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主任奸女教师
主任奸女教师




>从中午开始下雨。经常发出灿烂光辉的小教堂金黄色的十字架,今天看起来也黯淡多了。 美穗子来到小教堂内主任的房间前时仍在犹豫。关於十天前发生的事,是不是该告诉主任,还是就这样回去算了......。 当初,是准备自己吃闷亏就算了,以为不久後能使心灵的伤痕康复,可是随着时间不但没有康复,反而愈来愈严重。尤其是想到这样沈默的结果会不会发生同样的事情......,就产生坐言不安的焦燥感。想来想去,就想到和学校里最受敬仰的主任商量这件事。 说出来等於是主动地把自己的耻辱暴露,所以使美穗子感到苦闷。但她最近的心情已经达到不能不向什麽人诉说的程度。 就在她决心要敲门的时候,房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一名女生。她是三年B班的橘花雅莉。目光相遇时,就好像她坏事被发现一样,立即转开视线小声说「对不起」,像跑一样地离去。「噢,原来是西城老师」 美穗子看到穿深蓝色西装的主任站在房门口。「主任,我有事情想和你商量......」 美穗子这样说完以後觉得後悔,是不是不说出来会更好。可是已经说出有事情要商量,就没有办法收回这句话。「什麽事呢?不要站在这里,请进来吧!」「嘿嘿,她终於来了......」 美穗子当然不知道主任的心里已经不怀好意,随着主任走进房里。在主任的指示下,坐在皮沙发上。来这个学校就业时,和主人面谈也是坐在这个沙发上。 美穗子还没有见过校长。因为年事已高,又体弱多病,几乎不到学校来。因此,这个学校的实际权力全掌握在主任的手里。甚至於有一部份人在背後谈论校长不到学校来,是主任在幕後操纵。不过对这位在学校受到敬重的人,通常都会受到别人的责备。 看起来主任的眼睛比平时更温和,使美穗子感到放心。这个人一定能了解我的苦恼......。美穗子在心里这样想。「发生什麽困难的事吗?」 两个人隔着办公桌,主任用温和的口吻问。肚子微微挺出的身体,和稍许凸起的头,也许能给人安全感。「是这样的......的」 一旦要说时,不知该如何说起。不过现在如果不说,一定会将来後悔,但拿出从断崖跳下去的决心说出来。「我......被强奸了。」 主任粗大的眉头动了一下,可是并没有很惊讶的样子,那种过份冷静的态度,反而使美穗子感到奇怪。「喔?强奸......对方是谁?」「是三年级的男生。」 她不想说出山田雄三的名字,不过也并没有想隐瞒。「是在校内强暴的吗?」「是,是在体育馆的器材室......」「请你等一下。」 主任突然站起来,走到自己的办公桌,从抽屉里拿出什麽东西又走回来。这时候美穗子产生不祥的预感,心跳开始加速。「请看这个吧!」 主任一面说一面丢在桌子上的是经过放大的三张照片。美穗子看照片一眼就倒吸一口气。「啊,这是......」 她甚至於能觉得自己的脸色苍白。「看你的样子,好像对照片里的场面认识。」 原来那些照片就是拍摄美穗子和山田在体育馆里纠缠在一起的场面。「怎麽会有这种东西......?」 虽然她是受害者,但还是无法隐瞒内心动摇的表情。「有一个学生目击到你们做的事。所以拍下照片送到我这里。」 想起来,器材室有一个很小的窗,大概是从那里偷看的。但究竟是谁?从美穗子的身体冒出冷汗。「你怎麽了?」「只是觉得很惊奇......」