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嬲(续-殇离夏)】【第二章】【完】
章相亲不相爱

  离夏出门买了菜之后,就来到了小勇家里,小勇和媳妇在家里等着她,看见她来急忙起身相迎,小勇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说到:姐,这个事情你什么态度么?

  离夏坐在沙发上用手抚摸着秀环怀中的孩子,说,能有什么态度,如果好可以同意啊!这是她试探弟弟的态度,所以故意这样说小勇听罢,叹了口气,这事情慎重啊!张阿姨那边也是有儿女的,家境不一般,如果有的事情咱们做的不到位,丢脸的会是咱们一家人。就是姐夫脸上也挂不住,有什么挂不住的,她家有钱,我不稀罕,离夏打断小勇,小勇没理会姐姐继说到:姐夫有能力,比你弟弟我强很多,我的状况不是不知道,跟人家没法比,所以我不想听到一些难听的话,所以才说了慎重,至于意见我听你的,谁让你是我最爱的老姐呢!

  离夏没有说话,只是跟秀环交流照顾孩子的经验,两个女人说了一会话,离夏突然说了句,看看张阿姨的态度,如果态度好,不是斤斤计较的人可以同意,如果态度不好,或者有咱们不满意的就算了,这种事情如果有问题伤害的不仅是爸爸自己,他应该比咱们明白这个道理。

  内心深处离夏真的是这么想的吗?她这模棱两可的话说给自己还是小勇听的,她自己也不知道,这几天从父亲的背影里看到了很多魏喜的影子,让她真的说不出来鼎力支持的话,魏喜你这个恶魔,到底要纠缠我到什么时候,想到以前张罗给魏喜介绍老伴,离夏嘴角流出一丝笑意,我不就是他的老伴么?世间还有谁能比我这个老伴更适合,想到魏喜看自己的眼神,离夏心里一阵抽搐,下边似乎又潮湿了,她自己也不明白这几天是怎么了,一想起以前的事情就会莫名的情动,难道自己骨子里真的是放荡的女人?只有这种解释了。

  「反正我更多的是持反对态度,我不想平静得生活滋生过多没必要的烦恼,但是姐姐我听你的,这种事情当局者迷,如果你同意了,我没意见,如果你不同意,我亲自去跟爸说,毕竟我是做儿子的。」小勇的话把沉浸在回忆中的离夏拉了回来。

  「好吧,就这么决定了,秀环你收拾下,算了,小勇你去收拾下,咱们出发,秀环过来咱俩去车里等」。两个女人来到了车里,留下小勇一个人收拾孩子需要得东西,姐姐家里没有准备,自己也不愿意让姐姐准备,所以小勇忙乎着。

  奶水足么?离夏抚摸着孩子得脸蛋问到,足,每天都涨死我了,孩子吃不了,小勇也不吃,每次挤出来满满一杯,最后都倒掉了,姐,成成喝么?要是喝我就留起来给成成,嗯。也好,倒掉真的浪费,成成不喝给爸爸喝,离夏无意的一句话,让秀环很脸发烫,姐,说什么呢?英子小声嘀咕哎,你看我,说错了,但是谁喝不都可以吗?秀环别不好意思了,都是当妈的人了,咱们是一家人,离夏解释道两个女人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而是轻轻的笑了,离夏又想起自己喂奶的时候,奶水也很多,便宜了魏喜,这个老色狼,每次魏喜裹自己乳头的时候,都会不怀好意的用舌头挑逗,继而是有规律的吮吸,然后是坏坏的揉捏,弄得离夏心尖都在颤抖,这时一大股淫水从离夏那两腿间流淌出来,离夏摩擦下双腿,把头看长窗外,思绪还在自由的翱翔,魏喜你和我有太多的甜蜜过往,让我流连,但是你为什么就这么快走了呢!难道是想给爸爸机会么?爸爸早上得眼神跟当年的你有什么区别么?过了几天我会让老离知道我得厉害的,你不要老伴是因为有我,爸爸也会因为我不要老伴的,你相信么魏喜,呵呵,短暂的思想翱翔,带来多么可怕的后果,离夏猛的醒悟,哎,我这是怎么了,满脑子魏喜,想法越来越荒唐,密林深处似乎灾情加重,导致大水已经寖透内裤,有越过裤子的趋势,这让离夏既喜欢这种感觉,又羞的无地自容,内心的天人交战持了很久,随之而来的是忠诚的桃园的推波助澜。

  姐,收拾好了,可以走了,小勇的话打断了了离夏得思绪,离夏看了下旁边的弟妹,已经浅睡,女人,有哪个敢怀里抱着孩子的时候深睡?可怜天下父母心!

