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我被寂寞少妇*奸的疯狂性爱
我被寂寞少妇*奸的疯狂性爱


那是在我初中的最后一个暑假。我和我谈了一年的女朋友在过完那个暑假后,就要各奔东西了。正处于激情中的我们在面对人生的第一次离别时有点不知所措。在她的家中,我们激烈的相互拥抱,亲吻,以削减对分离的恐惧。我第一次脱光了她的衣服,那天下午的阳光特别的辣,从窗外直射进来,照得她皮肤雪白发亮。我用我那因极度兴奋而发颤的双手从她的乳房摸到大腿,从大腿摸到臀部。

她已经湿了,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女人会湿;我也早已经胀的不行了,我学着A片里的传统姿势,尝试着想要进入!可我稍一用力她就喊痛,我再一用力,她痛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我心疼她,停了下来。过一会压抑不住心头的欲火,再一次努力试图进入。她的洞是那么小,只有几根针的直径粗。我多次的努力都宣告失败。她一直紧咬着嘴唇,却压抑不住的发出痛苦的呻吟,五官早已因疼痛而扭曲,脑门上滚着成片的冷汗珠。我越忙越紧张,越紧张越失败,窗外的知了吱吱的叫着,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叫的我心头越来越烦。我弄的满身大汗,前后共试了近十回,花了两个小时,一直没成功。她已经痛的连呻吟的力气都没了,我也感觉自己筋疲力尽,最后只好就此收场。

这算是我的第一次做爱,失败了。这次失败带给我的影响是一辈子的,那就是我的处女情节的终结。我发现破处竟然是这么的麻烦,甚至是痛苦的一件事,从此我对处女再也没有一点兴趣,甚至发展到今天的坚决不和处女做爱。从此,我青春期的暗恋及性幻想对象就很自然的转移到了比我年长的女性身上。直到今天,我依然是对比我大的女性更有兴趣。

而我的性生活史,也确实是按照这条路前进的。

我第一次成功的做爱是我大二那年。那晚我的同学都去铁医电影院看电影了,全是周星驰的片子。我都看过了,没去,一个人百无聊赖,跑到奥杰酒吧喝酒。说是喝酒,实际上也就买了一瓶嘉世伯,权做能坐下来听唱歌的资本。听唱歌其实也是幌子,实际上我是想看美女。那时的奥杰美女还是很多的。奥杰我来过好几次,都是和一帮色狼舍友一起,一个人来,这是第一次。

我一个人坐张桌子,脑袋晃来晃去的,毫不掩饰的向身边众多的美女投去色咪咪的眼光。奥杰的生意一向不错,所以一会儿就挤满了人,没有了空桌子。这时一个约30岁的女子走到我身边,穿着无袖的衬衫,很显腰身的牛仔裤,烫着笔直的长发,脸上的妆很浓。问我这桌子还有没有别人,我摇了摇头,她就自己坐了下来。要了瓶酒,吸起了烟。我们两先是互相不说话,沉默了几分钟。她先打破了沉默,问我多大。我回答22 ,她笑了,就这样我们渐渐地聊起来了。我知道了她今年正好30,离异,孩子给老公了,自己一个人住。瓶里的酒慢慢的少了,缸里的烟灰渐渐的多了,我们的话题越来越暧昧,她的眼神渐渐地迷离。

时间很快到11点了,我提出要回宿舍了,不然宿舍就关门了。她说:“你再陪我聊一会吧,晚上就住我那”。刹那间我心狂跳不已,我知道,我多年的幻想今晚要成真了。

我们打车到她在下关的家。家不大,但收拾的很整洁,很温馨,和我的宿舍有天壤之别。房间的灯光暗红暗红的,我坐在她的床上,有点不知所措。她很主动的捧起我的脸,吻了我。我感觉到我身体兴奋起来了,忽然我想起了初三那次的失败,紧张起来。我把那次的经历告诉了她,她笑了,笑的很厉害,然后主动的脱去自己的衣服。

