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女装新大陆】(00-01)
【女装新大陆】(00-01)

【女装新大陆】(00-01)

作者:gggggg000
字数:9400

              序章一切的开始

  诚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脸色绯红。

  他的手上紧紧地拽着一件粉色的连衣裙,这是他女朋友,晓的连衣裙。

  【真的要尝试吗?】【为什么不呢?】理智在阻止自己,然而心中那个魔鬼
的声音显然更加洪亮。

  诚的手慢慢解开自己衬衫的扣子。

  【真的要这样吗?现在回头还来得及。】理智仍在挣扎。

  诚闭上眼,咬牙一狠心,拉开了裤子拉链。

  哗啦,是裤子落地的声音。与裤子同时掉落的是自己那个被叫做「男性」的
头衔,至少外表上是这样的。

  诚在脑袋里想象着晓穿着这件公主系的吊带粉色及膝裙。细细的白色肩带,
让香肩与性感的锁骨显露出来。白色褶皱的胸部,衬托出少女即将发育完美的胸
部。腰间背后的粉色大蝴蝶结系带有收腰效果,让腰型看起来更为突出。蓬松的
裙摆,双层荷叶蕾丝边的裙沿,在风中随风飘舞,尽情释放少女的浪漫。

  【自己穿上这条裙子也可以变得那么可爱吗?诚双手颤抖着,将裙子套在头
上,准备向下展开。】啪,厕所门被打开了。

  「你在干什么?」

  【糟糕,是晓回来了。】诚后悔不已,自己居然太激动忘了锁门。

  「额……额……那个……我……这个……」诚吓得面色苍白,一时不知道该
说什么。

  「今天的课被取消了,我就提前回来。想不到,趁我不在你居然在干这种事。」

  「我……我只是……」诚支支吾吾,毕竟自己理亏。

  「住口,不要狡辩,跟着我。」

  头上套着裙子,脸色苍白的诚跟随她女朋友,晓走进了卧室。虽然只是几步
的路程,诚却感觉犹如几个世纪。一路上,诚都忐忑不安的想着接下来会发生的
事。自己会被甩掉?自己偷穿女朋友的裙子的事被公之于众?这对自己的未来来
说简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诚不敢再想。

  一进入卧室,诚就向晓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冲动。」

  「不,你没错。」晓一脸正经地说道,似乎并不是反话。

  「我真的错了,请原谅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真没错,」晓说:「行了,都脱了吧。」

  诚取下套在头上的裙子,叠好准备递给晓。但愿自己现在表现好点能获得晓
的谅解。

  「我说的是都脱掉,全身都脱掉。」

  诚看着自己身上,衣服和裤子已经在厕所就脱下了,裙子也刚给脱下,自己
身上就只剩下内裤。难道?

  「对,全脱掉。」

  虽然很尴尬,但是此时诚不敢违背晓的命令。

  脱下内裤后,诚面色绯红,用手遮挡着下身。

  「那个,额……」

  晓没有理会诚,她转身在衣柜里捣鼓着什么。

  【难道是要跪搓衣板了?但是搓衣板不在衣柜里呀。】一会,晓转过身,把
一团东西扔到了床上。

  「穿上吧。」

  诚看了看,是全套的女式服装。粉红色装饰有蝴蝶结的蕾丝胸罩,蓝白相间
的胖次,白色的吊袜带和白色的过膝袜。

  「以前偷穿过吗?」

  诚摇摇头。

  「知道该怎么穿吗?」

  「不是特别懂。」

  「那你先试试吧。」

  晓的声音很平静,似乎没有生气。但是,女人真的生气时看不出来的。诚不
敢怠慢,他双手颤抖着拿起胸罩放在胸前,学着以前看的里番里面的样子把背带
拉往背上。但是,毕竟是第一次尝试,他动作笨拙,尝试了好几次都扣不上背后
的带子。

