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古剑淫谭未完
古剑淫谭未完



  (序)

  「青丝银栉别样梳,天付婆娑入画图。

  好向寒节报花信,春风一脉动幽都。「

  「曾经有人告诉过我,对生死毫无执念的人,只是因为还没有经历过真正绝望的别离……」风晴雪轻轻摇了摇头,抬起头望着面前神圣庄严的女娲神像,黯然低语道:「可是如今我才明白,那些对生死毫无执念的人,也许是因为经历过真正绝望的别离。」「他说他并未后悔,可是我呢……难道我就能这样丢下他独自入了轮回?」风晴雪躬身向女娲神像庄重的行了一礼,这才闭上眼睛轻声诉求道:「请女娲娘娘赐予我神力,无论多久,无论多难,我都要找他回来,回到我们的桃花谷去。」风晴雪人设:

  女娲人设:

  第一章

  「风晴雪……吾再问你,你可是甘愿放弃轮回转世,成为这一世拥有长久的寿命、不坏的肉体的娲皇痴女?」地界幽都,魂魄汇聚的河流从天际流过,奔向远方飘渺不定的忘川蒿里。幽暗的娲皇神殿中,一袭蓝白相间短裙的风晴雪神情黯然的跪坐在神圣庄严的女娲神像前,聆听着附身于巫姑肉体出现的女娲渺远空洞的声音。

  女娲的声音里掺杂着一丝不易觉察的轻声喘息,她说话时似乎有些艰难:

  「娲皇痴女,生性奇淫……唔……不坏的肉体带给你的是永远无法被满足的淫欲,而唯一能带给你快感的只有那些强大的淫兽的摧残或是肮脏下贱男人的肉棒,只有极度的淫虐才能让你获得偶尔的满足……呼……这样的牺牲并非一般女子所能承受,你可想好了?」「风晴雪愿意成为娲皇痴女……」风晴雪听出了女娲声音里那种强抑的颤抖,于是她小心翼翼的问道:「女娲娘娘,您怎么了?」「不必惊疑……天道运转,吾之神力亦有衰竭,神隐的时代……唔……即将来临了吧。」女娲的声音里更显异样,说话速度也越来越快:「只是你,风晴雪,斯人已逝,永不复返,为了那虚无缥缈的可能,你便要付出这样的沉重的牺牲……值得吗?「「晴雪绝不后悔,」风晴雪带着黑丝手套小心翼翼的捧着那块吸纳了百里屠苏散去的荒魂的玉衡,眼里浮起一丝伤感:「如果晴雪遭逢如此境遇,苏苏他……他一定也会这么做。「「也罢……唔……呼……大巫祝之子的事情,虽然是太子长琴、古剑焚寂之间注定的宿命,可庇护龙渊部族、命你们销毁铸魂石等事却因吾而起,这些直接导致了大巫祝之子散魂,吾却也有着不可推脱的责任。」附身于巫姑肉体的女娲悬于半空,垂首看着跪在下方的风晴雪,轻声温柔的说道:「风晴雪,你且将当日蓬莱决战情况说与吾听,待我思索可有破解之术。」「多谢女娲娘娘垂怜……」风晴雪见被女娲附身的巫姑面色潮红,乌云般的秀发凌乱的披散在脸颊旁,檀口半启,香舌微吐,长及玉足的灵巫祭衣的两腿间更早已湿漉漉一片,空气里弥漫着风晴雪所熟悉的淫靡气味--在人间漫游时,一路上自己和红玉、襄铃常常一起被同行的三名男性轮流奸淫,而红玉和襄铃被男人们粗大的肉棒干到高潮时潮喷出的淫水便是这样的味道,而晴雪自己则潮喷的更是厉害,往往要将屠苏、兰生甚至是自己哥哥风广陌插在自己蜜穴里的大肉棒硬生生挤出,在空中化作一股喷泉才会罢休--风晴雪知道巫姑并不是经常能被干到潮喷的女人,她小时候经常偷看自己哥哥奸淫巫姑的情形,也只见过一次巫姑被哥哥粗大的肉棒干到潮喷的模样--可是风晴雪却不明白,这一次并没有看到有男人的肉棒在奸淫巫姑,所以心中虽然十分奇怪,也不敢在附身巫姑身上的女娲面前说出。

