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和干妈—不得不说的秘事2
我和干妈—不得不说的秘事2
对于我来说,2009年是神奇的一年,神奇的不因为是我从山东转战东北,又从东北转战武汉,关键在于,这个城市有一个我很在乎的干妈,哪怕经历再多,都比不上这个多雨的城市有一个你在乎的人。转眼间来武汉已经快两个多月了,也渐渐习惯了武汉这神奇的天气,它让我想起2006年,在济南换车时候出站的第一感觉,又闷又热。橱柜里都是干妈为我置办的衣服,各种各样,有上班专门的工作装,比较正式,也有休闲宽松T恤衫,可以说在穿衣住行方面不用我担心,而每次和干妈出去玩,买衣服也成了必修课,干妈从来不喜欢去汉正街,用她的话说,那些地摊货即便再好看,都会破坏人的皮肤,我禁不住想问“干妈,你的皮肤这么好,是不是也因为这个原因?”,而事实上我也每天都为穿衣服而纠结,因为干妈规定我,至少上班在每个季节要有三套衣服,隔两天换一次,而我却从来没有经历过。今天我们讲的就是关于衣服的经历,当然是干妈的。
   每个男人在心底深处,都希望自己的女人是上的了厨房,下的了厅堂,而且更重要的是外面要高贵一点,床上要放荡一点,对于大男子主义的人来说,还要只对自己忠贞,但是干妈前三点和后一点都能做到,但却从来不放荡,10年来,我总是默默的关注着干妈,从私心说,我希望她能放荡一点,对我更加专注一点,可是事实上,每次都事与愿违,而唯一,当然也不能说是唯一,只能说仅有的那么几次,还是在我的“哀求”下实现的,事后总是摆脱不了挨拧的下场,而这次的事情是发生在10.1期间。
   我的工作很轻松,,说白了,托唐爸的关系,进入了一个很轻松的类似广告的公司,而对象不是政府机关就是银行,而我的位置处在市场部的一个小小部门,工资不低,工作量少,除了上网就是斗地主(然后就是学习一下自己感兴趣的),但是我没有混日子,不然也不会有今天我自己单干的结果,而且本人从来不惹事,在我看来,武汉本地人嘴有点碎,通俗的说就是爱“挑事”,再一个就是我知道是因为关系的原因,不想给别人说三道四,因为在某个大的方面我已经很对不起唐爸,更不想因为工作的原因让唐爸对我有意见,所以我对每个人都嘻嘻哈哈,只对我的主任负责,从来不掺和其他员工和领导的事情,可能是这个原因,也可能是主任被我供奉的比较好(天天抽40的满天星,当然是干妈的,她家里没有抽烟的,别人送的许多好烟都是我的战利品),我请假什么的都是和主任一说就行,10.1我都不用加班更不用值班,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假期就显得很长很长。而这时候唐爸却和糖糖选择去了成都(唐爸的弟弟还有老人家在那边),接下来是不是很期待,当然,对于我来说更期待。
    我喜欢黑丝,很薄的那种,而干妈从来不穿黑丝,她的内衣柜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从来没有见过类似于情趣的黑丝,而有的唯一一条还是类似于秋裤的那种黑色筒袜,干妈提过,能不能穿一次薄薄的黑丝不穿内裤和我做一次,但是干妈没有答应,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愿望在这个10.1实现了。我很早就知道唐爸和糖糖这个假期不会在家,所以就和干妈商量我俩去哪,本来想着要去张家界的,甚至都找人把车票定了,但是后来因为别的事情耽误了,所以我们俩相见的时候已经是10.3日下午了,而唐爸和糖糖已经到了成都快1天了,我俩很珍惜将要经过的几天,因为平时除了礼拜天,见面没有那么频繁,是干妈自己做的饭,我喜欢吃老鸭汤下的韭菜水饺,而干妈也顺着我的意思做了,很开心,俗话说饱思淫欲,我就想着和干妈去做想做的事,可是干妈却要陪我出去买衣服,我只能在内心深处悲鸣了一下,还好时间多的很。
