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无限奸淫
无限奸淫





  强烈的快感令李若娴陷入失神的状态,只懂得不断的泄身高潮和本能地回答着他的问题。



他的手指深陷在李若娴雪白的乳肉内,阴茎则快速地抽顶着,每一下都准确命中李若娴敏感的G点,经过了几百下的狂抽猛插之后他再次将李若娴轻轻抱起,换成她以观音坐莲的姿势坐在他的身上。



李若娴亲眼看着自己已被玷污的阴户淫秽地吞下他的肉棒,体内竟产生与意志不相符的快感。



刚开始时李若娴还需要他的协助,才能勉力套弄着他的肉棒。



但很快她已情不自禁地不停上下扭动着柳腰,动情地挤弄着他深入她体内的阴茎。



他双手紧捉着李若娴的一双乳房,无情的咬噬着她的乳头,同时兽性大发的将李若娴紧压在身下。



他将李若娴一双嫩滑的大腿拉开,露出她欲求不满的阴户。



阴茎再次插入李若娴迷人的嫩穴内,他毫不理会李若娴的感受不停快速抽送着,李若娴的乳房几乎被他以巨力捏爆。



可怜的李若娴却是苦乐参半,一方面,体内的快感已完全支配着李若娴的肉欲,男子的每一下抽与插都带来强烈的快感,在短短数十分钟间李若娴已获得比出生至今加起来还要多的高潮。



李若娴淫叫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大,两人结合的地方也越来越润湿,他伸出一只手,开始刺激李若娴的阴蒂。



一瞬间,他觉得李若娴的阴道大幅度收紧,分泌物突然变多。



连她的身体也一下子蹦得很紧,手抓住了他的小臂,指甲深深的陷进了肉里。



她的阴道里产生了很大的吸力,好像在刮小小的台风。“不会吧,被强奸也有高潮,真行!”他知道女人可以连续的高潮,于是加紧了抽插的动作。



不好,刚刚加快了动作,李若娴体内的阴精一阵阵喷出,她在昏迷中又达到了高潮。



男子被她的浪水一冲,立刻感到背上一麻,要来了,他立刻想刹车停止,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猛插几十下,他再也忍受不住,猛地抱紧李若娴,10秒钟后,他的肉茎间歇性地膨胀,,一股热辣的精液猛力的喷出,猛烈的喷入了李若娴的子宫,那温热的精液不停的射入她的子宫中,冲击着她的子宫壁,她也因此而大声娇喘,扭动她的腰。



而且在这火热的喷射中,他硕大滚烫的龟头顶在那娇嫩可爱的羞赧“花蕊”上一阵死命地揉动挤压,终于将硕大无比的龟头顶入了李若娴的子宫口。



慢慢的阴茎变小了,不一会儿,就被李若娴粉嫩嫣红、娇小可爱的“小肉孔”在一阵律动中“挤”了出来。“卜”的一声,大肉棒从少女紧窄的肉洞上拖泥带水的抽出。



李若娴纤手轻轻撑在地上,想要撑起自己身子来,偏偏却是一用力就全身发酸,每一寸肌肤都好像还没休息够似的,四肢都使不出力来,腰间、股内尤其酥软酸疼,在提醒了她已被强暴了。



李若娴的修长的大腿颤抖着,一阵凉风吹过,羞耻的女大学生彻底崩溃了。



“啊,嗯……啊!……”她开始大哭,眼泪涌出了美丽的大眼睛,可是眼前粗壮的男子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相反,赤裸漂亮而又遭到残忍摧残的美女李若娴更激起了他的变态的性欲。



李若娴躺在那里,哭得花枝乱颤。



她的小腹收缩,臀部微抬抖动,在那洁白扁平的小腹下,那簇黑密的阴毛丛中,李若娴那迷人的蜜穴口正在一张一翕,还未完全合上的阴唇隐约地泛着鲜红,似乎在表明她的高潮还未完全退去。



爱液和精液混合着,正涔涔地从阴道口渗出来,淌湿了阴毛和整个阴户,并顺着大腿内侧往下流,甚至流到了小腿上!原本呈倒三角状分布的茂盛的阴毛,因为爱液的滋润而一根根附着在洁白的皮肤上,更加显得黑亮诱人,掩映着微红的蜜穴口,与上身坚挺诱红的乳头遥相呼应,充分揭示着刚才性交的激烈以及女体对高潮的满足感。