  「自从那日我带他们前来娲皇神殿觐见女娲娘娘,随后进入忘川蒿里,在蒿里深处,我们遇到了苏苏的娘亲……」风晴雪虽然生性淫荡,却并没有过公然目睹他人淫乱的经历,不敢去看巫姑在一片圣洁的蓝光中悬浮在半空中因为高潮而不断痉挛的肉体,低着头羞涩的说道:「……最后我被少恭的粗大肉棒干的昏迷了过去,等我从他天界战龙般粗大的肉棒带来的极致高潮中苏醒过来,才发现整座宫殿山已经陷入一片火海,看到红玉姐正骑在已经死去的少恭身上淫荡的扭动娇躯,让他虽死却依旧坚挺的大肉棒在她自己已经填满精液的蜜穴里一进一出,兴奋的浪叫连连,而我大哥则紧紧的压在巽芳公主赤裸的尸身上,肉棒还捅在巽芳公主已经被捣烂的蜜穴里静静地死去了,苏苏和兰生昏迷在巽芳公主身边,而襄铃被少恭从下至上活生生捅穿的尸体还保持着临死前的高潮姿势,被挂在宫殿山的房顶上屈辱的展示给所有蓬莱国妖兽观赏。后来我才知道关键时刻是红玉姐挺身而出,和少恭贴身肉搏十几个时辰,才将不利局势扭转,而我大哥则牺牲自己,趁机将与欧阳少恭并肩做爱的巽芳公主活活干死,这才让我们赢得了最后的惨胜。」「可是蓬莱决战之后你并没有直接回到幽都来……唔啊啊……倘若在大巫祝之子散魂之前赶回这里,或许吾可以吾之神力令其不死,虽不可说必定成功,但比起如今情景当容易得多……唔……风晴雪,吾要问你,蓬莱决战到如今这一月你到什么地方去了?」附身于巫姑身体上的女娲再也压抑不住说话时销魂的呻吟,说完一句话的间隙便得喘息一阵,风晴雪不知道究竟是女娲的快感传到了巫姑身上,还是巫姑身上原本的快感影响到了附身其上的女娲。

  「我……苏苏召唤来天界战龙悭臾后不久便在我的怀里散魂死去,我便用这吸魂无数的玉衡,将苏苏的魂魄吸纳进去,准备将玉衡带回幽都请娘娘想办法复活苏苏,可正在这时,垂死的悭臾却将我带到了不周山龙冢,准备在那里等待自己的死期,这时它告诉我一生经历无数奇遇,唯一遗憾的便是未曾体会过人间男欢女爱的欢乐,我……我见它垂死的可怜模样,忍不淄让它用我的身体来发泄,没想到它虽然垂死,却依然强大有力,那根如同几十个成年男子大小的龙根将晴雪干的死去活来几十次,换着不同体位接连干了大半个月,这才将它足以引发海啸的精液一波又一波喷发在晴雪的身体上,这一次射精竟然持续了十几天,喷射出的精液竟然将整座不周山体内部的龙冢都灌满了,最后晴雪不得不用了好几天时间从被精液淹没的龙冢里游了出来,这才赶回来求见娘娘……」风晴雪想到自己在粘稠的精液海洋里挣扎游动的淫靡景象,脸色不免有些潮红,又想起那几日游出龙冢时不知道呛进了多少精液,说话声音更是羞得几乎成了耳语。

  「啊,竟然能够被天界战龙淫虐,吾都尚未曾体验过……」女娲听闻风晴雪在龙冢中的淫乱之事,羡慕之中不由得脱口而出,话说了一半,自知失言,急忙改口庄重的问道:「呃……风晴雪,复活大巫祝之子的方法吾已经想到,不过此行可能万分艰险,稍有不慎,不仅大巫祝之子复活无望,就连你都有可能粉身碎骨,你可曾想好?你若准备好,我便赐予你娲皇痴女的神力,并将复活大巫祝之子的方法详细说与你听。」「您……您已经有办法了吗?」风晴雪闻言露出一丝不敢相信的欣慰之色:

  「请女娲娘娘告诉我,我究竟该怎么做,才能复活苏苏,就算……就算让晴雪被人世间最肮脏下贱的男人们全部狂肏一遍,晴雪也心甘情愿,绝不后悔!」「既然你已有此等觉悟……唔……吾这便将娲皇痴女的神力赐予你。」女娲的声音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强抑着喘息的娇美声音让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听到都会性欲高涨,却见悬于半空中的巫姑双手翻出一个复杂的手印,从萦绕在她周身的淡蓝色光焰里飞出几十道光束,那些光束在娲皇神殿空阔的大厅中盘旋一阵,掀起令人窒息的狂风,在这阵狂风中,风晴雪原本跪坐在地的身体忽然像是被人凭空提起般同样飞到半空,与巫姑无神的双眼遥遥相对。风晴雪刚刚看到巫姑修长的身体正像是被无形的大肉棒发力猛操一样,藏在灵巫祭衣下的性感玉体正剧烈的颤抖着,披散开的秀发正随着肉棒激烈的抽插而不停的甩动着,还没来得及看清巫姑脸上兴奋的表情,却见那些凌空飞舞的光束忽然一滞,几十道光束对准风晴雪悬于半空的身体呼啸着飞来,风晴雪还没有来得及准备,只感觉飞在最前的光束像是男人肉棒般隔着短裙狠狠的撞在风晴雪的蜜穴上,那股力道之大如同一只洪荒巨兽疯狂的冲撞,风晴雪唔的闷哼一声,身体因为剧烈的痛苦而蜷缩起来,还没来得及呼痛,却忽然感觉到蜜穴被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和满足的刺激感所填满,风晴雪原本正要呼痛的喘息忽然变成一种无比娇媚销魂的呻吟,一种强烈的快感从她的蜜穴中如同电流般升起,顿时她的脑海中什么苏苏什么复活就全部消失不见,只剩下无比渴望的空虚和满足。

