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游记之颜射安丽娜(多次免费睡了哈萨克族小姐)
之颜射安丽娜(多次免费睡了哈萨克族小姐)

       话说上次小狼因为上了个锡伯族的叫圆圆的妹子,被她男友发现,本着谨慎的原则,跑到清水河待了两天,实在无聊,想想也应该没多大事,就又回到霍尔果斯口岸来了。一边微信还在继续约附近的人,一边小狼也在物色本地的少数民族的妹子(每到一个地方,小狼第一个感兴趣的,往往是红灯区),微信约人,是要看机缘的,恰巧口岸就是属于狼多肉少的一类,如果微信加到回族,维族或哈萨克族(简称哈萨)的妹子,是很少理汉人的,估计她们自己有个自己的圈子吧,连续三天没有收获,小狼的荷尔蒙又高了起来,想去找芳,但因为工地停工,她老公在身边,不方便。好吧,既然这样,小弟就决定去一趟口岸的红灯区。
       好不容易熬到天黑,看时间,大概九点多,小狼怀着忐忑的心情走在去嫖娼的道路上。口岸最热闹的街是一条叫亚欧大道的路,全长差不多1公里左右吧,其他的地方除了国门以为,很少有人,小狼就沿着往国门方向的大路走去,因为小狼打听到口岸的红灯区就在这里,这条街的两边,分别是四川的小姐(都是30多的。快餐50,包夜200)和少数名族的小姐(相对年轻,快餐80,包夜300~400),小狼到了异域,自然想去尝试下异域风情了。
       这条街没有路灯,联排的小平房没有一丝生气,放眼望去,稀疏而昏暗的灯光透出来,才显得不那么死气沉沉。红灯区就在这里,有两三家透着玫红的灯光从平房的窗户里透出来,因为门前打着很厚的棉布(类似于门帘),灯光透着很淡,偶尔路过的车的灯光反射,才看见门前隐隐坐着人,没错,坐着的就是老鸨。小狼本着谨慎的原则,就沿着这条街来回走,专找灯光暗的地方,边走边用眼睛瞄门帘里的妹子长什么样。期间,路过老鸨的门口,看着老鸨不断招手,小狼装作没看见,如此这般,走了两个来回,也走累了,小狼心中有了个大概,就选定其中一家,走了进去。
一进这家,小狼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不大的房间除了一个大床,中间烧着北方人取暖的火炉,旁边一个小沙发,沙发对面是一个关着的门,门里传来的女人叫床的声音清晰可见。床上躺着三个少数名族女人,都靠着墙玩着手机。老鸨靠在沙发上,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我环顾四周,打量了一下这三个小姐,发现其中一个还可以,然后就问老鸨:包夜多少钱?老鸨说:400.我又问,包多久,老鸨回我,11点到明天天亮,想想差不多,就和她砍价了,最终,差不多谈到300,(事先打清楚行情的)然后老鸨让我点妹子,我点了那个最漂亮的,老鸨说不行,她等会要去陪酒。叫我换一个,我一看,另外两个一个抽着烟,一个玩着手机,还时不时对我笑,我也没想,就点了那个对我笑的(后来她告诉我她叫安丽娜)。
     安丽娜人不高,估计只有160左右,头发不长,但鼻子挺高的,身材一般,因为那时候口岸已经开始下雪,所以穿的衣服比较多,看不出有多性感。才出来,她被冷风一吹,就有点哆嗦,我看到了,本着装作正人君子的样子,关心的说,我们走快点,到车里就暖和了。到了车里,打开暖气,我顺便又问了一句,这么冷的天,饿了吧,
她笑了说,有点。我说,带你去吃点东西吧,你一般不吃什么?
