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我的骚货女朋友雯雯
我的骚货女朋友雯雯


入夜的中正纪念堂,幽蔽的花园及情人雅座,是许多台北情侣的幽会所在,也是我高中时代约会常去的地方。过去个人对那里印象不是很好,因为夜半常常会有无聊的中年男子或变态躲在暗处偷窥或骚扰情侣,甚者更是伸出禄山之爪偷吃情侣的豆腐,所以自高中毕业後就几乎没去了。

然而和雯雯交往後的多年後,有天,一个大胆疯狂的想法涌上心头!使我又想起了那个曾经视之如畏途的台北的欲望丛林。我的「构想」是让女友在那些投机好色客面前大胆暴露,说不定也送上一道可口的豆腐大餐,犒赏那些整夜守候在树丛中饥肠辘辘的可怜色鬼。

还记得那是一个凉爽宜人的夏夜吧,雯雯穿着一身白色连裙洋装(那种贴身时会透出肤色的质料),我藉口很久没逛中正纪念堂了,晚餐後就迳带她往那散步去。说起中正纪念堂,我算得上是视途老马了,高中时曾经和三位女友在那约会过,那些变态会躲的地方,因为曾吃过暗亏,所以当然印象深刻。

难得凉爽的夏夜,走起路来轻飘飘的,我搂着雯雯纤腰,在弯弯区区的花园小径上一路说说笑笑,不知觉中,雯雯已悄悄被我带进一处「禁区」……

那是一条跨入花园围栏内、夹道树丛茂密层层包围、亦无任何路灯照明的林间草坪,平常人迹罕至,入夜後偶可发现情侣躲影踪。我所谓的「禁区」在幽暗夜色及树丛的良好掩蔽下,经常是小情侣的最爱;然而由于过于僻静,也成了偷窥朋友们的乐园,很多情侣在不知情下常误闯禁区,以为四下无人便胡天胡地起来,殊不知四周隐藏了多少异色贪婪的眼睛在暗处悄悄窥探!

当我们踏入了禁区时,早已有一对情侣偎在树丛边上忘情拥吻,雯雯看见有人在那,不好意思打扰便欲离开。好不容易才到这,怎容它轻易就走?所以我不犹分说地立刻一把拥她入怀,双唇紧紧贴了上,双手热烈地箍紧她的娇躯……

受到我突如其来的刺激,雯雯吃惊之余也热情地回应起来。至于那对情侣,大概是不喜欢有人在侧打扰吧,发现我们出现後即匆匆离开了,于是,那里顿时成为我俩的天地,我们可以为所欲为……

当然,我的目标并不仅此,我留心暗处是否有其他偷窥者,所以我边吻着,边扫描着四周树丛动静,可惜半晌我都没发现任何躲藏者的影子,不免有些暗暗失望……

这下,雯雯已被我挑逗到身体微微发烧、呼吸急促起来,那双水汪汪的美丽眼睛缀在迷蒙夜色里,显得闪闪动人娇媚无比,那不正是多年前初次乍遇时我和一票同学们为之神魂颠倒的勾魂魅影吗?她的长发、她的面容、她的气质、她的身材……无一不深深吸引着所有人的眼光!记得当时不论男女都不得不为她的美艳倾倒折服。

当下我再也怎顾不得什麽计划了,只想好好爱她一下,我即刻将手探入了她的裙摆内,慢慢拉下了她的内裤(一条白色蕾丝的小可爱),我将它褪至小腿的部位,再撩起了她的白裙露出了雪白的双臀。啊!真是一弧完美的曲线,高挑修长的双腿搭配温软似玉的肌肤,经过这麽多年仍然教我迷恋不已!