  「嗯啊啊啊……风晴雪……啊……风晴雪小骚货好像要……狠狠的操我……快来人操我啊……操烂晴雪的小骚穴……把晴雪干死吧……呀啊啊啊啊……「风晴雪微闭着美目,鼻息中兴奋的喘息道,她自己都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发出如此销魂淫荡的呻吟,而那些淫词浪语也是她从来都说不出口的话语--就算是和红玉、襄铃一起被三名同伴狂肏时,红玉所发出的的呻吟浪叫不必说,就连一向傲娇可爱的襄铃发出的淫声浪语都令风晴雪感到脸红,此时同样的话语从自己嘴里说出,风晴雪感觉一种异样的兴奋在身体里泛起,随后那无数光束如同暴雨一般急速的悉数重重击打在风晴雪的身体上所有敏感部位上,而蜜穴和菊门以及胸前美乳上更是被重点照顾,一波接一波的极致刺激很快就让身体敏感的风晴雪被送上了高潮。

  「啊……不行了……要……要被干死了……这……这东西好刺激啊……我的……我的身体要被玩坏了……啊啊啊啊啊……」风晴雪娇美的玉体因为高潮而兴奋的绷紧,穿在身上的衣服也已经被蜜穴里喷出的淫水沾湿,胸前的衣服更是沾满了洁白的乳汁,在无数光束冲击下,这件蓝白相间的短裙很快就被怪异的力量撕得粉碎,露出风晴雪从没有让同伴之外男人看过的绝美玉体,被淫水沾湿的性感肉体更显美艳动人,而不断受到刺激而淫水连连的粉嫩蜜穴更是诱人犯罪,两条白玉无瑕的美腿间光滑平坦的小腹上,两瓣紧闭的阴唇因为接连的高潮而微微向外翻开,可以让人清楚的看到风晴雪蜜穴里那些不断蠕动的蜜穴软肉上细嫩的肉芽,而从蜜穴中缓缓流出的透明淫水更是沾湿了风晴雪两条美腿的内侧,而风晴雪一对光滑软腻的性感美乳也因为不断受到光束的冲击而兴奋的耸立起来,两粒浅粉色的乳珠更是激凸起来,洁白的乳腺分泌液从乳珠上不断渗出,很快就有两道诱人的乳白色液体沿着风晴雪光滑的腹部缓缓汇聚成一股,又和蜜穴里流出的淫水混在一起,将风晴雪白皙的大腿内侧弄得一塌糊涂,却又更添风晴雪双腿间春光里一抹淫靡之色。

  那漫天飞舞的光束一波又一波毫不停息的冲击着风晴雪敏感的身体,在接连不断的刺激下风晴雪微眯着眼睛,突然高昂起头,披散的秀发兴奋的颤栗着,发出了她从未发出过的高亢的浪叫呻吟,随着这声舒畅的呻吟,却见风晴雪赤裸的玉体兴奋的颤抖着,蜜穴里淫水如同溪水般激荡四溅而出,周身凝脂般细腻的肌肤已经被那些冲击的光束汇聚的淡蓝色光辉萦绕,那些淡蓝色的光辉如同凝结在她的皮肤上一般,瞬间化作一袭散发出蓝色幽光的兜帽披风,然而这身披风几乎将风晴雪完美的玉体暴露无遗,披风胸前衣衫半遮半掩,仅仅能够勉强遮挡住风晴雪美乳的两点乳晕,而高耸的乳峰则完全暴露在外,光滑白皙的腹部和两条诱人的雪白美腿间更是仅能勉强遮挡住那一点无限诱惑的蜜穴,而背后丰满的美臀被披风垂下的流苏若隐若现的遮盖住,看不清楚究竟是否毫无遮挡的暴露出来。