他把她拉起来,然后又让她躺下。



现在,李若娴全身上下完全赤裸、不着一缕,并下意识地摆出一副淫荡的交媾姿势,将阴户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



她满脸红潮地望着他,他也望着她,并把她的全身细细打量。



他先向李若娴的小屄看去,她的小阴唇膨胀了,张开围成一个洞,那是他刚才肉棒进出后给她留下的形状,它还没有复原哩!她的洞口下部和会阴处挂着溢出的爱液,白白的、粘粘的,一直侵润到她的肛门边。



她的肛门是一个红红的小孔,她的两瓣屁股肥美,相当迷人。



她的秀发已经散乱,脸泛红潮,鼻息若兰。



他把李若娴的高跟凉鞋拿到手上,凉鞋的鞋跟很细,搭配她修长粉嫩的小腿非常好看。



李若娴正想问他要做什么的时候,他抬起手,用李若娴的裙子把鞋跟擦干净,并将鞋跟顶住她的私处了,“不要……啊……不要……”他听了之后反而更兴奋,用力的将鞋跟插入李若娴的阴道,猛地戳了进去,“啊啊!好痛……啊……啊……”李若娴痛的乱扭她的臀部,快活的呻吟顿时变成了痛苦的惨叫。他毫不在意的将鞋跟完整地插入,并且用鞋上的带子绑在他的脚上,开始用”踩”的方式,用鞋跟抽插她的阴道,淫水立刻就干了,阴道里变得火辣辣的。



李若娴吓得全身的肌肉绷得紧紧地,几乎给痛昏了过去。



他又死命地将鞋跟向阴道的更深处捅去。



这时,他发现,高跟凉鞋的鞋跟上已经沾满了鲜血。



李若娴的阴道已经被戳破了。



被强烈的性虐待欲望烧红了眼睛的他,此时猛地站了起来,他弯腰抱起了李若娴,硕大的阳具再次插入李若娴的体内,一下了仍顶至没顶。



虽然李若娴已不是处女,但她的阴道仍非常紧窄,内里的肉壁紧紧包围着他的炮身,不断蠕动套弄着,令他非常受用。



他双手穿过李若娴的腋下,紧抓着她的一双丰满乳球,以巨力揉弄着,指尖更紧夹着李若娴的乳头,向不同方向旋扭着。



他重重一掌打落在李若娴雪白的屁股上,留下了鲜红的掌印。



他迫使李若娴以臀部一下一下的套弄着他的阴茎,随即李若娴屁股上的掌印不断增加,李若娴套弄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最后李若娴的阴道猛然收缩紧夹着他的肉棒,卵精已情不自禁的泄而出。



只见李若娴的阴唇淫秽地吞吐出更多又浓又稠的爱液,大量的淫水分泌更沾湿了他的阳具。



他的龟头不断磨擦着李若娴湿透了的耻缝,沾满了一丝又一丝的爱液。



柔媚的李若娴这时已经被他插得粗重的呻吟着,胯下修长的美腿不停的抽搐,淫液蜜汁似流水般滴到他俩紧密交合的胯间地面上……李若娴的呼吸越来越不规则了,最后就只是带着“哼!哼!”的喘着。



李若娴感到他的肉棒碰到子宫上时,竟然让自下腹部有着强烈的刺激与快感,而且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她下体的快感也跟着迅速升高。



看到李若娴到达了高潮,男子似乎感到很愤怒。



他双手猛地卡住了李若娴娇嫩的脖子。



李若娴本来在大声的呻吟,这时突然没了声音。



李若娴的呼吸被阻止了。



李若娴自然是竭力反抗,但由于活动能力大部已被压制,显得有些“矜持”。



男子一边奸污着李若娴,一边双手勒着她的脖子,看这架势,是要勒死她为止。



只见李若娴一张粉白的俏脸憋成了淡青色,双手抓住掐着自己咽喉的大手,匀称的一双小腿在地上乱蹬,已是痛苦之极。



她没能发出一点声音,便开始了死亡之舞,只见她全身剧烈抽搐着,纤细的脖子被勒得老长,脸色发紫,一双赤裸的大腿,一蹬一蹬的。



这种感觉太可怕了!李若娴全身剧烈地痉挛起来,两臂不停的抽搐,双腿拼命地蹬踢,同时口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咳咳”声。