我让她站在草坪上,自己蹲下了身子探首入裙,用口鼻抚摩她的股间,舌头轻轻搅动来回在她的妹妹与屁眼……她忍着不敢呻吟,但那样嗯嗯哼哼的压抑喘息,却令我更加兴奋!于是我更尽情的舔舐着,一只手指更顺着渐渐泛起的淫水滑入了她的下体来回轻送……

「嘶……」突然间,我发现右手边草丛内有极轻声的移动!一个暗影悄悄地靠向这边,而一旁兴致盎然、兴奋万分的雯雯根本无暇发现。

啊……来了来了,终于有偷窥着光顾了!我心里有数,完全不动声色地继续挑动着雯雯,侧眼观察着动静。

慢慢地那人渐渐落定位置,并调整好观察姿势(似乎是仰躺在矮树丛中),静在那按兵不动了。我瞧时机已至,于是站了起身,解开了裤裆拉炼,用背位式一鼓作气猛然地奋力插入了雯雯!雯雯立刻失神浪叫了起来……

我一边抽插着,一边在她耳际喝痒,鼓励她更放肆地淫叫!受到我的鼓励,她果然更形放荡,双腿不由自主地又撑开了些!

「宝贝,你爱不爱我?」我问她。

「我爱死你了!我永远都不要和你分开!喔……喔……」她呻吟着回答。

「你真的爱我吗?」我又问。

「我真的爱你!我发誓!……」

此际我见她自制力在渐渐薄弱中,于是我开始在她耳际大胆地问:「宝贝,你若真的爱我,我们就做爱给别人看好吗?让别人羡慕我们相爱的样子好吗?」

「喔……好!就让别人看……喔……看我跟你做爱……喔……你好坏喔……

喔……」她回应着。

「真的吗?宝贝,我是说真的喔!」我边问仍边用力地抽送着。

「真的……我愿意!」她忘情地回答。

「宝贝,那我如果告诉你现在正有人在偷窥我们呢?」我问。

「就让他看吧,我不在乎!」

我想,她真的渐渐被我搞到疯狂了。

「宝贝,你真的愿意给别人看吗?」我又确认性地再问一次。

「真的!……喔……」她说。

得到了她的允许,我立刻掀掉了她的洋装,拉下她的奶罩与小裤裤通通散扔在草坪上。一下子她被脱了个精光,白皙粉嫩的躯体完全暴露在外,全身只穿着那双性感的高跟鞋……

我脱下T恤铺在草地上,让她像只母狗般趴跪在上面,屁股朝着那窥友所在树丛的方向,用手指玩弄她的屁股与阴户……相信那位窥友一定看得大呼过瘾!

接着,我再度骑上了她从後面挺进,双手不断揉着她的娇乳,偶而出其不意重重地打她一下屁股,她就会性奋的娇喊一声:「啊!……好舒服……我好喜欢!」

持续抽送中,慢慢地我试图将两人移向那树丛边上,但我不确定雯雯是否知道那有人在看,她显然很投入地享受,完全不顾形象了。但我还是悄声地在耳边问她:「宝贝,你真漂亮……你想不想被别的男人骑啊?」

「喔……我想,我好想……」

「那你想被强暴吗?被丑陋的男人遮住眼睛狠狠地强暴喔?」

「嗯……我想……不管是谁我都愿意……嗯……喔……强暴我吧!喔……」

你得知道,我问得很轻,但她却回答得很大声,我相信那时躲在一旁的偷窥朋友肯定有听见她说的话!当下我拿起雯雯的小裤裤罩住了她的头脸,让她双眼再也无法见物,然後又重重打了她两下屁股,让她屈辱性奋地哀嚎起来,再直接把她拖到了贴近树丛的近旁,让她彻底暴露给那位窥友欣赏。相信当时那位窥友一定也吓了一大跳吧! ^^ 居然会有人主动送上美女近距离加最佳角度。

