的喝酒,樱子已放开了,第二杯端上很自然的接过来,再蹦,再喝,每人讲段笑话喝,一件难忘的往事喝,老狼是无数次商业接待中摸爬滚打过来的,跟我斗?“哥。哥,我。。恐怕。。喝。醉。了”呵呵,谁说果酒不醉人。


   “樱子,我送你回公寓吧”假惺惺啊,我鄙视我自己


   “給。。您。。添。麻烦。。。了”“你是我妹妹嘛,不要见外”俺不怕麻烦,就怕不麻烦,嘿嘿。。。


    把樱子扶上车,直奔玄武饭店,开房,扶樱子,进电梯,入房,抱到床上。动作一气呵成,多亏坚持打网球啊,俺胖归胖,有肌肉啊。


    “。。哥。哥,这是。。在哪里”樱子觉得有点不对,睁开眼睛,醉眼迷离,睫毛很长啊


    “妹妹,你喝醉了,送你回去不方便,到这休息一下”


    “啊”樱子楞了一下,好像明白了什么,皱眉思考一下,好像在做决定。


    “哥哥,你是真心喜欢樱子吗”“当然了,认识你我象做梦一样,不敢相信”


    “那好,来吧哥哥”啊,我有种被识破后的狼狈。好精明的日本妹妹,怎么办,上吧,她肯定把我看成色狼,不上吧,很可能证明被她识破后的祛儒,怎么办,脑子高速运转中,上不上?上不上?狭路相逢勇者胜,靠,亮剑精神,敢于亮剑。


    “呵呵,樱子,我确实喜欢你,不仅仅是兄妹的喜欢”


    “那你为什么还要我做你妹妹?”


    “我怕你拒绝,然后再也见不到你”汗,此话说出口,自己很耳熟啊


     感动,樱子绝对感动,扑过来,趴在我肩上,吐气如兰(果酒味)“哥哥,中国的男人真的很好,我喜欢你了”


    靠,再不上,偶还是人吗?南京的狼友,全国的同胞唾沫会留情吗?小弟弟仿佛听到了李云龙恶狠狠的声音“给我冲”


    搬过樱子的脸,我狠狠吻了上去,舌头顶开她的唇齿,开始搅动,俺的安禄山之爪一上一下攻城掠地,偶的神啊,樱子的咪咪如倒扣的碗,不,大碗果冻,弹性十足,乳头很小,偶摊开手掌,用掌心轻轻摩擦,靠,硬了,硬了,另一路大军,沿裙边紧贴大腿而上,小心翼翼,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一下抓住目标-地下指挥所,樱子身体猛地一抖,双手搂住我脖子,手指轻扯我头发,动情了吧,嘿嘿,鸭子快熟了,不必担心她飞了。集中兵力,各个击破吧,一手固定,一手拉开背后裙子拉链,樱子扭动身子,脱开狼吻,轻轻脱去长裙。


    脑海不知怎么想起米老鼠的声音:“哦,演出开始了”绝对真实, 靠,偶什么时候变这么搞笑。狂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