     她说算了,不怎么饿。我呢,因为在口岸没什么朋友,同事都回家过节,一个人,也蛮孤单的,找到个小姐,算是找到个可以说话的人了吧,就拉着她去了一家餐馆,点了两个拌面,吃了起来。吃的时候我发现这的老板好像认识安丽娜,我也装作不知,就和她像朋友一样谈了起来,因为她没去过口里,话题嘛,自然由我领导了,这饭,差不多吃了40分钟,也快11点了。我就带着她回到住的地方。
到了住的地方,有些狼友就喜欢脱了衣服开搞,但小狼不是,小狼喜欢的是那种温水煮青蛙似的循序渐进。我也不急着说做爱这事,相反,给她介绍一下屋子大概,然后拿出水果,倒了牛奶款待她。她也挺客气,我们聊了会,我就先去洗澡了,等我洗了出来,她也钻进浴室。我呢,就到了床上等着她,不一会,她也出来,穿着内衣,我这才看清她的身材,除了矮点,其他的都还算好,因为有暖气,房子里并不冷,我呢,就调侃着让她上床,说给她按摩,一方面呢,是想促进和她的关系,让她有舒适感,等会做爱她才会投入,一方面检查她身上有没有可疑的斑点啊,痘痘之类的,还好,整体下来,还算干净。并且,在按摩的同时,一方面挑逗她的敏感点,一方面,我又故意勾起她的情史,让她倾诉,等她感情宣泄完了,进入情绪真空期,很失落,这时我再以贴心的异性去安慰,她就很容易接受,果不其然,当我安慰一阵她的时候,她就自动来搂着我了。我们两个什么都不说话,一时沉默,但就在那一瞬间,她控制不住自己了,开始疯狂吻我的身体,一边吻还一边说,怎么没遇到我这样的人(我这样会嫖娼的“好男人”?呵呵,但效果达成),我立即含情脉脉的看着她,用眼神告诉她,我就是会保护她的那个人,我随即解开了她的胸罩,这咪咪粉嫩粉嫩的,又大又圆,我也立即含住奶头开始狂吸,一只手也不闲着,用两个手指在另一个乳头上捏、揉、搓,没一会儿乳头已勃起了,我在慢慢的退去了她全身的衣服,开始逐步的向下漫游,一直亲到小腹,没有尝到一点异味,有的只是淡淡的体香,看来她把自己的身体洗的干干净净。分开她的双腿,发现她的小穴貌似是蝴蝶穴,阴毛不多,两片阴唇大小适中,有点像蝴蝶的翅膀,微微分开,洞口晶莹剔透,凑上去闻了一下,没什么异味,忍不住用手一会揉她的阴唇,把这对可爱的小蝴蝶翅膀拉的老长,一会把手指伸进洞口,去激发她最原始的激情,当然也没忘记她那含苞待放的菊花。持续了一会,我让她给我戴上套子,转过身去给我口,有点类似69,一边扣她的逼,一边看她给我口交,好不快活。安丽娜的口活不用说了,既然不是大姑娘了,自然是美妙的无法形容,吸、含、舔,弄得我也是情迷意乱……前戏完了,开始进入正题,因为好多天没做了,所以带上套就直接进去了,顿时感觉被一团温暖的美肉包尾,还是挺紧的,水也很多湿润,一阵活塞运动,换了几种姿势,把她已经弄的满面潮红,看她那么销魂,当然动起了颜射的念头,这东西还从来没在小姐身上试过(从小狼找小姐以来,才开始就是很快完事,慢慢觉得一点意思就没有,逐渐把目光移到良家上了)自信前期的情感交流不会让她一口断然拒绝,说不定能成,所以,我就问她,“丽娜,能让我射到你嘴里?”原本以为她还要纠结一阵,可是没想到她很爽快的回答,“成!”