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LUUDH.COM 噜导航】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或写在QQ签名里,以防丢失




 刚刚接触QQ时是多年前的事情了。我的一个哥们在单位是秘书,单位给他陪了一台电脑,那时候电脑还不普及,我们单位也没几台电脑。有一天我在他跟前晃悠,他说:你没事去帮我聊天吧?我问怎么聊天?他就教给我在QQ上聊天。当时打字还不怎么着,半天蹦一个字。别人找我说话,我就回上一句,没事我就看他的聊天记录,看他是怎么聊的。他和别人聊天都是云天雾地的瞎侃,什么他是清华大学研究生命工程的了等等,我看后偷偷的发笑。 


  时间久了,打字稍微快些了,也能基本跟上趟和别人交流了,那时候认识一个外地的网友,我们相距2、300公里,叫蓝,年龄小我一点,聊的还算是投机。她老公是某单位经理,她在哪家银行上班,现在想来应该是营业所的事后监督什么的吧。 


  聊的时间长了,什么话也都说的开了,她老公是二婚,比她大8岁,先前有个女儿,和她结婚后又生了个儿子。现在她和儿子一起睡,她老公和女儿各自独睡。问及他们之间的感情,她不无冤屈的讲述着她老公和以前的小保姆有过一腿,被她撞见,两人闹了一阵子后不了了之。现在基本10天半月也不同床一次,彼此之间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 


  我开始装作关心她,其实却是在撩拨她。我问她那么年轻(起码比我年轻),无性生活什么感受?她说那有什么办法……他(老公)老了吧?对这一方面不是怎么热心。 


  我心里念叨:他不热心,怎么会跟小保姆勾搭成奸了呀?说不定现在是在外面忙活,在家里闲着呢!现在的领导不都是这样的吗? 


  后来她给我发了一张照片,眉目清秀,却有点呆板,模样一般般,我心里很是失望。我问她:这是你吗?她告诉我说:“是我的一位好姐妹,在某学校教学。”我莫名其妙:“你给我发别人的照片干什么呢?我又不认识她。” 


  我这么一问打开了她的话匣子:“她也上网,以前我们在一起,现在她调到某某学校了,所以我们现在只能网上或者电话里说话。她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男人,他们都好了一年了…” 


  我对这些事情本来就有兴趣,加之我在捕捉她话的寓意,于是我故装不懂的问她:“怎么个好法?不会是见过面了吧?”蓝“嘻嘻”两下说:“何止是见面啊,都那个了…” 


  呵呵,我真的来兴趣了:“哪个了?上床了?”“嗯。”我故作诧异:“她可是教师啊,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她有老公吗?”蓝告诉我:“有老公,但是感情不怎么样。她就偷偷的跟网友约会。她什么话都和我说,她说现在她也想开了,该享受的就要享受一下,否则是自己虐待自己…” 


  我半天无语,不知道说什么好,那时候我还很腼腆,很传统。想了一会,壮起胆子问她:“你想享受吗?” 


  “我又没有情人,我怎么享受?” 


  我说:“如果你愿意,我去找你嘛。你想吗?”蓝蓝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问是问我:“你愿意来找我吗” 


  有门,我按捺住自己激动的心情说:“你把你的照片发给我看看吧,别到时候我找你却不认识你…” 


  “没有好看的照片,明天给你照一张,让侄子扫描以后传给你吧。”那时候数码相机还不普及,只能用胶片相机照好以后在扫描,很麻烦的。但也只能如此了,我不能不知道什么长相就跑几百公里去见面吧。 


  每次上线我都追问照片的事情,好几天以后,终于把照片传来过来,短发,短的让我不习惯,小脸胖乎乎的,大眼睛,说不上年轻也谈不上漂亮。但是毕竟是第一个给我发照片的女人啊,况且如果我愿意去找她,就会成为我身下的女人了…心里一阵小激动…最后相互告诉手机号码,然后我就跟她谈论如果去找她,她会如何如何接待我。那么远的距离,我不能打无把握之仗啊!一切谈妥,我就为见她做准备。 


