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学校偷窥的两年间1
学校偷窥的两年间1

上一篇:淫女老师Gigi

下一篇:初中事




>前一阵子看到版上的Post原来这多人也有偷窥的经历。来元元也两年了,现在正是小弟大三的暑假,想起当年高中的奇异经历,这除了元元以外大概也没地方可以说了,忍了三年,终於试着将当年的经历用文字记录下来,文笔章节不通之处,还请各位前辈多予指教。
第一回异心突起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下课的声,从高中到大学一直没变,改变的,或许只有我不断慢慢增加的岁数而已吧。偶然间经过以前经过的高中,三年多前的一幕一幕又活现在我面前,故事是这样说起的
1995年的秋天,当时我还是个刚刚升上高二的普通学生,就读着一所在台湾还算不错的公立高中,在工艺课老师说出这学期作业题目之前,我与一般高中生完全没有两样,不好不坏的功课、不高不矮的身高、不胖不瘦的身材。
一切的开始就是工艺课的作业题目纸工艺。「好累啊」我关掉校史室的冷气,锁上门离开。为了完成工艺课的指定题目「纸工艺」,许多同学随随便便做了个纸雕就算完事,而我的脑袋这时倒是突然灵光了,於是向校长秘书商借了校史室的钥匙(不要怀疑,第一次去借的时候我也很紧张)。
从开学的第二个礼拜起,每天的中午时间(1200~100)我都待在校史室里,一边藉校史室的冷气消暑、另一边进行着用纸工用纸制作学校模型的工作,是的,我的工艺题目就是制作学校的缩小纸模型。
很快地一个月过去了,原本紧张的心情开始舒缓下来,每天的一小时花在工作上的时间开始渐渐减少,由於我所利用的时间刚好是1200到100,1200到1230是学校学生用午餐的时间,而1230到100则是午睡的时间。在我们学校里,午睡时间除了上厕所外是不能离开教室的,而我因为「做功课」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所以可以在这段时间里在学校四处闲晃。而我的奇异经验也是从这里发生
一个中午,像往常一样,开了校史室冷气後就往学校的「楼顶」走去,由於我们学校设计得相当特殊,校史室所在的行政大楼只有2、3楼与学生大楼有连接,而所谓的「楼顶」则是行政大楼的顶楼。
走到了五楼,不经意间与一位女老师擦身而过,随後女老师走向了五楼的女厕。或许是内心突然出现的点子,我轻声轻脚地从女厕门口蹲下张望,学校厕所的隔间距离地面大概有6、7公分的空隙,在那里,我见到了从未见到的景像。
随着脱除衣物的声音,从六、七公分的空隙中出现了一个成熟女人的阴部,穿着高跟鞋,因为蹲着而稍许变形的小腿曲线,对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年是太刺激了。而更刺激的还在後面,从两腿中间的黑色阴毛中划出了一道水柱、打在便器上的唏沥声清楚可闻,就这样持续了约10秒,一只手拿着卫生纸轻轻地擦拭着阴部以及被弄湿的屁股。
随即在我赶快逃到隔壁的男厕不久,女老师就随着「喀、喀」的高跟鞋足音踏出女厕。我着魔了,从此之後,几乎每个中午,在校史室稍微待一下後,我就如中邪一般走向女厕附近,而偷窥的地点,由行政中心的五楼改成了学生大楼与行政中心连接部位的女厕,因为只有2、3楼有相通,所以女学生们只能从2、3楼走来,比较没有那多人来往,比较不容易被发现。而我,通常在3或4楼的女厕隔间里等待着,等待着一幕又一幕,令我眩惑不已的黄金场景。
PS.当年台湾所谓「厕所偷窥」还不是很明显地被社会媒体所注意,现在要行事可就不容易了 因为这是当年的真实回忆,所以第一章多为小弟记述当时背景之言,情色场景不多,请喜重咸之前辈等海涵一、二,第二章开始进入主线
第二回请君入瓮来
自从食髓知味後,每天光顾学校的女厕就成了我的例行公事,原本烦躁无聊的学生生活就像多了一份强心针一样,偷窥的念头从每天早上开始就不停在脑里打转。随着偷窥一次次地增加,我也开始越来越大胆,算准了时间就偷溜进去。
因为我最常光顾的女厕恰巧是距离我自己班级「第二」近的女厕,所以想偷窥自己班上女生的上厕所镜头一直不太容易如愿。为了达到这个心愿,趁着一个晚上留校自修的机会,我偷偷地带着工具前往离自己班上最近的女厕,利用晚上人烟稀少的时机将所有的隔间门锁全给拆了下来,这样一来,就算学校派校工来修理,凭着学校迟钝的动作,至少也要两三天才修得好,我们班上的女生们就不得不跑到较远的那间女厕、也就是我的根据地来处理她们的急事,到时我就可趁时
终於,隔天早上,我的教室旁边最近的女厕门上贴上了「维修中请勿进入」的告示,那天我真是兴奋极了!当中午的声一响,迫不及待便向已经设计好的陷阱奔去,确定左右无人後,偷偷地潜入了中间的其中一间隔间之中。当一群脚步声随着女同学们的聊天声音逐渐接近时,我心里不断高喊着成功了!