  「噗」看着诚笨拙的样子,晓一口笑出来:「哎呀,你这动作看起来真好玩,
还是让我来帮你吧。」

  在晓得帮助下,诚顺利的穿上了胸罩,胖次。然后,穿上过膝袜,系上吊袜
带。最后,晓为诚套上粉红的连衣裙,收紧背上的系带,全套衣服就穿好了。

  晓围着诚走了几圈,不时调整一下诚的衣服。

  「好了,去梳妆台前坐着吧。」

  诚听话地走了过去,端正地坐下。

  【刚才都笑了,应该是不生气了吧。】晓找出一顶玩cosplay用的深
棕色假发,给诚带上。假发不愧是男性与女性在头上的最大特征。带上假发后,
诚看着镜中带着假发的自己,假发前面的两撮耳朵前垂下的辫子与其眉毛剪裁的
刘海恰到好处地遮挡住自己充满男性线条的脸颊,让自己有了一股柔弱之气。

  不过现在诚这个样子,看起来还是很违和的。

  接下来,晓开始为诚化妆。晓的化妆技术炉火纯青,巧夺天工,渐渐的,一
幅女性的脸庞就出现在诚的身上。

  诚看着梳妆镜中慢慢变化的自己,心中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胯下也开始变
硬。

  「淑女的胯下可不会凸起哟。」一切都逃不过晓尖锐的眼睛。

  诚的脸刷的一下又红了,在妆容的衬托下,似乎是一个害羞的小姑娘。诚看
着镜子中的害羞妹子,自己也有点沉醉其中。

  咔嚓,晓拿出手机给诚拍了一张,稍微修一修脸型和腰围后,把屏幕面对诚。

  「好了,看看,好不好看。」

  诚点头。

  「去干你自己的事吧,你不是今晚还有一个labreport要due吗?」

  诚这才突然想起来自己作业没写,连忙跑向书房。但是裙子限制着自己的步
伐,让他跑步的姿势特别别扭。

  「记住,淑女是只能踩小碎步的。」晓说道。

  诚只能放慢脚步,慢慢地走向书房。晓则是走向厨房,开始准备晚饭。

  穿着裙子写作业的感觉很诡异,不过诚却很享受。越两个小时后,诚写完了
labreport,晓也做好了晚饭。诚看看时间,正好吃完饭就可以去学校
交作业。

  「嗯,那个,穿着吃饭吗?」

  「当然」

  「我担心不小心弄脏了。」

  「我准备了围裙给你。而且,淑女吃饭时可是时刻注意吃相的。」

  「额,好吧。那吃晚饭再脱吧。」

  「不。」晓说,表情坚决。

  「啊,什么?」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许脱,我想要你穿着裙子去,反正交作业而已又不是上课。怕什么,最
多被教授看见,但是教授又不认识你。放心,我会和你一起去的。」

  【女装出行?得了吧,这行不通。】难道晓还在生气?天哪,女人生气真是
可怕。

  「晓,我错了,你别生气了,我以后再也不偷穿女装了,我保证。」

  「不不不,我没生气。再说,你不刚才也挺享受的吗?」

  诚没辙,晓有自己的把柄,自己只能顺从晓。这一顿,诚吃得很不好。倒是
晓今天胃口出奇的好。

  吃完晚饭,晓洗完碗,诚也在书房收好了作业。

  「真的要这样出门吗?」

  诚希望晓只是一时兴起,现在过了那股劲就会妥协吧。

  「嗯,是的。」

  「要是,被人看见了,怎么办。」

  「怕什么,你现在可是一位漂亮的淑女诶,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晓和诚拥有亚洲人的血统,对于诚来说,五官与身型在天生就超过大量白人
女性。想到这里,诚放心了一点。