  而从无尽的高潮余韵中缓缓苏醒过来睁开双眼的风晴雪,脸上忽然浮起一丝无比淫魅的媚笑,眼角的余光里更是闪过一抹妖艳之色。

  「风晴雪,吾已赐予你娲皇痴女神力,你拥有了这样的身体……唔啊……便足以承受你将要面对的无数上古淫兽的肆意奸淫而不会受到任何致命的伤害,就算再肮脏污秽的东西都无法玷污你的身躯,而你的性欲将永远无法得到真正的满足……哦,好舒服,不要停……只会沉浸在对男人肉棒的无限渴望之中,成为欲求不满的幽都痴女,千万年中,任凭男人奸淫的淫荡骚货。」附身在巫姑身上的女娲艰难的喘息着说道:「接下来我所说的,风晴雪,你可听清楚了,这是复活大巫祝之子的唯一方法,若稍有差池,则不仅复活无望,就连你也不免魂飞魄散。」「据《洞冥广记·仙妖》记载:大荒之北有淫兽名辟邪,形如猞猁而体硕,生性奇淫,好与人类女子交合,往往致其脱阴而死方止,每遇美貌女子,则不眠不休日夜宣淫。其阴茎末端生有软骨,名为辟邪之骨,传闻辟邪之骨活死人、生万物。」女娲手指虚空,却见幽暗的娲皇神殿上顿时浮现出无数辟邪兽奸淫女子的画面,而女娲和风晴雪两人都不断呻吟着,一起环视这些淫靡的嘲,女娲继续说道:「风晴雪,吾要告诉你的复活大巫祝之子的方法,便都在这辟邪之骨上,这辟邪之骨可集万千灵气成就一具」躯体「,虽然并非血肉天成,却与天生天养无异,可承载一切魂魄,即使荒魂亦可承载于其上,不过这辟邪之骨虽有这等神奇之处,却并不易得,因为淫兽辟邪死后感风成灰,想要它的骨头,必须在它活着的时候生取其骨,或是令它心甘情愿交付,而在它活着时候生取其骨的方法,便是尽你所能令其获得真正的高潮,传闻如果女子与之交和,令其感受到极致的高潮,此时它肉棒……啊,不,大鸡巴……啊……顶端生长的辟邪之骨就会自动射入与之交欢的女子蜜穴之中,之后这只淫兽便会死去化为灰烬。」「所以你所要做的,便是去极北之地,寻这辟邪淫兽……唔啊啊啊啊……与之交合……不,做爱……做爱……令其舒爽到高潮,取走这截辟邪之骨,带回幽都来,吾将以命魂牵引之术令……咦啊啊啊啊……大巫祝之子附魂于其上而复活……」附身于巫姑身体之上的女娲似乎承受着极为刺激的挑逗,此时说话的声音有气无力,说话时的喘息声里也满是压抑的浪叫呻吟,而被她附身的巫姑更是面色潮红,空洞的美目微闭,朱唇间一抹香舌半卷,不断颤抖的两条美腿间更是淫水四溅,整件灵巫祭衣下身已经被濡湿紧紧贴在充满诱惑的美腿上:「切记……啊啊啊……辟邪兽生性奇淫,无论它如何淫虐你,你都不可违抗,而吾赐予你的娲皇痴女的神力,足以承受其狂暴的淫虐而无碍……不行了,好哥哥轻一点……咦呜呜呜呜呜……得到辟邪之骨后切莫令其暴露于空气之中,插在蜜穴中迅速带回幽都,吾方能施行命魂牵引之术救回大巫祝之子……「「呵呵,女娲娘娘,不就是一只淫兽而已,何必赐予我此等神力?」风晴雪忽然妖媚的一笑,那层萦绕在她身旁的淡蓝色光辉已经逐渐暗淡下去,然而风晴雪脸上浮起的那抹淫魅的媚笑却仍然挂在她的嘴角:「以我在人间闯荡时领悟的那些幽都神力,也足以承受这辟邪兽的淫虐了。」「你以为复活大巫祝之子就只是让你被辟邪兽淫虐这么简单的事情吗?」女娲喘息连连,被附身的巫姑也淫荡的伸出舌头舔着嘴唇,艰难的说道:「用辟邪之骨塑造的身体虽然可以承载灵魂,但是附着上去的灵魂却已经没有了前世所有的记忆,难道你只想……啊……只想要一个对你毫无印象的大巫祝之子吗?就连那些能把你操的浪叫连连的性爱技巧都不复记忆……「「那我该怎么做……」风晴雪饶有兴趣的看着快要被凭空玩弄到高潮的巫姑,眼神暧昧的问道:「还请女娲娘娘明示,就算让晴雪被下贱肮脏的乞丐们狂肏玩弄,被肮脏丑陋的妖兽随意淫虐,晴雪也是心甘情愿的……」「吾赐你痴女之力也正是为此,虽说时如逝水,物是人非,然而过往种种,却并非了无痕迹,大巫祝之子羁旅红尘,一生漂泊坎坷,与他相识相知之人定非少数,而这些关于大巫祝之子的记忆,也就分别散落在这些人身上,虽然这些人可能与大巫祝之子仅有一面之缘,或是早已遗忘他之存在,然而这些痕迹早已深深烙在他们的身体里,却是他们无论如何都洗不脱的痕迹……」女娲咬着牙嘶声说道:「你在前往极北之地寻找辟邪兽的途中,恰好可以一路寻访这些曾与大巫祝之子有缘相识之人,用你那用地界幽都秘术改造过的淫荡美屄来旧能的榨取他们的精液,而你随身携带的铸魂石即可将这些精液中有关大巫祝之子的记忆提取出来,到时候这些记忆也可以和荒魂一同附着在辟邪之骨上一同复活,到时回到你身边的,便就是那拥有前世完整记忆的大巫祝之子了……啊……啊啊啊啊啊……」女娲艰难的说道最后,忽然一连声的浪叫起来,而被附身的巫姑也是四肢绷紧,昂首发出一连声的快美呻吟。

  「看样子晴雪来的还真不是时候呢……」风晴雪看着眼前半悬在空中高潮连连不断呻吟的巫姑,媚笑道:「时候不早,那我就先告辞了,女娲娘娘,还有巫姑姐姐,你们尽情的玩吧……」说着,一身幽蓝色光焰萦绕的风晴雪缓缓落回地面,转身向外走去。