「真正感到惊奇的是我。因为根据目击者的说法,是你诱惑学生......」「怎麽会有那种事,我是被山田雄三强暴的,是真的。」 对事情的意外发展,美穗子感到心急。「我也不相信,所以把山田叫来询问,他也说是受到你的诱惑......」 在主任的口吻里有着不容她否认的力量。门「不,那是假的!绝对是假的。我只是因为接到有事要商量的信,到指定的地方。结果......突然被拉进器材室里......」 美穗子拼命解释,可是愈是拼命愈觉得自己说的话像是在替自己辩护。「我也是很愿意相信你。可是,也不能完全不理学生们说的话。而且看这张照片。你的表情不像很痛苦的样子,反而还出现陶醉的样子。你的这种情形怎麽解释呢?」 美穗子没有办法回答,不敢看主任的眼睛,只好低下头。当时还是应该抵抗的......。脑海里闪过这样的想法,可是现在後悔有什麽用呢?「实际上我是等你来告白的,但不能说谎话。」 主任的眼睛里露出苛薄的光泽。「我绝对不会说谎。我真的是被山田强奸了!不然就立刻把山田叫到这里来问!」「叫他来是没有问题。可是山田还是会坚持说你诱惑他的吧!而且目击者也是那样说的,你准备如何证明自己是被强奸的呢?」 证明?......怎麽能有这种东西呢?啊,怎麽办......。 很明显的,她已经处在不利的立场,想起来没有任何物证证明她是被强奸。就连可能做为物证的照片,拍摄的都是放弃抵抗後的性交场面,所以正如主任所说,对美穗子只会造在不利而没有帮助。 还有,那个照片是谁照的......「目击者是谁呢?请告诉我吧!主任。」「那是不可能的,教师也有替学生保守私人秘密的义务。当然,你如果是向警方提出告诉,又另当别论。」 主任的眼睛又闪出亮光,不过那种眼光里好像含着看美穗子苦恼是一件乐趣的气氛。 如果向警方控告,必然地会送法院。到法院以後不仅是在校内,还会成为社会上好奇眼光的目标。而且没有任何保证她一定能得到胜诉。美穗子愈想愈觉得自己陷入困境。 对了,这一定是什麽人设下的圈套,一切不是太巧合了吗?「这是陷阱,害我的陷阱。对不对,主任......」「西城老师,不能说没有根据的话。这样的解释会使你的立场更不利。」「可是,主任,这样未免太过份了......」 美穗子开始哭泣。主任等到美穗子停止哭泣後开始说。「任何人都会有错误。关於这一次的事情我会设法安稳处理,所以放心吧!现在我代表神消除你的罪恶吧!」 他说我有罪过,究竟我犯了什麽罪呢......?这句话几乎到了嘴边,但想到可能还会和刚才变成相同的结果,所以没有说出来。更何况,主任对她说话也很温柔,现在只好听从主任的安排了。「请跟我来。」 主任说完之後就走向完全是书架的墙壁。拿开很厚的拉丁语字典,里面就出现一个开关,压下去时随着机械的声音书架向左右分开,出现通往地下室的门。「主到这里来。」 美穗子跟在主任後面,走在楼梯上,但感到极度不安。就好像走进地狱的心情,战战兢兢地走下二、三阶时,背後又发生机械声音。惊慌地回头时,看到书架自动地封闭。 从楼梯走下来时看到很结实的木门。主任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锁,推开时发出金属摩擦的声音。「进来吧!」 看到主任回过头来时的表情,美穗子的心猛然感到震憾。也许是灯光较暗的缘故,主任的脸看起来很可怕。 究竟把我带到这种地方来想做什麽呢......?美穗子带着惊慌的心情走进去。 房间里的灯突然开亮。