  「难道你不相信我的化妆水平?」

  「不,不,相信,相信。」诚没辙。

  【不过想想着晓之前给自己拍的照片,在妆容与衣服的衬托下,如果不是仔
细看,完全无法辨别出这是一位男性。】想到这,诚倒也放心了许多。

  「好了,穿好鞋出门吧。」晓说道,找出一双黑色圆头皮鞋给诚。

  鞋是36码的,诚的脚有38码,不过在丝袜的帮助下,诚还是顺利地将脚
挤了进去。

  「这个鞋太小了。」诚感觉脚趾头伸在皮鞋里根本无法伸直,这种感觉很别
扭。

  「忍忍吧,总不能穿男鞋露馅吧。」晓说。

  「好吧。」诚只能适应这小小的黑皮鞋。

  「好了,嗯,我看看。很好,衣服很端正,出门吧。」

              第一章初次女装

                 1

  晓牵着面红耳赤的诚的手走出门。

  「脸这么红,当心会被怀疑哦。」晓提醒道。

  诚拼命想要调整,但是越着急脸越红。

  「好了,」晓走到诚身后抱住诚,把脸靠在诚的后背上:「来,慢慢地,深
呼吸。」

  在晓的引导下,诚渐渐放松下来,面色恢复正常。

  十月份的皖城夜晚,在温带海洋性气候的影响下异常凉爽。微微的凉风轻轻
地吹过,诚的秀发随风飘舞。划过地面的风吹进裙摆,让他感觉下体一股凉意。

  【真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奇怪体验。】这种穿裙子特有的感觉,诚开始享受起
来。

  「感觉好吗?」同样穿着及膝裙的晓当然知道诚正在沉醉于裙下的凉风。晓
看了看时间,「好啦,快走吧,公交车要到了。」

  诚家门口就是公交车站,很是方便。开往学校的11路公交车准点到达了车
站。

  晓拽着半沉醉状态下的诚走上公交车。公交车司机友好地向她们打招呼,作
为礼节她向司机回道晚上好。

  【看来真的没有露馅。】诚稍微放心了,不再紧张。

  为了保险,诚和晓选择坐在灯光较暗的后排。正常来说后排是没人的,但是
这次还是有几个黑人,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诚。

  「呐,你看他们看你都看出神,下面都硬了。你的魅力比我高哟。」晓咬诚
的耳根。

  诚看了看前面的老黑,再看看他们下体的微微勃起,脸又红了。

  或许是脸红的妹子更加娇羞可爱吧,眼前的几个老黑似乎更兴奋了。他们瞪
直了眼,用视线狠狠强奸着诚。不仅如此,几个老黑还在那「Asiangir
l」「OMG」地讨论着。

  诚真想一口骂出来,但是他不敢开口,那是分之百露馅呀。诚看看坐一旁的
晓,希望晓能帮自己解围。然而,晓却只是如同看戏一样微笑着看着一脸可怜的
诚。

  一路上,诚坐立不安,他多么希望公交车开快点于是他能赶紧离开这几个老
黑。或许这就是被软性强奸的感觉吧。

  【该死色狼真实到处都是!】漫长的十五分钟车程结束了,车一进站还没停
稳,诚就冲出车门。

  【臭老黑,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们!】【喂,等等!自己刚才的心里想法
怎么这么少女?】诚感觉自己下体发硬,似乎自己喜欢上了这种被视奸的感觉,
或者说这就是「女为悦己者容」的快感?

  不过,首先要解决的是自己胯下因为兴奋的迷之勃起。但是还好,在夜色与
蓬松内带衬裙的裙子的掩护下,只要不是完全勃起是看不出来的。

  【不过刚才那种被视奸后的兴奋感是怎么回事呀!难道自己是个变态?】
「发什么呆,快走啦,诚。」晓将诚的思维拉回了现实。

  诚牵着晓的手,走在UBC王立联合法令学院的校园里。还是那熟悉的人,
还是那熟悉的校园,只是自己是全新的自己。穿着裙子走在校园里真是刺激的感
觉,应该说是一种背德的快感吧,就犹如高中时翻越学校围墙一样。

  UBC,全称是King' sUnitedBillCollage,王立
联合法律学院。一百年前由本国国王亲自提出建立,故称之为王立。学校大概有
全日制学生几万余人,是卡兰德大陆西海岸最大的学院。学院的教学宗旨是:为
新大陆的开发培养人才。