    开车到目的地很短,干妈漫步在商场里面,心情很舒服,干妈总是站站停停,而我也乐得有这样清闲的时光陪着干妈,只要能在她身边,我就很满足了,此心安处是吾乡嘛。在陪干妈在女士区的时候,你会发现一个贼眼兮兮的人总在四处的瞄,那就是我,我总是对干妈指指点点,这件好,那件好(黑丝内衣)而干妈总是回眸一笑的剜我一眼。干妈的乳房不大(我见到她的时候是75B,10年后也不知道是因为心情的原因还是我的原因,竟然有变大的趋势,感觉肉多了点,为此干妈没少说,当然不是说我,而是说身体发福了)所以选择的胸罩都是带棉垫的那种衬托类型的,性感又不老土,内裤都是选择黑色、紫色或者大红,一般都是前面有薄纱,能看见毛毛的那种,这次也不例外,干妈选的是黑色的,可是我的心像挠痒痒似的,总想她买那种情趣类型的,特别是有一条胯部带钩的那个黑丝袜(不是很懂),我就对干妈说了,干妈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我也不好说什么,就自己去楼梯那抽烟了,而干妈又选择的买了条裙子,白色带花的那种,等干妈买完衣服,她很自然的挽住我的胳膊,就像情侣一样,慢慢的溜达,等她累了,我们也就开车回家,在这里说个事情,我和干妈出去的时候,我都是在副驾驶,那时候没有驾照,干妈从来不让我在车上乱摸她,后来才知道车上的行车仪什么的照的很清晰,所以说以后的故事包括现在的故事没有发生在干妈车上的。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按照武汉人的生活习惯来说,这个时间都是在外面跳舞什么的,我和干妈却早早的回到家,干妈和我都没有看电视的习惯,我去洗了个澡就跑到糖糖的房间玩电脑去了,而干妈忙着洗衣服,晾衣服,等我出来的时候,我发现干妈已经锁好了门,拉上了窗帘,自己盖着毛毯在她的房间里看着手机短信,干妈白天很少玩手机,都是晚上躺下后处理一些信息,那时候没有微信之类的,除了短信就是短信,而都不是重要的事情,不然就电话联系了。我腆着脸,凑了上去,干妈转过头笑着看着我,拍了拍床沿,我就很自然的把睡衣脱了,只穿个内裤钻了进去,干妈穿着小吊带,我就这样躺在干妈的胸前,手顺着吊带下沿摸了上去,一只手能把干妈的奶子整个握住,小巧玲珑的很舒服,干妈呼吸略显重了一下,我就这样揉着干妈的奶子,和她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偶然间她觉得疼了才会打我一下手。随着时间,感觉越来越热,我的鸡巴也硬的不行,我就顺势把干妈的小吊带给脱了,嘴唇送了上去,咬咬这个,亲亲那个,而干妈也似乎情动不已,不断的摸着我的脸,当我不再满足的时候,我就顺着干妈的腹部往下摸,想去扣她那迷人的洞穴,这时候我摸到和以前不一样的感觉,到腰部还有衣服,我奇怪的看了干妈一眼,干妈却说“你就是个小混蛋”然后毛毯被干妈掀开了,映入我眼帘的确是晚上我看见那一套黑丝吊带丝袜,干妈没有穿内裤,也不知道是洗澡没擦干净,还是刚才的抚摸让她情动的流出的淫水,在阴唇边上的毛毛处,有几缕是湿的,就像是啫喱水喷过的发丝,再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不是我看见的那一套,这一套是开档的,属于情趣内裤(后来干妈说,只有在她刚结婚后的几年穿过一次,这是她的第二次)而我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就迷失了。