首先看到的是挂在墙上的『基督受刑图』的巨大复制品。这个房间大概有五坪大小吧!房角有一张床舖,床舖的那一边完全是镜子,地上舖着灰色的地毯。 美穗子想着这个房间里的设备很简陋,同时回头时吓得不敢呼吸,因为墙上挂着许多大小不同的皮鞭。「感到惊讶吗?不用怕,那是世纪的教师为处罚学生使用的鞭子。收集鞭子是我的嗜好。每一次去欧洲旅行就买回来。」 这种嗜好和道德家的印象相去很远......美穗子觉得自己看到主任人格的另一面。这个地下室也一定是秘密房间。究竟做什麽用呢......?想到这里美穗子愈来愈感到不安。 主任关上房门,慢慢地转向美穗子。「现在,先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吧!」 主任说话的时候表情非常自然。「什麽?你是说要我脱衣服吗?」 美穗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他说要消除罪恶,完全以为和她一起祈祷。可是现在要她脱衣服。「是的,你要赤祼,你犯了情慾的罪过,所以必需要把肉体暴露在基督的面前忏悔祈祷。」「不,我不要那样做......」 不安在刹那间变成疑惑。因为父母是天主教徒,所以美穗子从小就常去教会,但从来没有听说过祈祷还要脱光衣服的。「你好像对我有疑惑。不过这也难怪。尤其像你这样美丽的人有强烈的自我意识......不过,不要担心。不要小看我,我也是正正当当的神职人员,不会被女性的肉体迷惑。所以才能一直保持单身。」 主任温和的口吻足以使人放心。不错,大家公认的道德家不可能在基督的受刑图面前做出怪事。基督教也有很多派别,也许这也是为消除罪过的一种仪式......。虽然这样想,但对脱光衣服还是有排斥感。况且,我根本没有犯罪。「我并不是怀疑主任,但请饶了我,不要脱光衣服吧!」「喔,我这样说还不行吗?好像是绝不可能露出你的肉体了?」 主任露出黄色的牙齿笑了一下说。「既然这样,就由我来替你脱吧!」 一面说着,一面用眼睛瞪美穗子。这时候美穗子的後背突然感到一凉,开始慢慢的向後退。 就在这时候,房间里响起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嘿嘿嘿......你这个臭女人,我客气一点你就神气起来。既然这样,我就把你那高雅的皮剥下来!」 这个人完全疯了......主任的突然变化,使美穗子不知所措。但也不能只站在那里发呆。主任这时候带着满脸杀气,向这边走过来。「不,不要!救命啊!」 美穗子拼命地奔跑。可是在窄小的房间里很快就被追到基督受刑图的地方。「你想逃走是办不到的。现在我来好好的爱你一场吧!」 不论是下流的笑声,或兽一般的眼光,真是叫人难以相信他和那位道德家的主任是同一个人物。可是现在,正准备扑向她的人,就是那一位主任。「不!你不能过来!」 美穗子也大声叫喊,被学生强奸後,还要被主任强奸,这是宁死也不愿意的事。可是主任对美穗子的大叫毫不在意地扑过来。「你不要白费力了!」 主任伸手就抓住美穗子身上深灰色的洋装领口,用力把她拉倒,而且连连打美穗子的脸。「啊!......」 美穗子感到目眩,只好双手扶在地上支撑上身。看到主任异常的行为,全身因恐惧感开始颤抖,主任从背後搂住美穗子,双手抓住乳房。「不,不能这样!」 美穗子尖叫着向前爬。「嘿嘿嘿,你就叫吧!这个地下室是不怕你叫的,声音绝对传不出去的。」 主任拉开洋装的挂钩,拉下拉链。