她感到两眼金星直冒,脑袋“嗡嗡”直响,乳房胀得鼓鼓的,乳头也硬硬地挺起,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这时,李若娴的呼吸已经被完全阻断,但她还活着,而且意识还很清楚。



李若娴拼命挣扎着,她的后背猛地向上拱着,双腿乱蹬,但由于他这时候坐在李若娴身上用体重控制着形势,她没有丝毫挣脱的可能。



男子已经下定决心要杀死李若娴,李若娴不想这样死去,她还在拼命的挣扎。



在李若娴的挣扎下,男子反而增加了杀死她的兴趣,更加努力的抓紧她的脖子。



李若娴还在用力搏斗着,她平时经常去健身房锻炼,练出了一副优美的体态也练出了不少肌肉,在现在的情况下,这确实拖延了她的死亡,她的腿上的肉绷的直直的,拼命向上踢着,但完全接触不到袭击者,此时的她已经顾不上平时表现出地那套女人的仪态了,小蛮腰左右扭着,头用力的向上仰着,还不时的左右摇晃,好象想从袭击者身下钻出去。



男子现在已经控制住了形势,半趴在香汗淋漓的李若娴身上,用体重压住少女,使她没办法剧烈的挣扎,手还在继续绞紧李若娴的脖子。



同时阳具仍然不停的抽插,虽然现在李若娴仍然感受着阴部的快感,但是脖颈痛苦的感觉更甚。



李若娴不愧是经常健身的,还在使劲挣扎,“如果换做别人恐怕早就放弃了吧”他想。



不过李若娴现在也已经是必死了,她的香舌也被绞的露在了外面,再看看她的眼睛,现在向上翻着,露出大量的眼白。



她的两只被压在他身下的手不断地颤着,胸晡剧烈地起伏着,腿也由向上踢,变成了向下使劲的伸。



李若娴拼命地挣扎,双腿不停地乱踢,只蹬得几下,全身一紧,脚尖绷紧,夹紧了双腿,喉头发出了“咕……啊!”的声音。



小手抓着他的胳膊,想把它移开,可是因为男女的力气相差悬殊,抵抗也无用。



只见李若娴一张粉白的俏脸憋成了淡青色,双手抓住掐着自己咽喉的大手,匀称的一双小腿在地上乱蹬,已是痛苦之极。



李若娴脖子上的手越收越紧,她可以听到自己的喉咙里传来了“喀……喀……”的一阵声音,李若娴的意识渐渐模糊了,两眼不由自主的向上翻去,一缕鲜血从她的嘴角溢了出来。



男子一记重拳狠击在她的小腹上,“嗤”的一声,李若娴的淫水和淫精从她的阴户里喷射而出,看着身下的女大学生李若娴小姐疯狂而又无助的挣扎,嘴里不断的呻吟,他没有丝毫怜悯的举动,反而更激起了杀虐她的欲望。



只见李若娴的头在左右晃动,两手在她自己的颈上、胸部乱抓,两只长腿一时在空中飞舞,一时在地上乱蹬,她的小蛮腰不断地弯曲、拱起、弯曲、拱起,胸部随着这些动作上下波动,这些很熟悉的动作,和上个星期被他杀害的许丽那临死前的垂死挣扎差不多。



他看着李若娴的脸,只见李若娴圆睁着她本来已经很大的眼睛,脸上已经涨成了通红,脸部的肌肉都扭曲着。



就在这时,李若娴的挣扎幅度小了下来,双腿不再作大幅度的蹬踢,而是开始夹紧并轻微痉挛,整个身子也呈强直状,漂亮的胸部也几乎没有了起伏。



李若娴终于体验到了肺部痉挛而带来的肉体最大的痛苦,而这种痛苦又夹带着些许快感,让她得到满足!她那漂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翻白,舌头长长地伸出口外,她感到全身到处都是无法控制的痉挛,特别是阴部,更是一阵一阵的抽搐痉挛,又痒又空虚!