她很温柔的引导我,直到今天我依然感谢她的温柔,正是她的温柔和宽容使我摆脱了以前的阴影。我在她的引导下慢慢的进入,我第一次感觉到女人竟然是如此的温暖,紧密,湿润,我从没想像过这么美好的感觉。没几下我就泄了,她温柔的告诉我这是正常的,年轻的体现。20多分钟后,我再次进入她的身体,又感觉到了那被紧密包围的快感,这次我坚持了十几分钟。她微笑着拿来毛巾,帮我擦拭浑身的汗水和射出的液体。

我们躺在床上,聊起了彼此的过去。她说她和她的老公是在中山乐园认识的,那时中山乐园的老萨曲总是那么的蛊惑人。但老公两年前变了心,和另一个女人好上了,她做了很多努力,没用,还是离了婚。从此一个人住,习惯了,也觉得没什么不好,偶尔去看看孩子。有时候寂寞了,就去酒吧勾引男人,已婚的未婚都勾引,但一直没有固定的性伴侣,“都有自己的事,谁有耐心一直陪我啊。”她笑了,“但你这样的处男我还是第一次遇到,算不算诱奸啊?”我也笑了,“当然算啦,你要给我破身费啊”。她说没有,我就和她嬉闹起来,闹闹玩玩了一个多小时,我又一次的勃起了,轻车驾熟的我这一回一直努力了半个多小时,我看到了她因高潮而兴奋扭曲的面孔。那晚,我没有回宿舍。

在接下来的一个学期里,我们共约会了十几次,奥杰酒吧自然是我们常去的地方,山西路上的样样红酒吧,悠仙美地咖啡馆也是她所爱去的,而她的家则成了我们的天堂。年轻的我难抑冲动,难免有鲁莽的动作,有时会弄疼她,她总是很温柔的对待我。我渐渐迷恋上了她成熟的肉体,可更让我害怕的是,我开始感觉几天不见她就想她,看着她,我的内心慢慢滋生出异样的情愫,我知道,我喜欢上她了。

在日后经历了许多事后我才知道,我并不是个能把肉体和感情分得很清的男人。许多男人能和女人保持长时间的性关系而毫不动情,我不能。偶尔一次的性关系我还能把持住,但只要超过两,三次,我就会不由自主的对那个女人动情,即使开始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有专家说,亲昵的肉体关系能促进感情的加深,这句话对我而言是句千真万确的真理。我一直试图弄清肉体和感情的关系,对我而言,没有感情的性关系味同嚼腊,这是我现在看不上一夜情的原因。只有和我喜欢的女人做爱,我才能感觉到全身心的欢愉,如果开始我并不喜欢一个女子,只要和她有了关系后,我会自然的分出一部分感情到她身上,做爱的??次数越多,感情越重,直到我们分手,我的感情才能收回。

我告诉自己这种感情是不允许的,可感情根本不买我帐。我的理智和感情经常打仗,我怕同学老师知道这一切,这是一段不能放在阳光下的不伦之恋,会招来别人的耻笑,成为我终身的污点。但我在一次又一次的交欢后已经不能自拔,虽然现在想来即使别人知道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那段时间我的心理压力之大是别人所不能想像的。我过着矛盾的生活,直到大三认识了我现在的女朋友丽。

我的女友丽是同校同届的学生,各方面都很好,我和丽热恋起来。我开始疏远那女人,不再主动联系她,她的CALL机我尽量不回,CALL的急了,才回,匆匆几句话就挂掉电话。她敏感的察觉出了问题,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开始有点厌恶她,竟然自私的想像她在知道实情后会闹到我学校去,让我以后做不了人。我没有说出真相,只是推说学习很忙。直到今天,我一想到当时我那卑鄙自私的想法,我就觉得无地自容。我们从几天一见,到半个月一见,又到一个月一见。后来,她有快两个月没见到我人了。

在那年12月的一个晚上,我和一帮同学在南京邮电学院旁的一家网吧打星际。我叼着烟,喝着可乐,和同学们大呼小叫的沉浸于星际争霸的快乐之中。腰上的CALL机忽然振动了,我低头看了看,是她的,我继续打我的星际。一会儿,CALL机又振动了,还是她的,我还是继续我的星际。就这样CALL机振动了五,六回,我都无动于衷。后来就不振了,在我看来,这只是我众多不回CALL机中的一次,我没放在心上,继续我的星际。

大概过了约两个小时,忽然有人拍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当时真的吓的魂都出来了。是她,竟然是她。