「放开我......」 美穗子挣扎着身体侧过来时,主任突然地手从领口伸进去。「不,不要......你是野兽......魔鬼......」 美穗子一面怒骂,一面挣扎。这样挣扎不久,洋装已经脱落,下身只剩下衬裙。主任更用力推倒美穗子,骑在她的肚子上。「嘿嘿嘿,没想到你还很强。趁现在,你就多挣扎几下吧!」 甩开美穗子想阻挡的手。主任抓住衬裙就用力撕破,同时也把乳罩拉下去,立刻露出乳头向上翘的乳房。「不,不要!」 美穗子在尖叫时,乳房也随着颤抖。光亮的头发在空中飞舞,然後落在她的美丽脸孔上。雪白的喉咙颤抖,红唇也不停地哆嗦。「嘿,你的乳房比我想像的大多了,嘿嘿嘿嘿......!」 主任发出怪笑声後,突然拉下裤子的拉链,拨开内裤的前面,从里面拉出肉棒。那个东西的上面冒出血管,头部发生黑色光泽,看起来就令人害怕。 不要!不要看那种恶心的东西......美穗子反射性地转开头。「你好像吓了一跳。大概是年轻时手淫过多。我的这个东西比别人大一倍。不过,你会很快地爱不释手了。」 主任握住自己的肉棒根部,用那个东西的龟头捅一下美穗子的乳房,或压在乳头上。 啊,真恶心。他真的就是大家都认为是道德家的主任吗?美穗子觉得有两个不同的人格同在他身上。「不要老是把脸转过去,该看这一边了。看你的乳头开始挺起来了。」 虽然在挣扎中,但受到刺激的乳头挺起时,主任故意地左右摇动粗大的肉棒,,开始玩弄敏感的突起部。隆起的乳房被充满慾望的肉棒压迫时,美穗子的雪白喉头就会颤抖。不久之後,从她的红唇间露出呻吟声。「舒服了吗?好像乳头也涨大了。」 主任更得意地握住肉棒,在美穗子的双乳上拍打。「唔......不要......。」 主任用双腿压住美穗子的双臂,所以她动弹不得。美穗子紧皱起眉头,左右摆动头时,黑发就会披散在脸上。「你愈说不要,我愈想捉弄你。」 不知想到什麽,主任在双手上吐口水,然後涂在肉棒上,伸入乳沟里,用两侧的乳房夹紧。「嘿嘿嘿,大乳房能这样做,实在太妙了。」 主任的屁股向前後移动,肉棒在乳房形成的隧道里来回活动。主任同时用双手捏弄挺起的乳头。「啊......我不要......」 那是对美穗子而言是刺激非常强烈的行为,可是心里冰凉的美穗子,只感到厌恶。「这点小事还不要惊讶。现在给你上钩拳。」 从肉缝中出来的龟头从下面顶美穗子的下颚。「现在到了吸吮的时间了。」「这个男人实在没有道德。他是为神服务的人,怎麽可以做这种事情......」 不理会惊讶的美穗子,主任抬起屁股,一下脱掉长裤和内裤,在卷毛覆盖下的巨大睾丸向钟摆一样摇动。 我不要任由这种人摆弄,绝对不要......。 美穗子刹那间抬起身体,用膝盖猛顶主任突出的下腹部。事出意外,主任的身体向後倒去。美穗子把掉在身边的高跟鞋拿起来向主任丢过去,然後站起来就逃跑。「你想逃是逃不了的!」 主任爬起来後,脸上充满怒气地追赶。 摇晃着胸前暴露的乳房,跑到门口的美穗子,推开门在黑暗的楼梯向上跑。当主任从地下室出来时,美穗子已经跑到楼梯的尽头。可是找不到打开秘门的开关。 啊,怎麽办,难得逃到这里来......太遗憾了......。 回头看时,假道德者的主任摇动着巨大的肉棒,很自在的样子。「嘿嘿嘿,你已经是笼中鸟,知道了吗?」「求求你,放我走,我确实是被害者。」 美穗子用双手挡在胸前恳求。可是主任根本不会听进去。「那种事已经不重要了。从今天起你是我的情妇。我会让你的性慾得到满足,嘿嘿嘿嘿嘿......」