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初中事
初中事




>   (一)
  夜如水,我上一只,的半躺在床上,心里思考一,什
么我的女朋友甩了我而去跟一工作,文化,相貌的三人。
  久以后我得出了,一定是他在床上比我,不法,我人
那些比幼的女孩子在是什么趣,在床上往往也只是敷衍了事,也
怪,唉!!然有些憾,但是只要我想起初的那段,我又得今生也算
是值了。
  那是初中候的事吧。然我在的子有挫,落腮胡,上有些
坑坑洼洼,在可以貌不惊人,但初我真可以算正茂,小升初的全校
第一我在年里有名气,再加上我也有些始成熟了,平喜故意在女生
堆里去(升初中的候女生普遍比男生高半),些小笑,所以
我是挺女孩子喜的,是和我有有笑的,不也限与此了,再多的我
那也不太懂。
  那我班上有家伙,他比我一般的同大些,外叫奶帽,平是
喜一些有男人女人什么的西,不只有一些年和他差不多大的同能
理解,然后一起出狂笑,我一般的同是不懂的。
  有天上,我奶帽和一些同老是把去,然后是一股味道,
好像是在划火柴,真是挺好奇的。
  我就在一一直暗暗留心,于那本到我前排的家伙手里了,我就
他先是慎的看了台上的老一眼,而我的史老老朱正眼睛大他
的口水,然后他就低下去了。
  我在后面赶快也把偏起,看看他在做什么。“呲”的一,是他划了
火柴,然后他拿了一片,我仔看了看,是扑克。接他把扑克放在火
上烤了烤,然后就盯扑克猛看。操,是什么西,么吸引人?
  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就他好像是被咬了一口,手猛地望抽里一
伸,再把抬起,看到老在他身,出一口气,再想到是我拍他,拿起
遮,用手嘴巴半我:
  “干什么,死我了!”
  “你在看什么?”我就是刀直入的。
  “什么,真的什么。”
  鬼才相信他呢,“我都看了,一扑克牌,拿我看看。”
  正,老朱了我的异,“方明,你耶律阿保机采取了哪几
措施?”
  成好就是有好,上反律,老一般留面子,不直接
到你,而我(方明的外)就了,他成差。
  “嗯,嗯,好像是3方面吧,”上一片哄堂大笑,老朱瞪眼睛,
  “了多少次了,上不!你我站到后面去!”
  “我又有。”管嘴里嘟嘟囔囔的,是老老的站到后面去
了,老朱又始晃和我起在骨渣滓都不剩的前了,我心里的
疑也只好放在心里。
  下了,老朱完“同再”,我赶快一健步跑到桌子上手
往里面猛找,而在后面看了赶忙叫“不要!”往前,但是已不及
了,我找到了那扑克,我一看,原就是那种美女扑克,一穿三式的女
的在上面首弄姿的,也什么。
  看已被我了,上有几女生在惊奇的看他,上有,
挽住我的手,道:“走,上所去。”一小道:“走,路上我和你
。”
  “什么事呀,那么神秘?”
  “走撒。”种气直有像撒了。
  到了路上,嘴我的耳朵,小道:“牌用火一烤,那女的
身上的衣服就有了。”
  “什么,真的假的、”我有些不相信。
  “你干什么?不信你!”
  “那好,火柴呢?”
  “在抽里,你等等,我去拿。”大概是要我相信,跑得跟狗一快
的去拿火柴。
  等拿火柴,我到了一人的地方,我了火柴放在扑克下面
了,果然,那女的身上的衣服有了,就剩一大奶子在上面,明晃晃的。
  “是真的呀。”我不由惊奇的道。
  “那然,我你。”得意的到,上泛光,更是得那
青春痘大比。
  “,西呢?”突然一喊,一听就是奶帽的音。
  音未落,奶帽已了,正好看扑克在我手里,愣了一下,然后就是
用冰冷的眼神盯。
  赶快陪笑,解道:“我有他,是小白自己去的。”
  “怎么,奶帽,有好西也不兄弟瞧瞧?”事情是因我而起的,我自然要

  奶帽是笑的我:“其也有什么的,大家都是兄弟。怎么
?要看不?兄弟里有几!”
  “好呀,拿我好好欣。”
  以后,我和奶帽也成了朋友,平他有什么西也不背我。
  ,奶帽真是算我全班男生的性蒙老,多久,他搞一本,
是日本老叫西村行的,名是什么我已忘了,之是一女特工的,
里面有一些色情描,然比海岸里的文章差了,但那候大家都是是淳朴
的一塌糊涂。
  一看到里面有些什么蜜蜜液的描。然不是很懂,但算也知道
大概意思,都是激的一塌糊涂,老二瞬立正,搞得那段下以后,
很多同都不站起,因一站起那里就是的老高,不好意思。我的第
一次射精也是在那段期,相信其他同的情也和我差不多吧。
  接就是星期天,班上十几男生一起去看像,相也是奶帽挑,
每到一家,奶帽就走去把老板放在一的像的封面拿起翻一翻,然后下
,不精彩,一始我其他人都不好意思看那种像的封面,都在上翻
什么香港武打片的封面,后也就所了,也和奶帽一起上去翻,不是他
拿主意。
  “不好看。”也不知道他的根据是什么,想是片名,封面女郎的
子以及身上衣服的多少吧。
  后于定了一家,那家放的片名我在得,是一部3片,叫《青
春怒潮》片里的情不清了,印象深的是房里沉重的喘息,有每人看
得候都把大腿起住。
  奶帽的教,再加上我正于青春期,我自己感看起女性的眼光与
以前不同了,以前一般是看蛋,蛋好的就是好,蛋不行就不行,在起,
不但要注意蛋,要注意身材,也就是胸部了,每次上街,我的眼光都像雷
一把整街上看得到的女人上到下又下到上的看上一遍又一遍。
  到了初2,我的生活于迎了新的一。初2新了政治,第一
,就看到外一年的女人,音柔柔的介自己:
  “我是你的政治老,我叫胡水滋,你以后就叫我胡老好了,希望我
能成朋友。”
  的我了一年的,女人已有了一定的能力,只胡老
的,前有一圈海,上扑扑的,眼睛水汪汪的,眨呀眨的,
最好的地方是胸部,高高的,衣的口看到一些雪白的胸脯,屁股也是大
大的,和她比起,班上的那些女生的身体好像是些柴火。我真的是有些喜她
了。
  不知道人是如何在喜的女性面前表的,而我的方法就是上不的提
,不和她狡,有些甚至算的上理取了。比方她人是离不社的,
我就出例子,就是一人生活,然后坐下慢慢的欣胡老解。
  不知什么,胡老是不生气的,也她已知道我她有些意思了吧,
因我女人的意思很容易被的,我是喜直勾勾的盯我喜的女人,
到在也有改。
  甚至有候我感胡老的候故意停一下,眼睛微笑看我,
好像我找些,而我意里也非常陶醉于种种在心的女孩子面
前表的感,是很极的,些,的我感我之有些
默契了。
  而有一天,事情于生了。