同时有两个女生进入我前後面两间隔间,我自然早已做好准备,先向前面看去,从女生们谈话的声音以及鞋子的样式,可以确定在我前面的是我们班的泼辣女欣仪!这小娘们仗着跟我不相上下的英文实力,每次都跟我抢班上的英文一、二名,每次说话都带刺,话虽如此,可是脸倒是还真长得不赖。现在从「下面看起来」,两片小阴唇倒也还生得蛮不错的,浅浅地稍微从大阴唇间露了出来。
不愧有泼辣女的称号,一蹲下来,立刻便是一道强劲的尿水从两腿间射了出来,冲得整个便器直响,一面还大声跟外面的同学聊天。很快的,欣仪的放尿结束了,结束得乾净俐落,不过似乎没有带卫生纸?只见到欣仪用右手伸向阴户,用手指揉了揉小穴,便穿上内裤跟裙子走出去了。
趁着前面隔间换人的空隙,我转身低头下去看望向後面的隔间,从便器的挡头侧面向上可以清楚地看见一件相当漂亮粉红色内裤挂在腿间,是谁?後来从女生间的对话才知道原来居然是公认班上「最帅的女生」,也是少数能真正跟男生比赛运动的小蓝(我没打错,小蓝是男生对她的称呼)。
一向作风行事帅气的小蓝,居然穿着这性感的内裤?真是人不可貌相。小蓝的阴毛倒是相当稀疏,淡淡地盖在阴户上,可以直接看到从两片阴唇中间冒出的水流,不急,但是量相当地大,不断地从缝隙中冒出来,并且流到屁股上,又再滴下来。可以听得到小蓝微微的叹气声,这时的小蓝跟以往我们男生所看到的爽朗一面是截然不同,很有女人的味道在蛮长的一段时间後,小蓝终於尿完了,用卫生纸仔细地上上下下擦了两次。嗯!我喜欢!有许多女人其实上厕所是相当随便的,跟外表的光鲜截然不同,而一向被认为男孩子气的小蓝倒是在这方面蛮有修养的。
接着小蓝之後,进入我後面隔间的不是班上同学,而是隔壁班的女同学,不过这倒是相当熟悉的,她是我好朋友Joseph的女朋友小惠。听Joseph说,他们交往了半年,连亲亲都没有,而现在我却离小惠光溜溜的阴户不到一公尺,正在看着小惠最隐私的一瞬间,这要是被Joseph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被揍
不过也就是因为能直接切入女生最隐私的生活,所以偷窥才具有这大的魔力,让许多人着迷,自然,我也是落下去的一份子。
小惠常来这间厕所,因此她的动作我一眼就认得出来,快速地脱下内裤,蹲得离便器挡头相当远,开始放尿到结束通常不到10秒,小惠最明显的动作便是中午来都只小便而已,所以她并不用卫生纸,而是将她的小屁股上下甩甩,把附在阴部的尿液甩掉便成。接着便穿上内裤跟裙子,冲水开门走出去。小惠在以後我的奇遇里占了一个不小的位置,至於内容,就容小弟以後再述了。
今天最後一个看见的班上女同学,是号称两位班花之一的佩琳,虽然说她长得真的不错,但是跟另一个班花比较起来,佩琳是属於文静型的,家教也似乎甚严的样子,所以属於对我们男生来说是属於「只可远观」型的。今天居然让我有「近看」的好机会,虽然不能近玩,但这已是天大的好运了。
佩琳进入的是我前面的隔间,所以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她美美的小屁股,而随着她的放尿,有一丝丝血红的黏液随着滴落,原来今天恰好是她的经期。我对经期时的女阴并没有特别的偏好,倒是接下来的发展让我蛮惊讶的,原来佩琳用的是卫生棉条,而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卫生棉条插在女人阴部的画面。
一条细细的白线从佩琳的阴户偷偷伸了出来,挂在外面,而佩琳为了更换卫生棉条,用左手的两只手指仔细地将小阴唇分开成「O」字型(从後面看不太清楚),并把使用过的棉条慢慢从阴户里拉出,再将新的棉条插进去。说真的,棉条比起男人的肉棒,真是太小儿科了,不过似乎插进去还是蛮有感觉的,可以听得到佩琳的喘气声。
结果到最後,校工足足拖了一个星期才把我卸下丢弃的女厕门锁统统修好,自然这一星期间可谓是「特餐时间」,来这里的我们班上女生相当的多,也让我大饱眼福,不过这招只能用一次,回想当时,为何不带V8把它录下来?真是失策!