我马上站了起来,拉着她向门外走去,我怕同学们看到她。一出网吧门,她就生气的质问我为什么不回CALL. 我说没空,她说你打游戏就有空。我无语。她一再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心一横,把我有了女朋友的真相告诉了她我马上站了起来,拉着她向门外走去,我怕同学们看到她。一出网吧门,她就生气的质问我为什么不回CALL. 我说没空,她说你打游戏就有空。我无语。她一再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心一横,把我有了女朋友的真相告诉了她。她笑了,和那晚消除我内心阴影的笑一模一样。她说要恭喜我有了女朋友,并说现在是她该消失的时候了。

我楞楞的望着她,我没想到她会这么大度,我已经做好一场暴风骤雨的准备了。我当时对她其实还是有点恋恋不舍的,但一想到能这么容易的挣脱这段感情,也是件幸运的事。我再一次卑鄙的理解成她只是把我当做普通的性伴侣,我离开了只意味着再换一个而已,我什至更龌龊的想她一定除了我之外同时还有别的男人。

我们又说了几句客套话,和一般的恋人分手时说的客套话没什么分别。最后她说:“我走了,祝你们幸福。”说完深深的望了我一眼,转身就走了。

我当时脑袋空白一片,总觉得不该这样结束,“等等,”我大声喊道,她迅速的转了身,看着我,“你,你怎么找到我在这的?”“你说过你晚上经常在网吧打游戏,不在丁家桥就在南邮旁。我晚上CALL你你不回,我想你想的不行了,就出来找你。找遍了丁家桥的网吧,你不在,就来这找了。以后不能老泡网吧,学习要紧啊。”说完就转身走了,我一直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她走的很坚定,没有一丝迟疑,渐渐的走远了,在隐身拐弯走上模范马路的一刹那,我看见她用手拭了拭眼角,我知道,她流泪了。

我当时就感到我的心痛了起来。外国人常笑我们中国人说“心想”,“心痛”,其实应该是“脑袋想”,“脑袋痛”,因为人的心是没有思维能力的。可我当时确实很明显的感觉到我的心在痛,这种痛千真万确的来自于我的心脏。我想追上去,但没有。我呆呆的就这样站了一个小时,直到同学们打完游戏从网吧出来。我感觉我心里面空空的,以往和她在一起的情景一幕一幕的在我脑里浮现。我想去奥杰,到我们第一次认识的地方喝点酒,又怕在那儿碰到她,因为她一定也会这么想。我浑身的气力仿佛被抽干一样,手脚乏力,我从模范马路走到山西路,又从山西路走到三牌楼,内心深处渴望能在路上偶遇她,就这样一直走到凌晨两点多,什么也没发生,什么也没遇到。

从此我就再也没见过她,她没有打过我CALL机,我也不再拨打她的电话。后来我换了手机,有次鬼使神差的走到她家门口,想告诉她我的号码,惊讶的发现房子换了主人,新房东说,她早就搬走了。我们从此失去了联系。

自那以后的两年多来,我数次梦到她临别前的那一眼。那眼神复杂,哀怨,痛苦,充满了依依不舍。她知道我们的感情注定是不会长久的,她一定早已想到了这一天的到来。离开是她唯一的选择,虽然她的感情是那么的不情愿。

可她是个坚强的女人,有阅历的女人,经历过沧桑的女人。她不会妨碍我的前途的,这一切的难过,痛苦,不情愿,全夹在那滴眼泪里,被她一把拭掉了。

她是个多么温柔,大度的女子,自己遇到婚姻的不幸,把痛苦埋在心底,对我充满了宽容。我却还数次以我卑鄙的内心去揣测她,误会她,简直不是人。我多想能有机会再次站在她面前,告诉她其实我喜欢过她,一切都是我的错。可我连她人到了哪里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这个机会呢?

这是我心中永远的一块痛,我觉得心里压了块石头,想喊,喊不出。奥杰的外观破旧了,我已经很久没去了,样样红的生意不知是不是还是那么的好,山西路原来的小花园也改成了市民广场,那曾是我们谈心的地方。失去的一切,再也回不来了,只是我还是想大声的喊,我多么希望能再遇到她,抱着她,安慰她那颗历经沧桑挫折的心……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