「完了,这个人已经完全疯狂了......」 美穗子已经产生绝望感。说起来是自己没有能看出主任的本性。可是那样大家都尊敬的人物,谁会意料到还有这样疯狂的一面。 主任终於追上美穗子,强迫她坐在阶梯上,把坚硬的肉棒挺到她的面前。「嘿嘿嘿,我比吃三餐饭更喜欢女人来舔我这个东西。我会彻底地把你训练好,你要仔细听。」 主任抓住美穗子的头发,用力拉起她的脸,另一只手调整肉棒的角度,把高尔夫球般大小的头部压在美穗子的美丽嘴唇上。 真讨厌,这样大的东西含在嘴里会裂开的......美穗子真的这样想。可是主任绝不是肯手下留情的人。「还不快一点舔!」 又用龟头捅鼻子或嘴唇。美穗子已经没有逃避的办法,只好认命地慢慢伸出舌头,战战兢兢地从裂缝的下面向上舔。「这算是什麽舔法!一大把年纪了,连舔肉棒的方法都不会!要张开大嘴,不停的用舌头舔来舔去。」 美穗子的头发不停地被拉动,只好用嘴包住龟头,再让舌头活跃。这时候舌头上感到一股咸味。「对了......不愧是老师,学得很快。嘴里满满的,舔起来够意思吧!现在要多舔一舔肉棒的身体。」 虽然千万个不情愿,但惹起对方的不高兴,真不知道会做出什麽事?美穗子按照主任的指示,不仅是在王冠的部份,也在龟头的背面或肉茎上舔来舔去。很快地唾液沾满肉棒,同时主任的呼吸也加速,左手替右手抓住头发,空出来的右手去玩弄乳房。「不是舔一舔就算了的。要把龟头含在嘴里吸吮......嘿嘿嘿,你已经流出口水了,真可爱。」 美穗子恨的真想咬一口。可是那样以後不知道有什麽样的报复。只好不情愿地张大嘴,把肉棒前头的龟头含在嘴里。 太难过了,这样会窒息......美穗子不由得把嘴里的肉块吐出来。就在这刹那,乳头几乎要被捏破。急忙又把粗大的龟头含在嘴里,不顾一切地用舌头舔。「看样子要从张嘴的方法训练了。你还不张大嘴,让龟头深深进入!」 那是不可能的......美穗子难过地几乎要流出眼泪。可是更不愿意为这种坏蛋流眼泪。不过那个东西实在又粗又长。很快就感到呼吸困难,没有办法深深地含进去。「你装高雅要装到什麽时候!」 主任好像等不及地,毫不留情地拉美穗子的脸靠近肉棒。「唔......唔......」 肉棒大概进入一半,美穗子的嘴就完全塞满。肉棒脉动的节拍一直传到脑海里,使美穗子产生无法形容的奇妙感觉。「这样以後,要把头上下活动!」 可是,含在嘴里的东西实在太大,美穗子的嘴无法顺利活动。「算了,以後再慢慢教你怎麽样吹喇叭。现在趴下来,把屁股对着我!」 说完之後,主任就从美穗子嘴里拔出肉棒,强迫让美穗子的身体转过去,再把原来撩起在腰上的洋装脱掉。「不要了,不要了!这样可以饶了我吧!」 美穗子就这样扭动屁股在楼梯爬上三、四阶,但楼梯是到此为止。只好翻转身体仰坐在那里。这时候头发已经完全散乱,胸部的隆起配合着急促的呼吸跳动。衬裙已经撩起到大腿根,而且透过米黄色的裤袜,微微看到白色的内裤。「嘿嘿嘿,你这个女人真是不肯认命。想要吃鞭子吗?」 听到鞭子这两个字,美穗子想起地下室里的许多皮鞭。顿时觉得自己抵抗意志开始薄弱。现在她已经知道!愈抵抗受到的凌辱愈多。「好好,我听你的话,不要对我粗暴!」「嘿嘿嘿,你终於求饶了,好吧,你的屁股对着我高高的挺起来。」 看到马上就要扑过来的样子,吓得美穗子立刻转过头去,挺高屁股。 啊,爸爸,快来救我......可是她的父亲现在是隔着太平洋,在遥远的国家。 主任更拉高衬裙,使挺起的屁股完全暴露,然後以别皮的要领一起拉下裤袜和内裤,露出雪白光滑的屁股。