第三回震撼
自从开始偷窥以来,已经有三个月的时间了,也开始熟练「以鞋辨人」的工夫,只要是附近班级的「常客」,大部份都可以辨认出来。当然,学会这项工夫的缺点就是,如果知道鞋子主人的长相不敢恭维的话,刺激感立时降低,但要是知道鞋子的主人是个美女的话,刺激度可是加多倍~~
同样的中午1215分,我再次地在老地方「待机」,经过数个比较普通的场景之後,已经是1230分了。从现在到一点的这段时间里,是学校规定的午睡时间,所以若不是尿急的话便不会有人来到厕所里,不过这正是好机会,没有太多人反而比较安全。
1235分,随着脚步声,我知道又有一个可以偷窥的对象了,白底蓝色的运动鞋,嗯,是隔壁班的爱理,因为在隔壁班我有一些死党朋友,所以多少间接地认识了爱理,不过仅仅是知道而已。
等她进入我前面的隔间後,我已经纯熟地把头凑到隔间下的缝隙旁等着看好戏了。大概是忍了蛮久吧,爱理的尿水强劲地冲击着便器,发出很大的声音。持续了一段蛮长的时间,放尿才告一段落,而爱理却没有就此擦擦屁股走人,反而将右手伸到两腿中间,揉着两片花瓣。
起先我以为是因为没有带卫生纸而随便用手擦擦再去洗,然而爱理玩弄阴户的时间相当的久,同时呼吸也开始变得沉重,这时我才突然想到原来爱理在手淫!
只看到爱理的右手动作越来越快,不断左右地玩弄大小阴唇,但却没有把手指插进阴户里面去。这三个月的时间以来,我是第一次看到有女学生在学校厕所里面手淫,可想而知对当时的我冲击有多大!而爱理似乎不太满足的样子,以这样的蹲姿手淫,必须用左手撑着身体不至摔倒,能空出的手便只有右手了。爱理索性转了个方向,坐在蹲式便器上就能用两只手了,这样一来,变成她面对着我的视线在手淫!两脚大开的爱理,两只手都伸到阴户处不停地交互玩弄这自己的花瓣,由於面对着我,所以我很清楚地看见了爱理的小阴唇开始不断地涨大,开始露出大阴唇之外,而两只手上,也开始出现了透明的黏液。随着时间过去,爱理好像快要达到高潮,从坐在挡头上变成跪在地上,更激烈地搓揉着阴户,接着慢慢拨开小阴唇,开始玩弄那大家俗称「豆豆」的阴核。偷窥了这多次,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充血涨大的阴核,那景像真是有说不出的淫靡,看得我也血脉张。终於,在一阵重重的叹息声之後,爱理的手停止了,是达到高潮了吧,连同我一起。突然在我眼前,爱理的脸出现了,是从对面°°从缝隙中看着我。我的身体瞬间冻结了,爱理也是,两个人就这样,视线僵持了好久。我脑中转过千万个念头,最大的就是「怎办?怎办?」要是她去告发的话,我就完了。
对我来说,那是段最长的一分。先有动作的是爱理,她快速地穿好了衣服、走出隔间,这时我还待在原位,不知如何是好,听到她踏出隔间的声音,我才赶紧把裤子穿好,没想到她居然停在我的隔间外面。 「把门打开。」她说。事已至此,已经逃不了了,我硬着头皮开了门锁,跟爱理面对面。又僵持了一阵子,我觉得好像连空气都冻结了一般,全身发冷,想到被抓之後的後果,我的头皮又是一阵发麻。
「原来是你。」爱理已经认出了我,「我还正觉得奇怪,哪有人上厕所上这久的。」爱理说话的语气不但不像故事里说的非常害怕被人看到糗事,反而是充满着严峻和威胁的口气。我像掉到了十九层地狱一般,僵立在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放学後来找我,我带你去见教官,你也不想事情闹大吧?」「我」「还是你要我现在大叫把大家都叫来?」「我知道了。」