  晓与诚吸引着路人的不断回头,甚至有人吹起了口哨。多么美丽的姐妹,就
如同两朵圣洁的百合花。晓把头微微地靠在诚的肩头,让过路的男生漏出向往又
嫉妒的颜色。诚的脸一直红彤彤的,他害怕碰见哪个熟人被识出,那样自己就会
成为全校的笑话。不过,这紧张的红彤彤的脸蛋倒是让诚更可爱更迷人了。

  终于到教授办公室了,这一路真是羞耻play。教授不在办公室,所以诚
只需要把labreport扔进drop- inbox就好。

  「那个,回去的时候,能换条小路吗?」

  「也行。」晓这次倒是没有介意。

                 2

  幽静的小路铺着石板,月光与几盏不太亮路灯提供了刚好能看清地面的光。
路的两旁种满了百合花,虽然已是十月,并且皖城气候潮湿,但是在环境工程系
的学生的努力下,通过控制土壤和筛选种子,他们成功使百合花绽放于此。晶莹
的月光洒在百合花瓣上,银色的反光下,犹如片片银叶。

  石板路不宽,晓走在前,诚跟在后。石板铺的路面不是很平整,坑坑洼洼的,
还有积水。诚小心地走在石板路上,偏小的鞋子给了他很大的痛苦。如果说坐车
的时候只是感觉有点挤,去往教授办公室的路上虽然有点疼但是还能忍受,而现
在,在这不平整的路上,小皮鞋就像刑具一样。硬硬的鞋头,挤得诚的脚趾头发
麻;后面略微突起的鞋跟,让他感觉每一步都很不稳定。

  「哎哟」诚突然叫出来。

  晓转过身,原来是诚的右脚崴了。她立马跑过去扶住诚,并搀扶他坐到旁边
的石椅上。晓蹲下为诚脱去右脚的皮鞋与长筒袜,还好,没有红肿。

  「还好没有肿,先坐着休息休息吧。」晓说,漏出关切的眼神。

  诚点点头。

  石椅上,诚与晓坐在一起。诚的右脚放松,脚尖轻轻点地,晓则是并拢双腿
静静地把头靠在诚的肩膀上。

  要是诚穿着男装的话,这样看着也只是一对普通情侣吧。

  「呐,你喜欢花吗」晓问。

  「嗯,怎么了。」

  「百合花真美丽呀。」

  「嗯」

  「请和我一起做一对百合花吧。」

  【蛤?什么鬼?】诚正要开口,嘴却被另一张温暖的嘴唇堵堵住。

  晓闭上眼,灵巧舌头滑进诚的嘴唇和诚的舌头缠绕在一起。

  完全没有经验的诚,在红唇的强大攻势下,大脑处于完全宕机状态。

  月光下,在月辉与百合花的银色反光下,两位少女吻在一起。一阵风刮过,
百合花瓣与裙摆随风飘舞。

  良久,晓的嘴唇与舌头放开了诚,接触处的唾液拉出一根银线。

  「好了,决定了哟,我的小诚。」晓睁开眼用右手食指抵着诚的嘴说道。

  大脑刚恢复但仍然处于半死机状态的诚哑口无言。

  【简直就是一厢情愿的强迫,不过,这或许也不是一个坏选择。】

                 3

  休息片刻后,诚与晓继续往公交车站走去。

  鞋跟与石板地面碰撞发出哒哒的响亮的声音。

  【女鞋就是不一样呀,自己的运动鞋是完全不可能发出如此有趣的声音的。
】一路上倒是很顺利,因为是小路,路上没有碰见人。诚长舒一口气,万幸,没
有碰见任何熟人。

  很快,到达公交车站了。因为晚上的原因,公交车的发班频率不再如平常一
样频繁,晓看了看表,下一班还有大概十分钟吧。

  候车亭的座位上,诚端坐着,晓则依偎在诚的怀中。晓用手指在诚的衣服上
划着圈,诚抚摸着晓的头,就像往常诚还是男装出行时一样。诚看着眼前来往的
车流,开始他小时候的兴趣,看车。在路人看来,应该是俩闺蜜吧,旁边一个喝
着TH记咖啡的白人看着这俩暧昧的闺蜜,眼都直了,咖啡从没端问的咖啡杯里
漏出来。