「这个屁股舔起来一定够味道。挺高一点,让我看到肛门。」 不,不......为什麽我要被这样的疯子随便玩弄呢......。 粘粘的汗慢慢从美穗子的身上渗出。她的肛门从两侧紧紧关闭。在淡淡的草丛中隐藏。 主任伸出舌头舔嘴唇,仔细地看屁股沟的深处,然後用中指沾满口水,开始探测花瓣的长度。 啊,讨厌。他在摸弄我的那里了......只是这样想,美穗子的心里就产生极大的冲击,开始把圆润性感的屁股扭动。「好像这里很少用途,粘膜是这样新鲜,好吃的样子叫我流口水。」 主任的兴致更高,用食指和中指推开阴唇,把隐藏在裂缝里的两片花瓣,用另一只手挖出来。美穗子感到从屁股到从背有一股寒意掠过,不由得使屁股哆嗦。「嘿嘿嘿,你发抖了。这个洞一开一闪的,好美的风景。含一下我的手指吧!」 噗吱一下,手指进入身体里。美穗子感到几乎无法忍受的昂奋感情,把卡在喉咙的气体吐出来。「啊,啊......」「很舒服了吗?很快我会剥下你那神气活现的假面具。你就开始叫吧!」 主任的手指开始抽插。开时激烈的疼痛,不久後变成有如麻痹感的快感,从身体里就产生湿润的感觉,美穗子为淫秽的预感使身体颤抖。 被手指挖弄的阴户,使花瓣向左右分开,到发出闪亮的光泽,并不需要很长的时间。「湿了,开始湿了,大概可以插进去了。」 主任突然停止手指的游戏,把凶猛的阳具对正屁股的沟间,用力挺腰刺穿双丘。「啊......」 在屁股上产生裂开般的痛感。痛苦使得美穗子用力抓楼梯的木板。不过这也是刚开始的时候,当肉和肉习惯摩擦感减少时,主任用双手抓住美穗子的屁股使其固定,然後开始长程的抽插。 啊,好厉害......有如在内脏射进大炮的冲击,美穗子一方面在恐惧中,但另一方面感受到以自己的腰为中心,逐渐拟大性感。「不愧是千金大小姐,你的阴户还很紧。」 将裂缝拟大成O型,插入时连花瓣一起带入的力量,不是前几天的雄三所能比的。每插入一次增加速度,不久之後湿淋淋的全身,几乎分不出抽插的动作。「啊......不行了,我害怕......」 身体里好像着火的一样热,太阳穴跳动的感动疼痛,觉得眼睛里冒金花,美穗子开始担心自己的身体会变了样,这样的恐惧感使她大叫。可是在她发生结果之前,主任先达到最高峰。随着一声尖叫,大量的精液喷在子宫壁上。 就像被拖去的,从地下室的浴室淋浴回来时,已经穿着整齐的主任,手里拿着红色的浴袍和皮制的像粗腰带的东西等在那里。「淋浴後显得更美了。本来还想搞一次,但留到以後享受吧!老师要暂时留在这里。」 冷漠的话在地下室里发出回响。美穗子仍旧感到恐惧。「欺凌我到这种程度已经足够了吧!求求你饶了我吧!」「没有什麽饶不饶的,这是命令。你从今天起必须要担任我夜晚的秘书,我一直在寻找像你这样的女人。现在可以说是研习的阶段。学校那一边你不用担心。今天我马上会替你办好请假手续。」 美穗子知道反抗也没有用,只是为了意想不到的发展感到束手无策。 主任把这样的美穗子带到床上,不知为什麽,拿出软膏一样的束西在美穗子的阴户或肛门、大腿根、肚子和掖下、脖子、乳房等敏感的部份仔细涂抹,然後开始组合手里的腰带。到这时候美穗子才发觉那不是普通的腰带而是贞操带。 对不肯的美穗子强迫戴上贞操带後,要她慢慢休息,这样离开地下室。当卡嚓一声锁上房门时,美穗子已经产生自已掉在地狱里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