我不断狠狠狂抽猛插着雯雯,「喔……宝贝,我要你假装被坏人*奸却不由自主地兴奋到高潮!」我命令式地要求。

「嗯……好!我听你话……我想要……喔……喔……」

「我要你叫歹徒作「大哥」!快求大哥强暴你,让你彻底地爽!……」我要求雯雯配合着想像演戏。

「嗯……大哥!求你强暴我!!……求你!……喔……求大哥来乾我!……

喔……妹妹快不行了!……喔……」雯雯疯狂地配合着演出。

说时迟哪时快,那位窥友终于再也按捺不住了,从树丛中伸出了一只禄山之手……摸向雯雯的乳房!我也没想到他会那麽大胆,不过性奋的我盼了那麽久,似乎就等这一刻而已!所以我完全不动声色,假装没看见,继续让他为所欲为。

雯雯眼睛被幪住,完全看不见情况,我故意稍弯下了身子把双手撑在地上,这样一来,就只会有一双手在雯雯身体上摸索,雯雯也不会发觉有异状。我继续假装坏人*奸着雯雯,雯雯配合着不断喊:「大哥!强暴我啊……你的好粗……好大啊!喔……插得我好爽!……喔……」

那窥友似乎看穿了我的用心,竟越来越大胆,双手齐施揉捏着雯雯的双乳,雯雯则又配合地大喊:「喔……大哥……用力捏我的乳房!我好喜欢!喔……」

我凑趣地补上一句:「小妞,你要我捏暴你的乳头吗?」

「嗯……大哥……大哥……捏爆它吧!你想怎样就怎样!……喔……我真的不行了!喔……」

那窥友接到了讯息,一只手更是使劲地又戳又捏又夹,另只手则开始不安份地游向雯雯的大腿内……就在这样三人忘情失神中,雯雯到达了第一次高潮!她快速收缩的阴道夹得我快活无比,差点没弃械投降……

面对着如此优质的肉体、如此刺激的画面,我真的再按捺不住了!接着,我也开始用尽了全身力气快速冲刺,雯雯感受到我的冲撞,又开始呻吟求饶……那位窥友再也不顾被发现的可能,大胆地伸向雯雯的屁股及森林,抽送中我的睾丸甚至曾撞到了,他正在抚摸森林的手指。

15分钟左右,一阵颤动终于……我狂肆地射精了!浓浓稠稠的欲望之液彻底灌饱了雯雯的淫穴深处,雯雯也享受到了再次的高潮!满足的我压在雯雯身上喘息,两人交叠享受高潮後期的绵绵余劲……

或许是发泄过後男人又恢复了上半身思考的模式吧!我缓缓取下雯雯头上罩着的那条小内裤,雯雯依然柔若无骨地摊在那里,脸上挂着幸福地笑容,张开眼充满爱意地望着我。此情此景,突然让我感到一丝怜惜——啊!雯雯是如此美好啊!我不禁心里洋溢着无比温暖与感激之情,深深地吻向她!

所以今晚我打算就此打住,也不顾那位窥友满腔欲火无处发泄了,匆匆拉起雯雯帮她穿上了胸罩及洋装,只是小可爱内裤突然不见了!雯雯急着还待寻找,但我却知道它是被谁拿走了。

「宝贝,算了,别找了。」我说。「可是,那条是我最喜欢的耶!」雯雯皱眉不依。

「没关系,我再买条更漂亮的新裤裤给你不就好了吗?」我对她微笑说着。

「真的吗!那一言为定喔!」雯雯突然言笑逐开了。

雯雯果然还是小孩子心性,我们执手相视而嘻,两小无猜地互相给了对方脸颊上一个爱的亲亲,踏着夜色甜甜蜜蜜地走出了这一片欲望丛林……

(PS:事後雯雯从不知道曾发生了什麽事,因为我不打算说。)

今晚则提供有点不一样口味的故事与各位分享,内容百分之百真实,不过结局因为太糗了,连小弟我至今也不好意思弄清楚就是了。

刚退伍时没固定工作,口袋常空空如也,靠着部队那点积蓄零花,贫穷寒酸得很。更糟的是那一段时间住家里,想和女友亲热只得带女友上旅馆开房间,但若只是一般做爱而没啥特别刺激有趣安排的话,老实讲,钱花多了难免会有点小心痛,所以後来有一阵子我们乾脆在车上解决,女友就常戏称它是一幢「活动旅馆」,我们常是开到哪就做到哪!