 〈到风晴雪的身影消失在娲皇神殿门外,这时半悬在空中的巫姑才忽然放声呻吟,不断地连声哀求起来:「蚩尤大人,您的大肉棒好厉害,操的娘娘和巫姑都好爽好舒服啊……求求您……求求您也用大肉棒狠狠的操一次巫姑吧……巫姑也好想像娘娘那样每天在您的大肉棒下被操的死去活来浪叫连连啊……求求您了……也狠狠的操巫姑一次吧……」巫姑一边呻吟一边兴奋的扭动着娇躯,无数淫水从她灵巫祭衣裙装的双腿间淋漓滴落,将整座祭坛弄得一片狼藉,正在她哀求的同时,却见祭坛忽然裂开一个大洞,瞬间将悬在半空的巫姑吸了进去,祭坛再次合拢的瞬间,却听得一个阴森森的男声哈哈大笑道:「没想到啊没想到,女娲你这个小骚货这么淫荡就罢了,没想到你调教出来的仆从们竟然也都是跟你不相上下的淫荡骚货啊!这次我可要换换口味,试试这个女娲族的巫姑的骚穴干起来会是什么滋味……小骚货,自己把那碍事的衣服脱掉,自己双手分开双腿躺好,看我蚩尤大神怎么把你干到魂飞天外的,哈哈哈哈!」而这时一个慵懒娇媚的女声响起:「只有蚩尤哥哥的大肉棒才能让人家变得那么淫荡的嘛,上一次伏羲带着十万天神一起杀入幽都来狂肏人家,十万天神竟然没有一个能在吾的骚穴里面抽插上三下的,就连那伏羲也只是把吾干的不上不下就射了进来,只有蚩尤哥哥的大肉棒才能把人家干的这么淫荡骚浪啊……巫姑你快一点,吾还想要蚩尤哥哥的大肉棒狠狠的操……啊啊啊啊……蚩尤大人……竟然生有两根肉棒……啊……真是好棒啊……啊啊啊啊……「女子娇媚的声音未落,又变成了一连串的娇喘呻吟,很快巫姑的呻吟声也随之想起,两个人像是比赛一般浪叫起来,淫媚的呻吟声此起彼伏。

  藏身在门外并未走远的风晴雪侧耳听着神殿内销魂的呻吟声一声高过一声,脸上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媚笑,暗自说道:「蚩尤大神,晴雪这次透露给您的进入幽都的方法可以说是最好的献礼了吧,所以,请让您属下的淫兽们不要客气,好好的享受风晴雪小骚货淫荡的身体吧,呵呵……」风晴雪戴上兜帽,背着古剑焚寂慢慢走远。

  第二章

  翻云寨总是这样的景象,无论什么时候看到,都是愁云惨雾阴森森的模样,仿佛人世间所有的不美好都被困在此处,连一点阳光都不会透进来。土壤染黑腥红的血,破败的山寨房屋上还留着几个月前扫荡翻云寨时留下的剑痕,然而来过一次的人绝不会想再来一次。

  风晴雪选择这里作为收集百里屠苏记忆的第一站,只因一切从这里开始,数月前百里屠苏荡平翻云寨,救出被囚禁于此的方兰生与欧阳少恭,这才将一切孽缘拉开帷幕,如果这里还有残存的妖化山贼,他们的精液中显然充满了关于百里屠苏的记忆。

  风晴雪走进山寨大门的时候,心里还在怀疑这里究竟有没有那次血战后残留下来的妖化山贼,所以当她一走进山寨大门,就故意放重脚步,还不时将纤细修长的指尖探入极度暴露的披风裙摆下,捅进自己已经因为饥渴而变得兴奋起来的蜜穴里卖力的抠弄起来,随后再将沾满淫液的纤指指捻兰花,看着纤指开阖间被扯出来的透明淫液链,风晴雪舔着嘴唇,露出无比兴奋的神情。

  果然没有让风晴雪失望,当她淫荡的扭动着娇躯向废弃山寨深处走去,一边发出快美的娇喘声音时,很快便听见山寨深处传来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发出桀桀的怪笑声说道:「妈的,兄弟们闻到什么味道没有……嗤嗤……嗯,好像是女人发骚时候骚穴里发出的味道嘛……」「他妈的,现在是什么时候,整天就还想着女人女人……」另一个声音气冲冲的打断他的话,接口说道:「自从上次那小子血洗了咱们山寨,这都多久没人从这一带经过了,咱们几个不仅没了活路,整天还得提心吊胆的东躲西藏,生怕那些侠客们再回来扫荡,刚才放哨的兄弟说看到有个人向山上走来,老大派咱们来看看情况,要是没事,咱们就赶紧回去汇报,别多生事!」「妈的,我这不是好几个月都没碰过女人了嘛……你说以前那个大王,也算得上是神通广大,不晓得从哪里弄来些仙丹,服下后简直令人脱胎换骨、力大无穷,可惜不知怎么竟会变作这副怪模样,到城里找那些妓院里的小妞都没人愿意接我们的客,到后来干脆就被人说是妖怪,这一传开,那些修道的牛鼻子们就跟疯了一样一波又一波前来扫荡,最后那个小兔崽子倒是厉害,竟然一个人杀了大半兄弟,连大王都被他斩于剑下,要不是咱们几个见势不妙躲进地洞里,恐怕那一日也免不了挨上一刀了……可是这没女人的日子,妈的比挨上一刀还要难受的嘛!」最开始说话的山贼絮絮叨叨的抱怨着,当他说完的时候,已经开始娇喘连连的风晴雪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伙巡山的山贼的身形了。

  说他们是妖怪其实只是江湖侠士们的习惯称呼,其实这些服用过玉衡碎片炼成的漱魂丹的山贼们只不过是欧阳少恭制作焦冥所用的仙芝漱魂丹的失败试验品而已,他们的肉体早已开始崩溃异化,与其说是变得肌肉发达,不如说是变成了一具挂满了鼓胀筋肉的行尸罢了,以他们狰狞丑陋的模样,寻常人见了只会当做妖怪出没,就连最下等的妓院里最下贱的妓女都绝不会愿意接待这样的客人。