“完了,像我这样绝色的大美人,就这样被勒死吗?”李若娴拼命的扭动身体,双手乱舞,她还不想死,求生的欲望令她伸直了双腿,绷紧脚尖,当然,这一切都是徒劳的,李若娴感到一阵悲哀,眼中充满了泪水,刚才,自己还是一个对生命充满向往,活生生的一个美丽的少女,一不小心,就被活活的勒毙,而且死的如此痛苦。



李若娴感觉大手渐渐勒得越来越紧,她的呼吸也越来越困难,她的眼前渐渐模糊,李若娴感觉非常痛苦,她挣扎的幅度愈来愈激烈,双脚不只是前后摆动,更是剧烈的踢蹬,双手随意挥动,喉咙不停发出咳咳声。



她一张天使般天真可爱,轮廓分明的美女脸蛋,也因剧痛而扭曲变形!只见她舌头被绞得伸出老长,双眼极度恐怖地圆睁着,嘴里不停地发出含糊不清的“嗷嗷”声。



李若娴用尽最后的力量挣扎着,两条粉腿交替蹬踢着,而对他来说,却更像她在主动用那夹得紧紧的肉穴在他的肉枪上套弄。



他奋力用手勒紧李若娴血管暴出的粉颈,身体死死抵住她的玉体,她的喉咙中挤出了痛苦的“咔咔”声,一头披肩的秀发被香汗所粘着。



就在李若娴垂死挣扎的时候,他看到她秀美的面庞因为窒息而扭曲,在通红的脸上,柳眉拧在了一起,曾经清澈的眼睛微微半闭着,樱桃红唇张得很大,可人的嘴角口水拌着汗水流到地板上。



真没想到,平日如此动人的李若娴在这时是这般无助和狼狈。



虽然发出不太大的声音,她还在努力地挣扎着,性感的红唇发出低低的呻吟。



李若娴不知道,她的这种呻吟并不能唤来帮助,却更能挑起他心中的欲火。



他仔细端详着靠在他肩头的这颗美丽的头颅,由于挣扎,有几丝发缕垂到她的面庞上,显得更是动人。



由于挣扎,李若娴的脸上显出一片潮红,一对美丽的丹凤眼儿,曾经是那么的温柔多情,现在已经开始翻起了白眼。



她的酥胸在急剧地起伏着,带起让人眼花缭乱的乳波,李若娴还在挣扎着想要保住她自己那条贱命嘛?他在她耳畔低声微笑着,用激动的声音道:“美女,让我送你升天吧!”阳具大力在她的阴道中快速抽动。



李若娴大力地踢蹬起来,在最羞躁的一刻,她那双结实修长的大腿猛然绷得笔直,阴道中发出强烈的痉挛,每一次痉挛就带出大股白浊的淫精,混着骚水,喷在他阳具上,然后滴滴答答地滴在地板上。



突然他的阴茎大概是触及了李若娴敏感的G点,李若娴的身体猛烈地抖动起来,一对玉腿也先慢后快地再次蹬踢着,胸膛里发出“呼噜,呼噜”的鸣叫。



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居然发生了,这时门外远远地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她的身体的突然一颤,玉臂在空中胡乱抓了起来,双腿向后蹬踢,喉咙发出嘶哑的声音,似乎想告诉外面路过的来人,但奇迹没有出现,脚步声渐渐走远了。



由于两人是四脚交缠,他很快控制了局面,并竭力不再让她发出任何声响。



就这样有过了几十秒钟,李若娴挣扎的力气已经非常微弱,四肢无力地瘫软在地上,头耷拉着伏着,只是身体偶尔抽搐几下,脸色变得有几分绯红。



经过刚才的纠缠,他的勒住她脖子的手臂也觉得很酸疼,但他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突然李若娴臀部使劲扭了一下,口中哼了哼,面部出现了害羞的红晕。



又是一个强烈的窒息感,李若娴全身一挺,羞躁地蹬了蹬大腿,她的膀胱再也不受控制了,尿道口一松,随着一阵“唰唰”声,大股淡黄色的骚尿混着黏稠的淫水,从李若娴的裂缝中喷了出来,她失禁了。



李若娴很后悔今晚喝了太多的水,让自己的失禁来的这样的猛烈和让人羞涩。



男子感到下身被突然涌出的液体浇得湿淋淋一片,虽然周围除了对面的男子之外,没有别的人可以看到,但是少女的情怀依然让她体味到了失禁的那种特别的让自己害羞又心跳的奇妙感觉。



哇!失禁了,好羞耻啊!,也许我该死掉了吧。



李若娴悲哀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