在景致优美且变化多端的车床上享受着户外野合的乐趣,极是浪漫惬意……

不过今天要讲的却并不是车床上的艳事!

记得一次周末深夜,雯雯和我自PUB与友人解散後,百般无聊下我俩偷偷开车尾随一对男女朋友(也是我们的好友)的车乱开,本来这只是打发时间的无聊举动,也没有特别的目的,没想到车开着开着,竟来到了木栅动物园停车场。

我想各位一定也很清楚,那是台北车床族的大本营,平时夜晚就有不少爱侣驾车出没了,每到了周末凌晨更是车潮汹涌,欢爱之声此起彼落、高潮迭起!

我们一前一後开着车跟着进入了河堤旁的大停车场,里头大约已有五十部以上的各式轿车分布在各个暗处了,朋友的那辆红色轿车一直往最里头开,过了捷运桥下挑了个偏僻所在停了下来。很幸运地他停车的附近刚好有空位,所以我一声不响地把车泊在他隔壁不远处,他在明我在暗(他们并认不得我的车),瞧来有好戏可看了。

按理说车床族既是以车为床,两人当然应该留在车上做「爱做的事」才对,但奇怪得是,我那对男女朋友(暂称李君与小芳)竟走下了车牵手往河滨方向走去。难道他俩只是想存聊天散散步?我不仅纳闷起来,雯雯也是猜不透,两人喃喃嘀咕着。

不过既然周末到了这里,花前月下又有美女相伴,雯雯那一双困惑深邃的眼睛瞧得我迷迷蒙蒙的,欲火渐渐给勾了上来。

「管他们的!」我心想:「乾脆我们自己先做了再说,谁晓得他们在搞什麽鬼?」于是我侧身向雯雯扑了过去,来个饿虎扑羊打算先生吞活剥了她这头秀色可餐的小绵羊再说!

孰料雯雯竟不太合作:「喂!老公等一下啦!」雯雯左支右闪地……就是不从。

「怎麽?你还在想他们啊?」我仍猴急地与她拉拉扯扯。

「不是啦……人家想要那个……」雯雯表情怪怪地说。

「什麽啊?」我问。

「人家……想要上洗手间啦……」雯雯脸上都是害羞,想是刚才在PUB喝多了饮料,现在临时急了起来。

没办法,人都有内急嘛,这叫身不由己!不得已我也只好压下了满腔欲火先将她载往停车场边的公共厕所。

夜半的公共厕所没灯还停水,脏乱的洗手台令人望而生畏,扑鼻恶臭味十公尺外就闻得到了。雯雯生性爱洁,走到门口看了那一塌糊涂的景况,说什麽也不敢亦不愿进去。

「赶快带我离开这里啦!我不敢在这里……太恐怖了!」雯雯沮丧而焦急地说。

看着她一脸可爱慌急的模样,我不禁顽皮心起,想再多瞧一下。于是我对她说:「这附近好像没有其他地方有洗手间耶!最近的也得回到台北市区,那能要半小时多喔!怕你会忍不住了。」我摊摊手表示无法可想!

雯雯是个彻底的大路痴,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其实附近就有加油站了 ^^ ):「那怎麽办?!呜……人家真的很急呦……」她好像快要哭出来了。

我虽然有些不忍心,但却仍笑笑地打趣说:「不然这样吧,你乾脆就在这树丛边解决好了!」

「那怎麽可能?!……人家才不要哩!」雯雯焦急地反驳。

「我帮你把风啊!不会有人看到的!」我拍胸口保证。

「不行啦!你别开玩笑了……我真的快不行了!……别闹了啦!」

雯雯似乎真的快要哭出来了,水汪汪的样子真是可爱到了极点!我仿佛见到了那种日本可爱SM女优那种委屈受辱的可怜表情,害我当下真想立刻扒光她的衣服,效那禽兽一般地无情折磨她一番!