  然而风晴雪正是为了收集这些妖化山贼的精液而来,而且从幽都到翻云寨这一路上都是以腾翔之术刚而行,本就外表清纯内心淫荡的风晴雪被娲皇痴女神力改造的后愈发淫荡的身体早已饥渴难耐,此时的她根本顾不上对方的模样有多么恶心丑陋,只渴望着能有足够的肉棒来粗暴的捅进自己早已淫水泛滥的蜜穴里狠狠的抽插,正欲火中烧的风晴雪突然看到这些妖化山贼的出现,再也顾不得此行的目的,急不可耐的向着这群山贼走来的方向小跑过去。

  「妈的你还别说,这么久没碰过女人,老子连女人下面那骚穴究竟是条是圆都记不清了……什么时候再有女人从这山寨附近经过,老子也不管她是死是活了,一定要狠狠的操上几次才行……什么人?!」另一个山贼扛着大刀,正跟走在前面的两名长出触手般尾巴的妖化山贼抱怨着,瞪大的独眼却忽然看到一名身披幽蓝披风的人形如同鬼魅一般忽然出现在终山贼面前,而那绰约曼妙的身影背着的赫然正是数月前扫荡翻云寨、独挑山大王的少年背后那柄腥红古剑,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这名妖化山贼吓得脸色煞白,顾不得看清来者究竟何人,惊恐的大叫一声,手里的大刀已经兜头劈下。

  风晴雪没想到这些妖化山贼已经成了惊弓之鸟,根本顾不上看清自己是男是女就开始下死手,原本还想用自己性感而淫荡的身体来色诱这些只剩下本能的山贼的计划看来是没用了,眼看着山贼手中大刀就要劈在头上,风晴雪空虚的呻吟一声,纤指轻扬,一直藏在身后的西风巨镰嗡的一声激舞而出,狂转着迎向山贼砍下来的大刀。

  走在挥刀山贼两旁的长出尾巴的山贼听到同伴的惊怒呼喝,也都已经看到眼前的不速之客,两人大惊之下,一个山贼猛地伸出一双已经退化成尖刺的双手,对着突然出现的风晴雪就要刺去,然而不等他双手刺出,却听得铿然一声,却见突然出现的神秘人影只是手指一挥,一杆周身散发出死亡气息的巨型镰刀从她背后狂旋飞出,最先发现她的山贼手里那柄沉重的大砍刀已经应声断成两截,断刃弹飞出去,然而那柄镰刀去势正猛,斩断大刀后毫不停滞的呼啸飞出,一瞬间只见漫天镰影盘旋,死亡的阴影在沉闷的阴云下妖艳的起舞。

  正在这个山贼庆幸没有贸然出手,不然这两根异化成毒刺的双手难免不保的时候,另一个山贼见情况紧急已经掏出用来示警的号角,正深吸一口气准备吹响,却忽然感觉手中号角一沉,却见那突然出现的身影正无比娇艳的看着他媚笑着,纤指遥指自己手里的号角,这名山贼只觉得手中的号角上传来一阵阵寒意,诧异的低头看去,却见号角已经被冻结在成一块晶莹的寒冰之中,不等他惊怒之中丢下手中冻结的号角,却见那漫天盘旋的巨镰呼啸而下,举在半空中的号角已经被凌空击成碎片,等到山贼们惊慌失措的看向那个身影时,却见眼前是一名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衣着性感暴露的绝色美女,而这名绝色美女正面色潮红娇喘连连,纤手倒持巨镰,正用饥渴的眼神打量着几个吓呆的山贼。

  这几个妖化山贼见到对方几乎是轻描淡写便将自己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噗通一声齐刷刷跪在风晴雪面前,磕头如捣蒜般连声求饶:「求大侠……不,求仙子绕过我们吧,我们这些人真的再也不敢做坏事了……杀了我们也只是污了您高贵的手而已……求您放过我们吧……」「你……」风晴雪忽然纤指一动,冰冷的镰刀锋刃已经架在了那个最开始说闻到淫靡气味的山贼脖子下,吓得那个山贼一阵哆嗦,风晴雪忽然淫媚的一笑,用镰刀迫使他抬起头看着自己,幽幽的问道:「对,就是你,刚才你说闻到了什么味道?」「啊?啊……不不不,刚才是小的该死胡说,请仙子高抬贵手饶过小的胡言乱语,仙子如此高贵圣洁,怎么会有淫荡……啊不不不……除了令人心醉的体香外,怎么会有其它的味道呢?」那个山贼愣了一下,马上想起刚才自己说过的淫靡气味的话,生怕眼前这个笑的异常诡异的神秘女子一个不高兴把自己切成碎片,连忙连哄带骗的求饶道。

  「说实话。」风晴雪见他连声求饶的慌张模样,也不禁嫣然失笑,却又板起脸冷冷的问道:「把你刚才的原话一个字都不准隐瞒,重新说一遍!」说着,将架在山贼脖子下的锋刃向上一顶,吓得那个山贼又是一阵哆嗦。