  突然,左边开来的一辆车引起了诚的注意。虽然旁人看起来这不过是一辆普
通的吉普212,但是车牌却让诚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这是瑞,和诚高中一个社团的社员开的车。瑞比诚小两届,按理说目前应该
是还在国内读高三,之后再考大学再考过来。但是因为父母工作原因,瑞在高二
结束就提前过来了,并在这边读着高三。瑞很是阔绰,刚到年纪就买了车,因此
被称为瑞老板。

  车越开越近,并且开始减速,很明显,瑞是发现了什么。

  诚拍拍怀中的晓,慌张地说道:「晓,怎么办,我同学瑞来了。」

  晓慢慢地离开了诚的怀抱,眯着眼看看开近的吉普,「没事,我来应付。」

  吉普212停在了诚与晓的面前,瑞摇下车窗,眼神正好和诚对上。刹那间,
一股尴尬的感觉戛然而生。

  【doomed!完了,要被认出来了。】一秒后,两人都不好意思移开了
目光。

  诚把头扭向一边,盯着地步的他心如乱麻。

  【刚才应该没看出来吧。】当然了,晓的化妆技术是可以轻松改变一个人的
面貌的。

  瑞倒是挺轻松,他和晓交流起来。

  「哟,大姐,您等车呢?」

  「嗯」

  「这位是?」

  「这是我高中的同学,来这边玩。我刚带她转转校园,这正要搭公交回去。」

  「要不,我开车载你们一程儿?大晚上的女孩子坐公交也不安全。」

  晓看看一旁无地自容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的诚,微笑着说:「好啊,谢谢了。」

  诚简直要精神崩溃,他的眼圈都急红了,似乎要哭出来。

  「小心毁掉妆哦。对了,一会坐下的时候记得先捋直裙子,不然想你刚才那
样一屁股坐下会露馅哦。」晓咬着诚的耳根,然后拉着诚的手向吉普车走去。

  瑞为晓和诚打开后排车门。吉普车底盘有点高,得大跨步才上得去。在瑞搀
扶下,晓顺利地坐进去。接下来是诚,瑞友好地伸出手,诚正要下意识地伸出手
时停住了。

  【男生像一个女生一样牵另外一个男生的手,还是自己熟人。这……太尴尬
了,不行。】诚脸色微红,右手抓住车前排座椅,左手放在臀部准备一会坐下时
捋直裙子,别扭地走上车。还好,连衣裙的裙摆是蓬松的设计,步子大一些也不
会被扯住,就是不太好看罢了。瑞尴尬地收回手,待诚坐好系上安全带后,瑞轻
轻地关上车门,然后回到驾驶座并发动了汽车。

  一路上,诚都面向车窗望着车外,手躁动不安地玩弄着头发。这样瑞就看不
见自己的脸了吧。

  晓和瑞倒是很健谈。

  「大姐,诚怎么没和您一起出来?」

  「他呀,在家做模型呢」

  「额……好吧。」瑞通过后视镜瞟了瞟后排的诚:「对了,话说同学,你是
回酒店,还是说你住晓的家里儿?」

  诚没有说话。

  「当然她住我家了。她怕生,你直接和我说就好。」

  「哦,行,看来诚今儿得睡地板儿了。」

  「他,睡什么觉,给他一盒模型就好了。」

  「哈哈哈哈哈哈」瑞笑出声来,「大姐你说得对,你知道吗,这人简直do
omed。我给你说,以前一次他做模型没看表,最后被锁在社团楼里面的。」

  【那天你不也被锁在里面吗。】晓和瑞愉快地聊着天,诚则一直盯着窗外的
路灯与霓虹灯招牌飞驰而过。

  【不能说话,就保持目前状态看着窗外,这样瑞就看不见自己的脸,自己也
能符合「来皖城旅游,对路边一切充满了好奇」的设定。】很快,车开到了诚家
楼底。

  瑞很绅士地打开车门并伸出手:「我扶您下车?」

  诚看着地面,正要如往常一般跳下去。但是一想自己穿着小皮鞋,刚才脚还
崴了,直接跳下去的话,不仅违和还可能受伤。没办法,诚只好尴尬地把手搭在
瑞的手上,面红耳赤地在瑞的搀扶下走下车,连谢谢都没说一句就跑开了。