  想到这里,离夏没有启动车子,而是拿起电话打了出去,喂老婆,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健健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没什么,就是想和你说今天爸相亲,离夏回应着奥,那是好事啊!我这几天忙,估计回去的时候也是半个月左右了,你好好主持下家里的事情,嗯,会的,放心吧!

  那就好,等我回去了给你个惊喜离夏想知道是什么,就说,什么惊喜呀,老公不告诉你,反正到时候会让你享受不一样的刺激,哼,不告诉我,我就不配合你,别,老婆,反正我回去就知道了,还是保留点神秘感吧!

  好吧,老公,你注意身体,家里需要你,不要太累了,嗯。我知道了老婆,没事挂了,好吧!挂了结束通话,这就是老夫老妻所特有的感觉吧!虽平淡,但是更有激情的存在,从来不缺的是亲情的维系,这就是一个知性女人所该有的良知,我们身体不能很好得忠于对方,但是我们能做的是对他付出更多的关心,身体忠诚所带来的后果,很复杂,因为我们身体的需要不会撒谎,控制久了会像山洪一样爆发,所以我们更多的是对婚姻双方的照顾关心,与爱,这个和出轨无关,我们背上道德枷锁的时候,所承受的痛苦会很多,所以从人文主义出发,笔者不想让偷情背上道德枷锁,那是道德绑架,丈夫长时间在外,女人为什么就一定不能慰藉自己的身体,慰藉了身体,带给了丈夫更多的关心,这个就很好,同样男人也如此,只是控制欲望,对身体有好处,出轨不能出心,否则真的就是万劫不复了,因为身体的欲望而离婚的人很多,但是大多数人都有自己的工作不能长时间陪伴,所以女人想要时时刻刻的陪伴你是做梦,所以离婚不见得会更好,蠢人会离婚,明白人会很离夏一样享受生活,享受身体,享受家庭言归正传,书说正文离夏放下电话,开动车子,彺家里去,一路顺利到家,张阿姨已经在和爸爸说话了,见到一行人开门进屋,起身说,累了吧!快进屋歇歇,老离过来把已经醒了的孩子接过去,亲昵的哄着,阿姨,快坐吧!今天大家热闹下,家里好久没这么热闹了,离夏说着把菜拿到了厨房,然后进屋换上了睡衣,里面也穿上了内衣,因为有人在,没办法,这让离夏不太舒服,多年的习惯,让她有点不适应,但是必须穿,小勇坐在沙发上跟阿姨聊天,阿姨家里有什么人啊?小勇问到,我家啊?

  老伴走的早,扔下我们娘仨,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儿子跟你出不多大,孩子5岁了,女儿有对象了,还在谈,张阿姨很开朗健谈,哦,张阿姨你很有福气啊!

  小勇恭维着说道,福气什么啊!这么多年来拉扯两个孩子很累,忠于解脱了,张阿姨说嗯,今天高兴不说那些过去不开心的,阿姨跟我老爸认识多久了?小勇接话说有半年了吧!我们一起跳广场舞,你爸真看不出来事老年人了,活力四射啊!

  我们这个年龄有他这样身体的不多了,张阿姨似乎对老离很满意是啊!我爸经常锻炼身体,别看快60了,身体还很强壮啊!哈哈,小勇嬉皮笑脸的惯了,这时电话响了,张阿姨说我先接个电话,不好意思,喂,女儿啊!有什么事情呢么?