  「啊……这……这……」锋刃的寒光在那个山贼脸上闪烁不定,吓得他几乎快要哭出来:「小的……小的说就是,还请仙子饶恕小的胡言乱语……刚才小的胡说的是:好像是女人发骚时候骚穴里发出的味道嘛……求仙子饶恕小的胡说啊……」「发骚?」风晴雪面无表情的幽幽问道,却忽然抬起腿用自己光滑白皙的玉足猛地踩在那个山贼的肩膀上,而这个动作让那个山贼的脸几乎紧紧的贴在她两腿间的敏感部位上,隔着仅能勉强遮住她蜜穴的披风,风晴雪能感受到山贼忽然变得急促的沉重呼吸正刺激着自己已经敏感异常的蜜穴,风晴雪忽然轻轻的呻吟一声,一边用自己完全暴露在山贼眼前的白皙美腿轻轻磨蹭着妖化山贼丑陋扭曲的脸,一边挑逗着问道:「是说晴雪的骚穴里淫水的味道吗?」「啊啊?不不不……没有这个意思……真的没有这个意思……仙子饶我一命吧……」虽然眼前就是绝色美女白皙的美腿和隐约可见的芳草幽径,而从这绝色美女极度暴露的披风短裙下还可以清楚的闻到淫液的气味,可是冰冷的镰刀锋刃正紧紧的顶在这个山贼的脖子下,吓得他根本不敢轻举妄动,只是偷偷抬眼看去,希望这淫荡的女子能将腿稍微抬高一点好让自己能看得更清楚。

  「你的鼻子还真是不错呢,这么远的距离都能闻到我的气味……呵呵,不知道你下面那根肉棒能不能像你的鼻子这么厉害呢……」风晴雪忽然反手掷出手中巨镰,镰刀尖端噌的一声深没入土,风晴雪也不回头,突然俯下身将自己绝美的脸贴近山贼丑陋恶心的脸,无比渴望的说道:「也不知道你们这些妖化山贼的肉棒到底好不好用,先拿你们几个试试吧,要是还不错的话再和你们其他那些山贼们玩玩也不错……」这三个山贼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却见风晴雪忽然反手掷出手中镰刀,都以为这女子突然便要出手,都吓得闭着眼跪在地上哆嗦着,风晴雪原本正满心期待着饥渴的山贼们会一拥而上将自己按倒在地,粗暴撕碎自己的衣服,然后一起肆意奸淫自己早已饥渴难耐的美妙玉体,然而她微闭着美目满心期待的等待半天,却始终不见那三个山贼有所动作,睁开眼看去,却见三个山贼跪在地上都哆嗦个不停,风晴雪又气又恼,忍不住用带着黑丝手套的纤手隔着山贼破破烂烂的裤子轻轻抚摸着他已经高高挺起的粗大肉棒,另一只手轻轻揉捏着自己丰满的白皙美乳,一边贴近这名山贼的脸,让自己快美的馨香喘息呵在他的脸上,一边恼火的问道:「你们难道听不懂我的话吗?」「啊?仙子你……你……你不杀我们吗?」这名山贼胆战心惊的跪在地上,半天却没感觉到镰刀砍下来,睁开眼却看到风晴雪和自己贴面对视的眼里饥渴的眼光,这才喜出望外的问道:「仙子的意思是……」「你们吃了仙丹变成妖怪后难道听不懂人话了吗?」风晴雪一边饥渴难耐的扭动着娇躯,一边娇喘着说道:「我再说最后一遍,你们都来狠狠的奸淫晴雪淫荡的身体吧!」看着眼前的绝色美女淫荡的扭动娇躯,这三个妖化山贼再也按捺不住欲火,喜出望外的大叫一声,纷纷向风晴雪猛扑过去,风晴雪满足的呻吟着迎合着他们被扑倒在地,刚才那个被晴雪打碎号角的长出尾巴的山贼动作最快,已经顺势压在了晴雪的身上,却见他异化为毒刺的双手猛地刺穿风晴雪暴露的披风,猛地一扯,只听嘶啦一声,风晴雪身上那件披风顿时化为碎片,性感的白皙玉体就清晰的暴露在这些肮脏丑陋的妖化山贼面前。

  那个山贼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女人,更何况面对的是风晴雪这样人间罕有的绝色美女,积蓄已久的性欲在这一刻彻底的爆发出来,当他看到风晴雪赤裸的绝美玉体就躺在自己身下的时候,忍不住兴奋的大吼一声,一把扯下自己的裤子,挺着自己早已经兴奋不已的粗大肉棒,化为毒刺的双手缠住风晴雪的纤腰,壮硕的腰部猛地一挺,肉棒顶端硕大的龟头已经顾不得风晴雪能否承受住如此粗暴的奸淫,硬生生顶开风晴雪两瓣粉嫩的阴唇,足有三指粗细的异变肉棒已经顺势捅进风晴雪香软的粉红蜜穴之中,风晴雪蜜穴软肉肉壁如同婴儿小嘴一般贪婪的吮吸着山贼粗大的肉棒,肉壁上软滑的皱褶因为兴奋而不断蠕动着刮弄刺激着妖化山贼因为变异而虬结的肉棒楞沟,这样极致的刺激让山贼舒爽无比,兴奋的用双手缠绕住风晴雪的身体,腰部再次发力,让已经兴奋的快要爆炸的粗大肉棒猛地一捅到底,干的性起的山贼和正闭着眼舒服得檀口微张娇喘连连的风晴雪同时发出一声满足的喘息。