  【天哪,男人女装被另一个男人以对待女士的方式牵手,这画面感太鬼畜了!
】诚哪敢开口说话?瑞倒是没有介意,毕竟女孩子嘛,害羞正常的。

  紧接着,晓也走下车。她向瑞提议:「上去坐一坐不?」

  【what?这不是主动露馅吗?诚想要抗议,但是自己脸话都不敢说,又
能做什么呢?】「啊,算了,改天吧,一会还约了同学去联机打红龙。」瑞拒绝
了晓的提议,「那这样,我先走了,大姐。」

  「行,你慢走。」

  【啊,真是万幸,吓死我了。红龙真是好游戏!】一回家,诚就憋不住了。

  「刚才什么鬼,你让他来干嘛。」

  「好玩呀,,你没注意到他在车上一直像色狼一样瞟你来着。」

  「哦,好吧。」诚说,「喂,等等,不是一回事呀。他视奸我归视奸我,要
是上来发现我不在然后猜出我就是我,那不就完犊子了。」

  「你说你是不是傻,到时候直接说你突然有事出去了呗。」

  诚哑口无言,半天从嘴里挤出一句「好……吧……」

  「好啦,时间不早了,你去洗澡吧,然后我再来。明天虽然没课但也得早起。」

  「好」

                 4

  诚找出一会要穿的睡衣,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卫生间并开始脱衣服。

  【好累呀!穿着不熟悉的女装在外面走了接近两个小时,不仅要穿着小两号
的皮鞋,时刻都得提防动作太大而露馅,还要忍受来自四周的视奸。】【好气呀!
人家才不要这样呢!】诚把脱下的小裙子摔进洗衣篮。

  【等等,自己刚才怎么又这么少女。难道自己开始少女化了?卧槽,这样可
不行……吗?其实感觉还挺爽的。】想着自己的心理变化,诚有点害怕,不过内
心深处更多的是兴奋【啊,不管了,先洗澡吧。这么累,今天泡一个澡放松放松
好了。】【呼~~热水真是舒服,希望以后不用离开浴缸。】诚坐在浴缸里,任
由热水水位慢慢地没过身体的各个部位。

  「诚,开下门,我把裙子拿去洗了。」

  「马上」

  诚把毛巾缠在腰上,挡住下身,打开门锁后立马边跑边跳着回到浴缸。

  晓进来,看了看诚,端着洗衣篮出去了。

  浴缸的水位差不多了,诚关掉水龙头,开始往浴缸里挤沐浴露。他扭了扭之
前不小心崴到的右脚,已经没有感觉了,他用脚拍拍水,脚有一点疼,不过睡一
觉就能痊愈。不一会,浴缸里就满是泡泡,还有不少泡泡飘到了空中。

  突然,门又打开了,晓抱着睡衣走进来,似乎是不小心碰掉了诚挂在门边挂
钩上的睡衣,然后又似乎是无意识地一脚踩了上去。

  「啊,衣服掉了」诚对晓说。

  「哦,真是抱歉呀。」晓说道,并开始脱衣服。

  「喂,干什么,干什么。喔衣服掉了块捡起来呀!」诚连忙用手捂住眼睛。

  晓没有回答,而是慢慢地脱掉衣服。等到脱完,晓说:「不过是拖地布掉在
地上了而已。」

  「先穿上衣服再说。」诚转过头面向墙壁,说道:「等等,拖地布什么鬼呀。」

  接近的脚步声。

  「别过来,别过来,不,不要……」

  晓继续向浴缸走去。

  诚被从背后抱住了,一个声音在耳边轻声说道:「呐,我很是好奇家里衣柜
里怎么有这么多男人的衣服呢。」

  诚的大脑再次宕机。晓的头发摩擦着自己的脖子和上身,后背是欧派传来的
柔软而温暖的感觉。有两个点的地方的触感还特别强,估计是乳头吧,看来晓也
很兴奋。对于诚这个某种意义上毫无经验的半宅男,这简直就是必杀。