  一个星期六的上午,我跟老婆请了假以后就匆匆忙忙开着我6年的破“现代”车一路飞奔,跑了3个小时(那时候到她那边还没有高速公路,但是也没有查超速的),才到了蓝蓝所在的城市。打电话,问住哪里,她告诉我住到民航宾馆。我一路辛苦的问东问西找到民航宾馆,登记个房间上去,TMD,竟然是和楼层服务台对面,我心里很不爽!一进一出都在服务员的掌控之中!想下去调一调房间,但又没有充分的理由。唉!带着不悦进来房间。拿起房间的固定电话(长途很贵,市话免费),告诉她房间号,然后脱衣洗澡——冲一冲身上的汗味嘛。 


  简单一洗,就出来了,心里扑通扑通的不定神——第一次见网友,而且是目的性很强的见面,说白了,就是冲着性而来的。还不知道蓝蓝其人的真实面目呢,更不知道见面以后会是什么状况,一切都是未知数。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穿上内衣裤坐在床上边看电视边犯嘀咕。 


  “笃笃笃”轻轻的叩门声让我又是欢喜又是不知所措,但对面是服务员,不能在她面前露出破绽,迅速起身开门,蓝蓝欺身而入,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出现在我的面前,还是圆乎乎的脸蛋,笑眯眯的看着我说:“让你等急了吧?我接到你的电话就急急忙忙的打车过来了…” 


  “没有,我也是刚刚冲了一下,这不?头发还没干呢!”我只能这么说了,总不能说我等的不耐烦了吧。我把她让在床边坐下,不好意思的看着她:个子不高,最多1米6,小脸张的很喜颜,胸部鼓鼓的,小腰也不细…“你什么时候来的?跑了几个小时?”蓝蓝仍然笑眯眯的问我。 


  “半上午出发的,跑了3个小时左右吧…” 


  “跑了那么长时间啊?你们那离我们这里有多远啊?” 


  我心想:这还算慢吗?我都100多码的时速了啊…我告诉她:“大概有300公里的样子,路上车多,不好跑,但我这可是全速前进了啊…平均车速100公里了,再快了就不安全了,普通公路平均车速100公里不算慢了啊。” 


  “嗯,安全第一,来了就好…” 


  我不想那么多废话,就从我的床上下来到她跟前,扶着她的双肩问:“我来了你喜欢吗?” 


  “嗯…”她笑着回答我,脸上多了份妩媚的表情…我试探着去搂抱她,她也回抱着我…我放心了,我加力搂紧她,用我的胸膛紧紧地压住她的双乳,用我的胸膛感受着她双乳的弹力。我亲吻着她的面颊,她则回吻着我的双唇。我还真的有点不大适应,毕竟是第一次面对面的接触网友,我对接吻不怎么感冒,但我也不能回绝,回绝就意味着有可能会出现不和谐的场面。吻就吻吧,你吻我的嘴巴,我抓你的咪咪! 


  我把她压在床上,手伸进她的衣服,却进去不她的内衣,内衣很紧,我只能在内衣外面抚摸她的咪咪,我心中不甘,开始动手解她的衣服。外罩脱掉了,毛衣脱掉了,里面有件很紧很紧的内衣,上面有很多个扣子,我一个一个的解,很费事。我不解的问她穿这么间衣服干什么?是怕我强 奸你吗? 


  她有点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是我太胖了,就穿这衣服把肉裹起来……”然后她自己解开剩余的扣子,我帮她扒掉,一双咪咪不算小,忽悠悠的乱颤颤,下面的毛毛不多不少,倒三角形铺在阴阜上,我伸手想捞摸她的逼缝,却被她支开我的手说:“我来的慌,出了一身汗,我冲一下吧…” 


  我不置可否,其实我感觉到她身上的汗渍了,但我没有说明罢了。按常规我应该趴在她咪咪上大吃一顿的,但感觉到汗津津的,就免了…她去洗澡正称我意。 


  冲洗完毕出来,我已经脱光衣服盖着薄被恭候佳阴了。我一把将她拉到我的床上,扯掉她身上的浴巾,全裸的她一身胖肉真的又可爱又多少有点失望——我不喜欢肉感十足的女人,当然,很骨感的也不是我的最爱。 