  风晴雪忍不住伸出白皙的玉臂,兴奋的环绕住山贼丑陋扭曲的头颅,主动用娇艳的香唇衔住妖化山贼外翻的乌青嘴唇,还不时伸出舌尖捅进山贼的嘴里,和他的舌头不断纠缠着,妖化山贼感受着眼前绝色美女竟然主动的和自己接吻,还不时吐出香舌与自己纠缠,也变得更加兴奋起来,更加卖力的抽插起被压在身下的美女,粗大的肉棒猛烈的冲击着风晴雪的蜜穴,妖化山贼已经开始肿胀、散发出恶臭脓液的烂肉的小腹猛烈的撞击着风晴雪白皙的美肉,墨绿色的腐败脓液不断溅落在风晴雪白皙的玉体上,被夹在两人激烈碰撞的肉体间发出淫靡的啪啪声响。

  妖化山贼兴奋的咬住风晴雪半张的红唇,一边不断将恶臭的唾液送进风晴雪的嘴里搅拌,而风晴雪却丝毫不在意山贼吐进嘴里的恶臭唾液,反而兴奋的连声呻吟起来,同时仿佛品尝美味一般尽情的吞咽着山贼的唾液,而她白皙的玉体更是紧紧缠绕住压在自己身上的山贼,两条白皙的美腿蛇一般缠在山贼的腰上,每次山贼挺动腰部时,风晴雪都会帮着他向下压去,好让他的粗大肉棒能够每一次都捅到蜜穴最深处敏感的软肉上。

  「啊……没想到你们服下仙丹虽然变得这么丑,但是……啊……但是下面的大肉棒还真是不错呢……啊……捅到深处去了……啊……好硬好滚烫的大肉棒……啊……干得晴雪小骚货好爽啊……用力……啊……就是这样……啊……狠狠的捅捅烂风晴雪淫荡的小骚穴……「经过娲皇痴女神力改造的风晴雪的身体变得异常敏感,而越淫荡越变态下贱的淫虐就越能刺激风晴雪的敏感点,原本圣洁高贵的娲皇痴女神体此时被肮脏下贱的烂肉山贼压在身下肆意淫虐,风晴雪早已舒服的浪叫连连,随着山贼异常粗壮的巨大肉棒每一次凶狠的猛捅到蜜穴深处,风晴雪白皙的玉体都要随之兴奋的痉挛起来,而她沾满妖化山贼腥臭的脓液的蜜穴口处,更是早已淫水四溅,墨绿色的浆液随着妖化山贼粗暴的抽插而沿着风晴雪的绝美肉体肆意流淌。

  「哦哦哦哦哦……风晴雪小骚货的淫荡骚穴被山贼大哥的粗大肉棒干的真是好舒服啊……狠狠的操,把晴雪的烂屄干成人间最肮脏淫荡下贱的肉便器吧……请把各位的精液都毫无保留的射进风晴雪的骚穴里……风晴雪要给各位山贼大哥生下妖怪孩子……啊……让晴雪这个高贵的女娲大神的灵女被干成妖怪们的孕体……让女娲大神的后代们化身妖兽淫虐人间吧!「风晴雪兴奋的放声浪叫起来,一边主动挺动纤腰,迎合着妖化山贼毫不怜惜的粗野抽插,让妖化山贼的粗大肉棒每一次都凶狠的猛捅到底。

  「真是淫荡的女人呢……听说你还是女娲的灵女?哈哈,看我……看我怎么把你活活操死的,我还要把精液全部射进你这淫荡的美屄里去,让你被我们这些肮脏的山贼们干到受孕!」正卖力的抽插着风晴雪的妖化山贼兴奋的喘着粗气,一边不顾身边同伴们急不可耐的催促,将风晴雪压在身下,独自占据着风晴雪淫荡而敏感的性感肉体,粗大的肉棒顶在风晴雪被粗暴的大大撑开的蜜穴里狠狠的抽插着,白色的汁液随着两人激烈的交合而不断从蜜穴和肉棒摩擦处向外泛出,一边兴奋的用淫荡的语音侮辱着风晴雪的身份。

  「喂喂,你倒是换个体位,让我们两个也玩玩这个骚货的身体嘛,反正她还有两个肉洞没有被玩嘛,反正这会就咱们三个,在把她带回去让兄弟们都玩个爽之前有的是时间,也让我们好好玩个爽嘛!」那个独眼的妖化山贼看着眼前同伴和送上门来的绝色美女纠缠在一起激烈交合的淫靡嘲,这才从刚才被打断武器的恐惧中回过神来,此时舔着嘴唇羡慕的看着风晴雪白皙的性感玉体被妖化山贼肮脏的身体压在身下肆意淫虐的场面,忍不住抱怨道。

  正卖力抽插风晴雪的妖化山贼正沉浸在风晴雪性感的美体和极品的蜜穴带来的极致快感中无法自拔,根本顾不上同伴们在说什么,反而是被压在他身下的风晴雪一边兴奋的迎合着妖化山贼猛烈撞击自己敏感的身体发出的啪啪声的抽插,一边看着身边早已急不可耐的两个山贼,无比娇媚的说道:「不要客气啊……啊……你们一起来……一起来狠狠的奸淫蹂躏风晴雪淫荡的身体嘛……

未完

  本楼字节数:226954字节

注册享受更多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