  大脑停机的诚被晓轻松地推到了。晓用舌头舔弄着诚的耳朵,让诚感觉痒痒
的。她双手抱住诚的前胸,手指不安分地轻轻揉捏着诚的乳头,不一会就让诚的
乳头硬起来。诚挣扎着,晓却用腿把诚缠得越来越近。

  晓用右手握住了诚的下体,已经微微发硬了。毕竟除了贤者或者性功能障碍,
被少女在浴缸里这样近身贴住,哪位男性不会兴奋呢?晓的手在诚的下体上抽动
着,两三下,诚的下体就如同铁棍一样坚硬。

  晓半趴着跪骑在诚的下腰上,舌头舔舐着诚的耳朵,左手玩弄着诚胸前的小
黄豆,右手在诚下体上撸动着。她慢慢地加速,并不时用指尖按压诚的龟头。

  诚双手支撑着身体保持头在水面之上,腿与脚则因为兴奋而绷直。他大口的
揣着粗气,全身都开始颤抖起来。

  诚越来越洁净兴奋点,晓感觉到手上传来下体的颤动,怕是要到达g点了。

  浴缸里的水一浪一浪地涌出去,彩色的泡泡在浴室里四处飞舞。

  就在诚即将爆发之际,晓的动作戛然而止。诚的兴奋指数立马下降,就如同
正要起飞,前起落架都抬起来的飞机突然关掉了节流阀并打开了减速板。

  「淑女可不会射精哦。」晓在诚的耳根边说道,然后用淋浴喷头冲干净身上
的沐浴露泡泡后,就离开了浴缸。

  「挑一件吧。」擦干身体的晓双手分别举着一套睡衣。

  诚可怜兮兮地看着晓。

  「哎,真拿你没办法,明天晚上给你个例外,行了吧。」晓妥协了,毕竟把
诚的身体憋坏了对谁都没有好处。「来,选一件吧。」

  诚看了看左边,又看了看右边。都差不多,就随便指了一件。

  晓穿上另外一件,便离开了浴室。

  诚打算趁晓离开了,赶紧来一发将刚才卡一半的高潮释放出来。但是转念一
想,撸了后晚上肯定还会有没清理干净的流出,这样明早晓一看内裤就能知道。
于是,还是忍忍吧,明天再说。

                 5

  夜,安静的夜,除了每半小时路过但因为几乎没有乘客而飞驰而过公交车带
来的一瞬间的嘈杂。

  诚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银色的月辉透光窗户洒在床上,宁静而安详。身旁,是已经熟睡的晓安祥的
吐系。

  今天的经历真是传奇一般。一天的所见,如同幻灯片一样在脑里播放着。

  【真丝睡裙滑溜溜的,穿在身上很是舒服。简直不能相信,昨晚甚至还在计
划偷穿女装。】【明天又会发生什么呢?】

-----

  一些梗:* UBC王立法令学院,其实就是UBC,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

  * 皖城,温哥华Vancouver,取其前三个字母拼读VanCity。
(兄贵城,大雾)

  * 百合园,实为UBC校园西面的玫瑰园rosegarden。其实温哥
华的潮湿气候种百合花会腐烂的,但是为了气氛,还是强行让环境工程系解决了
这个问题。

  * 关于本国的意思。文中提到UBC是本国国王提出建立的,这里的本国指
的是殖民地的拥有国,及「本家」的意思。具体是哪个国家大家都懂,但是请不
要直接画上等号。

  * 因为夜间有班次,但是几乎没有人了,温哥华的公交车开得就像赛车一样。
开公交在秋名山飙车(好像这句话在两种意义上都很准确,笑)

  * 自己也很惊奇为什么写同学的女友这么细致,写的时候还有一种「这人在
小说里也虐狗」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