干妈的皮肤很白,在黑丝的衬托下,干妈两腿间的那片漆黑和木耳般紫红的肉缝更加显眼,与黑色一样的迷人,一样的深邃,诱导着我想要去做一些事情,比如狠狠的操干妈(这个字眼,狼友们喜欢吗?),我就是受了刺激一样,“嗷”的一声,真的,声音很大,把干妈吓了一跳,她还看了一下窗帘,然后就是用力打了我一下,“你个苕啊,傻了”,我这时候不想听干妈说什么,只想操干妈,我用力的扳过干妈的头,头发还没有干,但是不影响我的热情,我用力的印上干妈的红唇,涩涩的唇膏对我而言也成了催情的毒药,干妈经过刚才的“惊吓”也似乎被我的热情吹赶的烟消雾散,她就这样抱着我,我似乎觉得别扭,就骑在了她的身上,挺挺的鸡巴顶在她那柔软的小腹上,双手抱着干妈的头,用力的亲着,直到干妈和我都似乎无法呼吸,我才沿着脖子咬上了她奶子,对,的确是咬,而干妈也不再打我拧我,她也在今晚第一次压抑的“啊”了一声,声音出奇的大,而我们的激情就在沉重的呼吸声和干妈“啊”中蔓延了起来。
   我没有像大片中那样撕扯干妈的丝袜,我像个吃奶的孩子,沿着干妈的脖子、奶子,一直到干妈的腹部,我用牙齿咬着干妈腰部的丝袜环扣,用力扯了一下,没开,但是的我心思不在这里,身体慢慢下滑,干妈还是靠躺着,我抱着干妈的腿,来到干妈那迷人的洞穴,从毛发到阴唇,舔着、咬着,再到干妈大腿上的那两条黑丝带,今晚的干妈在我眼里显得更加成熟,像熟透了蜜桃,水特别的多,我从来没有嫌弃过干妈,也从来没有过厌恶心理,对干妈的一切都喜欢,而干妈也从来没有暴露给我一些粗俗的画面,在我眼里,干妈是堪称完美的贤妻良母。我情不自禁的把那透明的液体吞进喉咙,咸咸的,有点腥,偶尔嘴唇会含住一丝黑色的毛毛,那是干妈的,而我也不会像吐唾沫那样吐掉,因为干妈一直用双眼迷离而又深情的看着我,她的手随时会摸着我的脸、我的头,随时会给我擦拭嘴角。我像是被鼓励一样,用力的舔着,我沿着洞穴向下,舔过干妈的大腿,一直到丝袜在大腿的根部,最后沿着丝袜到干妈的小腿,而干妈也慢慢把腿蜷起来,这时候我像一个可爱的小狗,跪在那里,双手托着干妈的双腿,让它们并列抬高,这个时候干妈的半个屁股是白白的,半个屁股被黑丝包裹着,而两个大腿之间,因为双腿并排,阴部肉缝被包起来,只看到毛茸茸一片,像一个凸起的包子,我就这样用整张嘴包裹起来,用力的舔,偶尔会用舌头去探寻那夹起来的肉缝。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我试着扳着干妈的双腿往边上一放,拍拍干妈的屁股,干妈侧着身子回头看我,我说“你趴着”,干妈只是横了我一样,就照做了,这时候的干妈很可爱,像是投降的士兵,抱头趴在那里,而我就这样看着干妈的屁股以及重新映入眼帘的洞穴,我支起身子,跪着,这时候的我是激动的,因为我和干妈这是第一次用后背式做爱(以前我因为尊重干妈,不想用这种狗交式,而干妈也的确不喜欢这种方式,不是因为屈辱的感觉,而是干妈的阴道很浅,每次这样做爱她都觉得疼痛),我用手沿着干妈那肉缝从上到下撸了一下,然后把鸡巴顶在肉缝上,这时候的我也不知道是因为激动的还是被刺激的,我趴在干妈的后背上,轻轻的,也是第一次喊干妈“妈”,我说“妈,我要操你了啊”,声音很轻,而干妈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忽然瘫痪了似的,趴了下去,而我的鸡巴也用力顶进了干妈那温热的阴道,我顶的力道很大,干妈的头一下子撞在了床头板上,“砰”的一下,我没有在意,我就像是一个君王在惩罚自己的妃子,用力的用鸡巴惩罚着干妈,惩罚的对象是干妈那迷人的肉穴,我的双腿不停的撞击着干妈的屁股,干妈那里的水特别多,于是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和干妈头部撞击床头的“砰砰”声交相辉映,我喘着粗气,干妈有节奏的呻吟以及被顶到深处时候发出的“嗯嗯”声,都在诉说着这件卧室里所发生的淫欲禁忌。