  我将她拥至怀里,揉着她大大的乳房,闻着她刚刚沐浴后的体香,我的下身挺了起来,顶住她的大腿,我弯身伏在她的腿间,抚摸着她的毛毛和缝缝,上尖下圆,阴唇不大,颜色不黑,还略显红润,掰开,粉嫩的阴道壁之外看不到别的什么,我趴上面闻了闻,还好,没有骚味,刚刚才洗过嘛。但是我还是不喜欢动嘴。原因是:1、第一次见面,男人也应该矜持些;2、初次见面,感情不深,没有那个欲望;3、别人身下的女人,想到逼逼里曾经被别的男人横冲直闯,多少心中有些忌讳。 


  分开蓝蓝的阴缝,阴道口下端有个撮撮,我问她的逼逼怎么和别人的不大一样呀,她告诉我说的生她儿子时破裆了,缝了几针……我说那一定很紧吧?她笑了: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我轻轻地用手指摸索着她肉洞里的风景,软绵绵肉乎乎湿滑滑的,阴水湿润了我的手指,蓝蓝轻声低吟唤起我强烈的欲望,我扶着硬梆梆的鸡鸡,在她的洞口磨蹭了几下,一用力,我和蓝蓝同时“啊”了一声,我问她“疼吗?”蓝蓝说:“不是疼,是刺激…”我心里暗道:“你不疼,我可有些疼痛啊…”我低头下看,原来随着我鸡鸡的插入,她的阴道口的小阴唇也随着我粗硬的阴茎一并带入…怪不得感觉疼痛,原来如此…我不得不重新掰开她的两片阴唇,让我的阴茎包皮前撸,再次用力,扑哧一下我的宝贝已如数进入。果然比较紧,有一定的束缚力,湿滑温热的肉肉吮吸着我的鸡鸡,我挺动腰身,每一次抽插都撞击着她的宫颈,还嫌不过瘾,干脆掀起她的双腿,扳着她的肥腰,猛力的冲撞着。身下的蓝蓝禁不住的大声“哦哦”着,我不得不捂着她的嘴,防止她的叫声过大而惊动对面的服务员…我仅仅的搂着她,抖动着屁股,压着她硕大的双乳,突然一个激灵,强烈的快感促使我射精的欲望,我问她:“我要射了,可以射进去吗?”“嗯,可以,射进去吧…”我猛插几下,一股股精液射向了原则他乡的蓝蓝体内,蓝蓝的阴道也一张一合的收缩着。我带着满足,伏在她身上,我们相互紧紧地搂抱着,大口的喘着粗气…蓝蓝则是红晕拂面,笑容可人…我的阴茎无力的在她体内抖动了几下,才软绵绵的退缩出来,我拿起毛巾捂在她的逼逼上,而我滚身下床直接去卫生间冲洗去了。 


  回到床上,我俩并排仰卧着,我搂着她的肩,左手搓揉着她软大的乳房问她:“我是不是太快了?”她摸着我的脸笑着说:“不错不错,你的太长了…可得劲了…” 


  我知道我的勃起时也就是14、5公分,就算得上长吗?有点怀疑她的话,便问她:“我的长?比他的长?” 


  “嗯,你比他的长些。” 


  “我有他的粗吗?”我还是要弄个心里踏实。 


  “喔~~~~差不多吧……” 我不甘心:“差多少啊?我们俩到底是谁的粗啊?” 


  “真的你们俩的粗细差不多,他的比你的粗一点点吧…” 


  “你喜欢粗的还是长的啊?” 


  “喜欢长的…喜欢你的!” 


  虽然我不大相信她的话,我觉得她这样说是为了让我高兴,但是我还真的有点平衡了,没她老公的粗,但起码比她老公的长嘛! 


  当我再次用手指头挑逗她的下身时,她说:“你走了半天路了,咱们又玩了这么久了,你挺辛苦的,你也该饿了,咱们找个地方吃点饭去吧!” 