在爱理离开之後,我迅速地回到了教室,接下来下午的四小时,简直像待宰的猪羊,老师、同学在说什我完全没听到,就怕学校的广播突然叫我去教官室报到。我在学校的形象还算不错,成绩也可以稳上大学,家里也一直认为我是个循规蹈矩的乖小孩,要是被揭发的话我不敢再想下去。
该来的还是要来,四点整,学校的放学声准时响起,我走出教室的步伐像前往刑场一样的沉重,在隔壁已经没人的教室里,只有爱理面无表情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像执行死刑的刽子手。
第四回千算万算
我战战兢兢地跟在爱理的後面,一声也不敢吭,心中想到的只是如何家里解释,既然爱理会挑放学以後才去找教官,至少应该不会在学校公布。但是被通知家长一定是免不了了,自然我的脚步有点跚。渐渐地我发觉情况似乎有点不对劲,爱理并不是走向教官室!反而走向另一边的艺能大楼,一直走到顶楼五楼,全校最偏僻的一个角落。「进去。」爱理指着一旁的女厕。「你」我搞不懂爱理在说什。「你是要自己进去还是要我大叫?」
不得已,只好自己走了进去,直到爱理把我推进其女厕中的一间隔间,我才了解到原来事情不是这样的。「你,自慰给我看。」我几乎不敢相信这句话居然会从一个女生的口中说出来,至少不是在这种情况下。 「快啊!」在我还没有回过神来之前,爱理的手已经摸上了我的腰带,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她是要利用我的把柄!一不做二不休,在有点自暴自弃的情绪下,掏出了股间的肉棒,开始搓动起来。
看到我终於开始有动作,爱理的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右手也开始不安份起来,向裙子底下伸去,就这样,两个可以说几乎是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就在这狭小的女厕隔间互相看着对方手淫着。「啊啊!」终於我达到了兴奋的最高峰,将白浊的精液直射向了一旁的瓷砖墙壁。看到我终於射了出来,爱理的脸更加潮红,用左手把我拉了过去,就这样两个人紧靠在一起。虽然才刚刚达到高潮,但是微微发热的女体仍然带给我很大的冲击,不由自主地就紧紧抱住了爱理,粗鲁地夺取她的双唇,得到的回应是爱理更激烈的喘息。「呜呜啊!」爱理的身体更激烈地振动着,在一阵僵直之後,爱理整个人软倒了下来,倒在我的身上,缓缓地喘着气。「你」想不出接下去的话,或许,现在,不说话可能是最好的选择吧。
爱理在短暂的放松之後,便离开了我的身体,就这样在我面前将裙子掀了起来,脱下内裤蹲下去,面向着我开始小便,受到这个激烈场景的刺激,我胯下的东西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帮我舔乾净」放尿完的爱理站了起来,用奇怪的微笑看着蹲在面前的我,并且将阴户向我靠近。就像中邪一样,不由自主地,我把嘴凑上了爱理的阴部,散发着跟男性完全不一样味道的、有着酸酸味道的阴户,我轻轻地用舌头在鲜红色的肉缝上舔着,爱理微微叹着气,将阴户更贴紧我的脸。在仔细舔舐之後,我拉着爱理坐了下来,让爱理跨坐在我的腿上,让双方享受高潮後的韵。

上一篇:淫女老师Gigi

下一篇:初中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