「呜呜……我真的不行了啦!」讲着讲着,雯雯眼泪真流下来了。

看来她真是撑不住了,没办法,这下只好从权宜之计啰!于是我带她徒步往河滨乱草堆上走去,她也相信自己再也忍不到其它地方找洗手间了,所以只得认命地乖乖跟来。

「那瞧来似乎没有人,可以吗?」我指着前方一辆停在草丛堆旁清理河道废土用的推土机说:「你就躲在推土机後面,我帮你把风,不会有人看到的。」

「你确定没有人吗?」雯雯不安地说。

「当然!你没看见推土机後面都是乱草丛吗?谁会想躲在那鬼地方啊!」我说。

「好吧……那你帮我把风……绝不能让别人靠近喔!」

「嗯。」我保证。

「还有……你自己……也不准偷看!知道吗?」雯雯有点不放心的说。

「好的!好的……遵命!」我笑笑地回答,慢慢退了开去让她自己走向推土机旁。

雯雯这女孩有时候真是令人搞不懂,外表文文静静的一个漂亮宝贝,感觉上像是弹古筝的那类型气质美人,不过每当认真玩起来时,却又大胆得令人惊讶!

不过说到上洗手间这件事,她却是完全放不开,怎麽样也不肯让我看,她说会害羞,有人看她一定无法……所以一起那麽久了,我也没啥机会欣赏她隐私的那一面。

有时我也会幻想雯雯褪下内裤、开着双腿蹲在公共厕所的那副淫荡模样,一股温暖的37度C晶莹水流自她那可爱饱满的下阴喷射而出,香液溅满一地……

想想那滋味,有时我还真忌妒起那不起眼的马桶哩!似乎它们比我还有眼福,可以亲见美女如厕!

我退到了距离推土机五公尺外地方,雯雯走到了推土机後,我已完全瞧不见她了,但她还是不放心地问我:「喂!老公……你在哪里?」

「我在这啊!」我应着。

「不行!你太靠近了……你再退後……退到远一点地方去。」

想是雯雯听我的声音判断我的距离还太近,怎样都要我再退後多一些……我猜想,她是怕我听到喷溅的水声吧!

「好吧,那我先退到远点地方等你,你好了自己出来。OK?」

「嗯……你不可以过来喔!你发誓!」

我没发誓,但我真的慢慢踱到了十公尺以外的地方,再回头瞧推土机,已经黯淡模糊许多了,也听不到声音了。没法,雯雯就是这样……这点我完全拿她没辄。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吧(我也不确定多久,因为没看表),我不知道她到底是需要多少时间解决,也不敢靠近去问,但一个人在黑夜里徘徊,感觉30秒也好像是蛮久的了。

雯雯一直没出来,我有点不放心,又怕出声叫会惊扰了她,所以我慢慢靠往那边走去。黑夜里看不清楚,草泥土地走起来特别吃力,心理总怕有坑洞什麽的会跌下去,所以真是一步一脚印行进慢得很。

走到了靠推土机大约三公尺处,我很轻轻喊了一声:「喂!你好了吗?」

……没反应。于是我又靠近了一点,再轻唤了一声。……仍没有听见任何反应!我开始担心起来,当下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绕过了推土机想看个究竟。