我不知道自己插了干妈多少次,只记得最后干妈都整个身体平趴在床上,而我也渐渐趴在干妈后背上,而这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我没有内射干妈的阴道,最后关头,在我腰部发麻,头部发晕的时候,我拔出鸡巴,精液就像我此时脑子里满天星斗一样,洋洋洒洒的喷在干妈的屁股上,黑色丝袜上,连续好几股,就像是在宣泄我此时的澎湃,当看着自己的精液沿着干妈的屁股和双腿流向床单,看见精液在黑色的丝袜上从白色渐渐渗透进丝袜,渐渐变成水迹,我的鸡巴竟然出奇的没有变软,依旧那么硬,而干妈那迷人的小穴就像是摸了蛋糕的嘴唇,如呼吸般不停的收缩舒张,两边的阴毛湿湿的,根部夹杂着白色的泡沫,杂乱无章的分散在肉片两边,我情不自禁的再次把鸡巴差了进去(现在不行了,所以说那时候年轻真好),忽然就在这最后一刻,干妈的阴道就像吸尘器一样,用力的咬住了它,然后干妈就反过手使劲拽着我的胳膊,嘴里连续“嗯哼”着,持续了10来秒,我的鸡巴也慢慢的软化,慢慢的被干妈两瓣屁股挤了出来,而顺着干妈的屁股沟,沿着肉缝,能清晰的看见涓涓细流,缓缓而淌,我知道这不是潮吹,但是我知道干妈高潮了。
   这是假期的第一晚上和干妈的第一炮,持续了很长时间,我没有内射,也没有让干妈去洗澡,而等我恢复过来后,又连续干了两次,等到下半夜两点的时候,我们已经很累了,对于这么爱干净的干妈来说,最后一次被内射,没有去洗澡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而我也是第一次安稳的和干妈在她的卧室里睡了第一个晚上,当第二天上午起床的时候,我还迷迷瞪瞪的和干妈插了一会,可能是早上,很快我就射了,最后才想起,我晚上内射完后鸡巴一直插在干妈的阴道里,幸好我和干妈喜欢侧躺着睡。看了一眼,干妈还是穿着那诱人的吊带丝袜,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右腿和腰部的丝袜扣断了,而干妈的阴毛也有明显的黄色干痕,和鼻涕饹馇似的,我俩一起去洗了澡,那时还是迷迷糊糊,也没仔细看干妈怎么清理的,洗完澡后,我就去糖糖的屋继续睡觉,当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家里的地面也明显的刚刚拖完,外面阳台上昨晚被我和干妈蹂躏的床单和枕套已经干干净净的飘扬在那里,不用想,卧室现在一定是干干爽爽,任何人都不会想到昨晚的那种氛围,只是没有见到那双黑色的吊带丝袜,我试着去卫生间的垃圾桶看了一眼,果然,那双丝袜就像是被遗弃的废品,盘成一团堆在那里,我知道它的命运一会会走进垃圾箱,最后走进垃圾场,忍不住邪恶的想,会不会便宜哪个环卫工老大爷,呵呵。
    10.3到10.8日,我和干妈没有出去玩,就是像居家夫妻一样,早饭、午饭、晚饭,甚至一起买菜,偶尔不想做就去对面的饭庄吃点,而小区里熟悉的人也都慢慢熟悉我,知道我是干妈的“儿子”,即便是有想法的也没什么,唐爸和糖糖都觉得我是家里人,他们也不会多管闲事。而到了晚上,我们就像夫妻一样,进行该有的做爱房事,只不过频率有点高、质量有点高、时间有点长而已。而我也像唐明皇李隆基那样: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夜夜笙箫,夜夜笙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