  我说好吧,穿好衣服一前一后出去,找到一个餐馆,两荤两素,要了一瓶跟酒桶式样的半斤装白酒,我问她:“你喝吗?”“我陪你少喝一点。” 


  我们回到宾馆房间,坐在床边,打开电视,她笑容可掬的看着我,带着期盼和娇柔,让我感觉她比刚见面时漂亮很多,妩媚中略带羞涩地问我对她的印象和感觉怎么样,我先实事求是地把她的优点一一罗列,然后违心地将我不满意的地方也委婉地说的很好听,夸了一番,惹得她开心的搂着我的脖子亲了起来。我也第一次跟她真正的接吻。做过爱以后再接吻,诸位狼友不多见吧? 


  亲了一会,她试探着问我:还要不要?我说反正我一个人住这里,你也不能留在这里陪我,弄一盘就弄一盘,弄累了我好睡个好觉。 


  她听我这么一说,立即把手伸向我的裤裆轻轻地揉着我的下身。我感受着她的温柔的同时,鸡鸡稍微有了反应,于是她就解我的腰带,我们俩都把衣服脱了个精光,我搂着她那很具肉感的腰身,用我的胸膛摩挲着她的雪白而有硕大的奶子,下面我们俩的毛毛缠绕在一起相互的摩擦着,我的肉棍在她肉缝处来回的乱闯乱撞,她双手搂着我的屁股使劲的往她身上揽,我挺胸翘臀试着用阴茎自己寻找着洞口。由于才做过一次,刚才的爱液还遗留在她的逼逼里,很容易的就滑进了她的肉缝里。我快速的抽插起来,由于酒精的作用,我也撕开了脸面(面对经理年轻的夫人,我多少有些顾忌),大声的问她:我尻的得劲不得劲(尻:我们这里的土话,就是插、操、肏的意思)?她吐着热气喃喃道:得劲,得劲,乖尻的可得劲了……(操!宝贝也不喊了,改成乖了,好像我比她年龄还小似的)。 


  “有你男人尻的得劲没有?” 


  “比他弄的得劲…“” 


  “哪里比他得劲?” 


  “你动的比他快,插的逼他深,都捣到我的花心了…” 


  我不无得意地更加卖力的把她的双腿高高抗在我的肩头,用尽全力猛插着她,我低头看着我的鸡鸡一次一次的没根的插进平时在她的逼里的情景,再想着她平日里在单位(她和老公一个单位,她是会计)受到包括经理在内的大批干部职工另眼看待的尊贵夫人,想着却在我的胯下被我插的欲仙欲死的,还不时的夹杂着浪叫声,我感到非常的自豪和满足。由于已经射过一次,加之酒后反应迟钝,所以这次这么的用力抽插,还是没有一点射意。 


  她看我喘着粗气,额头浸着汗粒,不无感动又充满爱怜地说:乖,你歇歇,我弄吧!我说“好”,把腿移到前面,放下她的双腿,搂着她的腰肢,双手用力把她揽起,坐在我的腿上,逼逼始终还牢牢的套在我的鸡鸡上,我抱着她挪了挪位置,半躺在床头这样更有视觉的刺激,可以清晰地看着我的肉棍在她逼逼里来回吞吐,小阴唇也附着我的阴茎一吸一吐的,我俩的毛毛上沾满了乳白色的粘液夹杂着白色的泡泡。我也配合着向上顶着臀部,使我的鸡鸡尽可能深的插人她的阴道,捣着她的宫颈,她的阴道又出现了有节奏的收缩,我知道她又兴奋了,我挺她也更加用力。 


  她坐在我身上弄了不到10分钟,已香汗淋漓,气喘吁吁,随着阴道的收缩,她瘫倒在我的身上,喘着热气道:乖,我累了,我没劲了,你咋还不射啊? 


  我逗她道:才刚刚开始,你怎么就想让我结束啊?咱们见一次面不容易,至少还得1个小时呢! 


  “我的乖,你咋那么厉害呀?我是没劲了……” 


  我说:你起来,我在后面弄你。她有气无力又无可奈何的回应我:好吧乖,我今天满足你! 