  张阿姨说到妈,你今天相亲,让我这没出嫁的女儿脸往哪里放,这么大岁数了,真是的,一个女子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姑娘,这你要是不同意的话,哪天我回请下你离叔,把人情还了,这事就这么过去吧!张阿姨眼角带着泪痕说道妈妈,我也不是要阻止,只是哥哥嫂子的生意做的大,咱们家要小心别人的不良思想和企图,女子说不会的,妈妈心里有分寸,张阿姨急忙接话用眼神看了一眼小勇,发现小勇脸色慢慢的变了,严肃起来,但是并没有说话,妈妈,反正哥哥嫂子是不同意,其实我也不同意,您这么大岁数了自己一个人带着孙子不好么?保姆也不用请了,女子继续说小玉,我跟你说请你注意,我是你的妈妈,不是保姆,我照顾孙子是爱不是责任与义务,把你的想法端正!张阿姨心里很不高兴,因为女儿让她很没面子,那好,我去跟嫂子说,小玉说道,小玉,你这孩子,我说了非要找么?你离叔人很好,我只是出于礼貌来他家里看看,这有错么,你们四个人得想法我知道,但是你们不感觉很自私么?张阿姨挂了电话,结束了这段争吵。

  阿姨,别想太多,老年人更应该乐观,儿女的想法不要过多的左右你小勇开导着,哎!都说老了能享福,这个怎么是好,老离,看来儿女们的想法不同啊!

  张阿姨把脸转向老离,哎!儿女的想法强求不了啊,大妹子,给儿女带来麻烦不是你我想见到的,咱们一把年纪了应该看开,老离豁达的说着,小勇去买酒,家里的酒让你姐夫喝没了,离夏在厨房里说道,哎好嘞,我这就去,小勇下楼了,离夏走出厨房,看见张阿姨一脸尴尬,没来由得高兴起来,说道,阿姨,你们两位老人就是不能在一起,经常聊聊天不也是很高兴的事情么?为什么非要不开心时间转瞬而过,开饭了,张阿姨挨着老离坐下,离夏另一边挨着老离,小勇夫妇坐在老离对面,这让老离一抬眼就看见因为溢奶而湿了衣服的英子,让有点尴尬,手足无措,小勇忙活着倒酒,夹菜,不亦乐乎,离夏在边上看出老离得尴尬,在桌下用手握住老离得手说,老爸喝酒吧!咱们应该高兴,这时张阿姨眼神暧昧的看着老离,说老离咱们少喝点,别出叉子让外人笑话,说着拿起杯子喝了一小口,小勇也附和着,对,阿姨咱们少喝,来吃菜,觥筹交错,一段饭在欢声笑语中结束,小勇醉醺醺的去了成成房间睡觉了,,张阿姨因为儿女的事情回家了,看来儿女真的对老人很重要,自己的幸福在儿女面前是微不足道的,送走张阿姨,客厅里剩下两个女人一个老头,还有一个睡觉的孩子,离夏见没有外人就回屋脱下了束缚,来到客厅和英子说话,英子侧脸一边照看放在沙发上的娃娃,一边回答者这离夏的话,老离挨着离夏坐着,也许是习惯了以往的姿势,离夏抬腿放在沙发上,睡衣跟早上一样调皮的缩到了大腿根处,老离看着电视,其实心里更多的是回味张阿姨,算了,那么大岁数了儿女不同意也是正常,没必要过多放在心上,想到这里看了一眼离夏,这一看发现离夏的身体基本暴露了,没穿内裤的三角地带诉说着年轻女人特有的气质,这让老离面色潮红,离夏似乎发现了老离的不适,但是她并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的把脚放在了老离得腿上,自言自语道,累了一天,爸爸给我按下腿,老离双手无奈只能放在离夏丰满的小腿上揉捏,这让离夏很受用,长长的呻吟了一声,爸爸,相亲不相爱的,还是放下的好,以后多照顾我和英子是你的责任,听到了吗,老头?!

  老离只能点头,对,我的儿女我不照顾谁照顾,说着仔细的为女儿按摩着,大手顺着小腿一路向上,来到了大腿上,把睡衣往下拉了一下,秀环似乎昨天没睡好低头看着孩子实际眼睛已经闭上了,这就是父母的心,睡觉的权利都被孩子剥夺,老离看见儿媳妇睡着了,也就没打扰她,照顾孩子很累,就让她睡一会吧!