然后一只手抓住我的弟弟,不加思索的对着自己的小嘴含了进去,我记得进去时明显感到JJ被温暖的一裹,里面和小穴又是不一样的感觉,美妙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又是用嘴一阵活塞运动,安丽娜自然已经忘情的无法形容,她一边含着我的JJ,,一边和我十指相扣,吸了一会,我看还没射的冲动,我怕她小穴没人插高潮感会,我又换成了插小穴,看着她那么兴奋,我也渐渐进入了最后的高潮,快要射的时候我问她我射到你嘴里,吃了它好么,她想也没想,很干脆的回答,你来吧,我二话不说,起身拉下套套,把JJ往她嘴里一送,刚好全射到她嘴里,她也一口气吞了下去,还故意用舌头舔了下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完事后,趟着搂着她,问她,感觉好些了没,她也没说什么,就在我怀里,一直说没遇到过这么温柔的男人,我也假意逢迎,没休息多久,她的手又在我JJ上抚摸起来,我笑着问,又想来了?她就说,她又想舒服了。好吧,既然佳人有约,我也再来一发吧,就提枪上马,让她趴着,我从后面进入,好像这样插着比较深,安丽娜这次叫床叫的很大声,但除了啊啊以为的,也不说其他的什么语言,我也不管了,猛操起来,差不多10多分钟,射出来了,全身无力,就搂着她睡了起来。
      第二天九点多,我醒了,看她还没睡醒,就起来给她盖好被子,去厨房做了点早饭,做好后去叫她起来吃饭,她睡眼蒙松,想不到我会做早饭给她吃,当时很感动,然后在吃早饭的时候,我说我一个人在口岸,没什么朋友,就把你当作第一个结识的朋友了。她听了也说我们是好朋友,然后交换了电话和微信。我看她吃的不多,笑着问,怎么,想吃JJ了,她笑了说,是啊,昨晚没吃饱,我说那就来吃呀,她问,真的?我说,人都在你面前,还有什么假的。她也不客气,走到我身边,脱下我裤子,二话不说,蹲在地上就开始吸添起来,我当时觉得AV里面的桥段竟然发生在我身边了,也很高兴,她吸了一会儿,可能觉得不过瘾,又骑到我身上,我赶忙让她拿出套子,她说我们是好朋友,不会害你的,和别人我都戴TT,只有和你,我不想,然后二话不说坐到JJ上,自己上下运动了。事已至此,算了,祸福由天,没啥事的,这样安慰自己一番,也运动起来,这次是无套内射,当我射的时候,我能感觉她阴道里面的收缩和喷水。
      做完以后,休息一阵,我去收拾碗筷,她看着我,说重来没遇到我这么温柔的男人,我说,那好啊,你就把这当做你的家吧,把我当作你的男人吧,只要你在这一天,我就对你好一天。她问:真的?
我说,你自己用心去感受好了。她说,我记着的。又聊了一会天,她走了,我以为这事就算了,毕竟300块的消费,打了几炮也很值。可是后来想不到,第二天一早上,她给我打电话,说她在清水河老家那边,叫我去接她回口岸,我一想反正也没事,就开着车去了(油费可报销),再回来的路上,知道原来她回老家去了,我问,回来了干什么,你不可能总想做那个(小姐)吧,她说她过阵要去伊犁上班,她一个亲戚在那吧,现在这工作也是不想去,但又不想在家,我说,要不你就暂时住我那几天吧,反正我同事要过几天才回来,免得回去遭罪,我天天给你做好吃的。她也考虑了一会,说好吧。然后我就把她带回我住的地方了,生活在一起大概有5天吧,天天晚上都来,厨房,卫生间,卧室,地下室,我们都做过爱的,反正,这次300的小姐,太值了。
     后来,老张要回来了,我就提前一天把她送到她哥哥那里,在她哥那里,我是第一次进哈萨克族的房子,四合院,里面是平房,不大,但蛮别致的,还被他们款待了一次。
     再后来,我回到口里,去医院检查了一下身体,什么问题都没有,很健康,我心里终于放下了那点担心,安丽娜,希望你在伊犁过得好一些,遇到个好人就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