  我反驳道:不是你满足我,而是我满足你!你厂长老公不能满足你的这个损失,我来给你弥补,我替你老公让你体验做女人的幸福。 


  她不再狡辩,有气无力又加上无可奈何:好吧。 


  我让她坐在我的肉棍上转动180°背向我,然后我把双腿吃力地曲了回来,撑着身体慢慢成半蹲状,搂着她的腰肢把她压了下去,她跪在床上,丰腴圆润的屁股撅到我的面前,我抚摸着,揉捏着,偶尔拍上几巴掌,看着我的阴茎从后面进进出出她的肉缝,甚至随着阴茎的抽插,她的阴唇也一翻一进的来回吞吐着。半蹲的姿势很累人的,我换成跪姿,扶着她的双胯使劲往后拉,我左右晃着身子往里捣,她嗯嗯啊啊的叫唤着,伴随着鸡巴肏逼噗嗤噗嗤声,我疯狂的插着她,她也主动把屁股往后顶,配合着我的动作,我们加大了抽插的幅度,她的逼里不时的发出”噗噗“的吹气声。 


  感觉有点累了,就把她压倒在床上,趴在她的屁股上,双手垫在她的胯下,让她的逼逼略微翘起,这样的插法有点别劲,但是感觉她的逼逼握的更紧了。她是手也伸到胯下,摸着我进进出出的阴茎,听到她特别兴奋的叫喊着:啊,乖,宝贝,得劲…我问她:舒服吧?“嗯,舒服”,过瘾吗?“过瘾”,我和他(老公)谁的得劲?“嗯,你的得劲,你的爽……” 


  我累的满身是汗,看了看表,已经接近10点了,算了算时间,也战斗了1个多小时了,她也催我快点,她家小孩放到她的姐们那里了,回去晚了不大好解释。 


  就这么一分神,我的阴茎似乎没有刚才那么坚硬了,但是又不想就这样罢休,半途而废不射精了事我的很郁闷的。于是我又强打精神,集中精力,意念加快速,终于又坚硬起来。快速的一浅一深的扶着她的屁股抽插着,鸡巴从她逼逼里带出的阴水也越来越多,随着噗嗤噗嗤的抽插声和我俩的喘息声,她的阴道终于又收缩起来,我也有了射的感觉。 


  我最喜欢的还是男上女下相拥着射精,我感觉这样射进去的更深一些。于是我从后面摆出阴茎,把她翻身朝上,这时候她表现出极大的不满:快,快,我要,我要,快弄进去,再弄掉了我想骂你! 


  我扶着巴子一下子就插进了她的阴道深处,然后掀起她的左腿,以便我插的更深。我一只手抱着她的腿,一只手搬着她的肩膀,以每秒4、5次的速度,次次顶着她的花心,她现在开始求饶了:乖,别弄那么深,有点疼。 


  我得意的说:就是让你疼的,我就是要把你尻疼,我捣死你…最后我开始说粗话了:我尻死你,尻死你,尻你妈,尻你妈,尻你妈,你让不让?“让,让,你尻吧!你快点尻吧……”她的话音刚落,我感到控制不住了,我“啊”的一声,屁股一紧,一股一股滚烫的精液对着她的宫颈口射了进去。她的阴道也一缩一缩的巴扎着我的鸡巴。 


  我瘫软在她身上,搂抱了一会,我拔出还不太软的鸡鸡,她赶紧捂着逼跑到卫生间冲洗,我也懒得下床了,随便用毛巾捂住鸡鸡懒懒地躺在那里休息。她洗好后自顾自的穿好衣服,整理一下头发说:乖:我走了,孩子还在人家家呢。 我说我就不出去送你了,然后她又凑过来搂了搂我,亲亲我的脸,独自离开了。 


  第二天给我打了个电话,那时候我已经开出在回家的路上了。以后在网上聊天的时候还夸我太强了之类的话,隔了几个月,我又去了一次,当天做了两次,第二天她又来到宾馆,我们又做了一次,以后在没去过。原因一:认识了一个年轻漂亮理我在的城市很近的一个25岁的未婚女孩,以后会跟各位狼友讲述;原因二:后来我们两个聊天的时候经常拌嘴,弄得不欢而散;三:找她寻欢的路程较远,成本太高,我承受不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