  手却一点点的往上爬,离夏似乎睡着了,并没有任何反应,老离想起早上的事,看着女儿,真是可爱的孩子,守在睡衣的掩护下鬼使神差的摸到了离夏的屁股上,揉戳着,离夏迷糊间似乎感到魏喜在捣乱,就把两腿分开了一点,似乎是想让魏喜的手更方便侵略她的桃园,嘴里还咕囊着,色老头,真坏,老离隐约听到女儿的呢喃,不由得沉寂了几年的老跟重新破土而出,顶天立地了,手不听使唤的在女儿的桃园上来回游荡,感受着大山里阴湿的潮气,呼吸变得沉重,手却没有停止,凌乱的杂草被捋顺了,两片粘在肉上的阴唇被捏到了一起,就像分开了很长时间的两口子见面相拥而立,离夏呢喃着,就知道在外边乱动,老离似乎接受到了命令一般,推开相拥久抱在一起的两口子,触动着里边粉嫩的褶皱,一点点的向里探索,这时神秘的幽洞似乎知道有异物入侵,便释放了一股保存很久的泉水,想要击退入侵之物,适得其反,没想到这水似乎激起了侵略者的怒气,一路狂奔,似乎在寻找泉水源头离夏满足的呻吟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的睁开双眼,与老离四目相对,沉默,沉默,沉默,久久的没有说话,最后还是离夏打破了沉默,色老头,手还不动动,一会泡烂了,老离反应过来急忙来回动了几下手指,。这让离夏呻吟声又起,离夏幽怨的看了一眼老离说到,还不拿出来,秀环在呢!占便宜也不挑地方,想要我出丑啊!

  老离急忙抽出手,尴尬的笑了一下,说,以为你睡着了,哎!

  哼,色老头,还不给我按摩,离夏嗔怒,老离急忙重新在离夏丰满的大腿上耕耘,这让离夏很满意,心里有了无限的期待,也让老离蓄势待发,看来没有相亲成功,也不算坏事,只是这是自己的女儿,自己刚才做的一切人伦上能说得过去么?

  想罢叹了口气,离夏如何不知道这是有违人伦,但是离夏早就越过了心里上的障碍,便说道,人生就那么几十年,为什么不好好享受,想那么多不累么?一切的事情不伤害别人,让自己快乐,这个需要自我谴责么?傻老头,这时小勇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说,姐,爸,我们先回去了,时间不早了。说着叫醒了秀环,离夏并没有让小勇看出来异样,大方的说,也对,一会我送你们,小勇那你说,姐姐你累了,不用麻烦了,我们家坐车也不远,以后我让秀环经常来照顾下老爸,我虽然没什么能力,力所能及的尽量多做点。

  离夏很满意弟弟这么说,也就没推辞,经常来很好,能增进感情,我就不送你们了,路上你们小心,多照顾英子孩子,听到了吗,遵命首长姐姐,小勇嬉笑这说,贫嘴,快收拾收拾吧!离夏嗔怒到……

    对,咱们应该高兴,老了不就是有个人能说个话的事么?何必那么认真呢!

  张阿姨笑了,心里似乎放下了,秀环在厨房做饭听到客厅里的对话也点了点头,其实儿女的想法很正常,何必在意,谈话继续,在离夏的调节中张阿姨也放开了,走进厨房,跟着两个小媳妇边做饭边说笑,三个女人一台戏啊!真的是这样,小勇和老离边下棋边诉说工作与人生的方向,这时英子突然感到乳房发涨,跟离夏说,姐我,我,离夏哪能不知道怎么回事,领着秀环走到客厅,拿个杯子说挤这里吧,英子急忙走进卧室了,这时老离看向离夏,似乎在笑,离夏说了句,色老头,等会有你好看,噘嘴会厨房了,也许心里有底了。也许是心里有了期待,反正是高兴。

  字节数:11081

  本章完

                                                                                                                     【嬲(续-殇离夏)】【第二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