咦?居然没半个人影!雯雯根本没在推土机後!这一惊吓让我立刻神经紧绷起来,眼光望向前方半身高的乱草堆,「我想她一定是不放心我,又绕向更里面去了。」我猜测。

定神细看前方,果然发觉似乎在「靠右」里面七、八公尺处,似有人影静悄悄地蹲在一处草丛後晃动着,「那是雯雯吗?」我不确定自问着。

因为太黑又有草遮蔽看不清楚,不过我猜想应该99%是她吧,但又不确定放心……踌躇着该不该前进。

突然,我立刻想到这样贸然走过来找她,还看见她上厕所样子,雯雯发觉了铁定会生气的,所以我立即放轻了脚步,打算拐向草丛的另一边,从另一个角度偷偷瞧个究竟好了。所以我弯下了身子,像是做贼一样地悄声绕了进「左方」草丛边,然後蹲在那不动,打算倾听声音再作打算……

一会儿,突然从我看不见的草丛深处发出「噗!噗!」连续声响,很明显那是人体放气的声音,但……听那声音传来的方位,更像是在靠「左边」深处里面的草丛,绝不是我刚看到有「右边」人影的方向啊!我不仅纳闷起来。

突然,又听见雯雯轻声地呼了一口气,然後轻轻发出压抑的「嗯」一声,像是在使劲……

这下我百分百确定了,那是雯雯的声音!而且她是在我躲藏所在的大约五公尺外「左边」更深处草丛中。至于「右边」我刚发现的人影却绝对不是她!那麽……那又是谁躲在那呢?

当我满脑子都是问号时,只听见雯雯又痛苦地发出一丝呻吟,像是肚子不舒服,接着又是一连串放屁声及……YOU KNOW,我想她大概吃坏肚子了,在那痛苦挣扎着,随着清风,一阵淡淡的香屁隐隐飘来。

我完全不敢动,因为这样的音效实在太……教人震撼了!你能想像美女拉肚子吗?我到从没想过,在我印象里只有日本SM女优的灌肠画面差堪比拟,但实际生活上……我是从看不到的!不过现在光靠声音加想像(尤其想到那是我女友雯雯耶!)就让我不觉硬起来了,我不知道这是否算是变态?反正,我是硬起来了!而且感到一种像是偷窥般的刺激快慰……

她好像正被我暗中窥虐似的。你知道吗?过去我从没有试过那些变态游戏,也不认为SM那套有什麽好玩的,不过今晚因缘际会,倒是第一次让我联想到那麽多,脑中第一次浮现出捆绑滴蜡或是灌肠虐待女友雯雯……的美妙画面。

蹲在那想像意淫半晌,脑筋突然闪回到现实,我立刻了解到其实我并不愿让雯雯发现:被她知道我听见了这些,她铁定会羞死!像她脸皮那麽薄的女孩子,若知道自己拉肚子那样不堪入耳的声音被人听到,搞不好会要闹自杀哩!难怪她要我退那麽远,还要不放心地躲起来……

所以我顶着勃起的帐篷,赶紧悄声闪人离开,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直退到了推土机後五公尺处才呼了一口气……等她解决吧!只是我心中却老大还有个疑问,那躲藏在「右边」的到底是谁呢?

过了好一阵子,雯雯终于出来了,嘟着小嘴一脸苍白,感觉得出身体不太舒服。我怕露出马脚,什麽也不敢问,反而岔开注意说些不相乾的笑话逗她。雯雯也没搭什麽腔,两人慢慢回到了车上。

上了车,关了门,原本是应该要亲热一下子的了,但我想,雯雯一定是不行了,所以乾脆说自己很累了,想早点回家休息,雯雯当然没意见啰!于是我发动引擎,打开了车头灯……突然照亮了前方树丛草坪一片,我们看见了我那两位好朋友——李君与小芳,正从远远的右方推土机方向缓缓走回来……

天哪!该不会是他们俩躲在那吧?那我女友的糗态岂不也被他们尽「听」在耳根里了?惊吓之余不及细想……赶忙趋车离开。

原本想窥人的……没想到可能反遭窃听!这一切真是人不可心存歹念的讽刺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